醉郎花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3

醉郎花

王庆高

拂晓时分,东方鱼肚白。

我们奉命在玉皇顶山头坚守了一天一夜,敌人还没有进攻。深秋季节,山风寒凉,我和战友们真有点儿耐不住劲儿,巴不得战斗早点儿打响,也好叱咤风云般地痛痛快快活动活动身体,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再不受这种窝窝憋憋的苦罪。我禁不住用胳膊肘捣了捣身边的排长,压着嗓音问,排长,拂晓有戏没?排长瞪我一眼,说你脑子进水啦?拂晓时分!

我们团在海岸防御战斗中担任坚守要点的战斗任务。坚守要点,就是要像钉子那样死死地钉在要点阵地上;即使表面阵地失守,也要坚持坑道战斗,等待大部队反冲击战斗打响,配合大部队反冲击,再一举夺回表面阵地。部队在玉皇顶要点山头一线展开。从昨天拂晓进入阵地到今天拂晓,已经整整一天一夜,还没看见敌人的影子。你说,打兔子的老是见不着兔子,谁会不急?排长提醒拂晓时分,的确是个关键时刻,战斗往往在这一刻打响。

我克制地扭动了一下身体,拨拉了一下手边的草丛,几朵小黄花探出头来,在晨风中摇头摆脑,艳艳地对我微笑,仿佛在说,你急什么,我们陪着你们呢!我蓦然来了兴致,指着小黄花对排长说,排长,小黄花,多可爱!

排长没吱声,但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排长伸出手采了一朵,放在鼻孔处嗅了嗅,禁不住出了声,嗬,好香啊!我也手贱了,伸手采了一朵,放在鼻孔边上嗅,就是,好香!我叫不出这种小黄花的名字,悄悄问排长,什么花呀?这么香!排长诡谲地压着嗓音说,“醉郎花”!

醉郎花!醉郎花!我一遍遍地在心里念叨。噢,我终于明白了,醉郎花!我对她爱不释手,细细地品味她的芳香,会意地向排长回应微笑。排长突然竖起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仓促将小黄花装入上衣口袋,一脸的严肃。我也赶紧学着排长将小黄花小心翼翼地装入上衣口袋,手指紧紧扣住冲锋枪扳机,我意识到将要发生的是什么。

“轰隆”一声巨响,敌人舰炮的炮弹在前沿阵地炸响了。敌人开始进攻了。这时,连长一声喝令:“退回坑道,保存实力!”排长大声命令:“撤!”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撤回了坑道。顿时,敌人舰炮的炮弹排山倒海般地在头顶上爆炸,坑道里的空气都在颤抖,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我和战友们荷枪实弹蹲坐在坑道屯兵洞里,出神地望着黑黝黝的洞顶,聆听表面阵地的炮声变化,等待着战斗时机。

大约一刻钟后,炮声渐行渐远。连长命令我们占领阵地,准备战斗。我们一个个龙腾虎跃地上了山头阵地。阵地上一片狼藉,战壕许多地方被炸毁,树木被炸裂炸断,一些枯木仍在哔哔剝剥燃烧,那些可爱的醉郎花早已化为霏粉融入泥土,散落在阵地上。我们没有苍凉,没有悲伤,没有惋惜,只有愤怒!我们刻不容缓地修复阵地,准备战斗,把一腔怒火瞄在准星上。

敌人果然像蚂蝗一样,漫山遍野地向山头冲来。敌人的飞机,也开始轮番向山头阵地攻击,掩护陆战队地面进攻。我军歼击机在空中与敌机接上了火,砰砰啪啪的枪炮声一阵阵地在我们头顶上空炸响。显然,敌人已经攻破滩头防线,疯狂地向玉皇顶高地进攻,妄图一举拿下高地,控制战争主动权。

“放近打!”连长抖擞掉身上的泥土,大声命令着。200米,100米,80米,50米,眼看敌人要与我们成胶着状态,“打!”连长突然发出命令,霎时间数百只枪吐出火舌,手榴弹成群结队在敌群中爆炸,敌军顿时死的死、伤的伤,伤亡惨重。但是,敌军并没有停止进攻,仍然发疯似的向山头冲锋,战斗愈加激烈。

“短促突击,把敌人压下去!”连长命令。排长大喊一声“冲啊!”跃出了战壕,我们一个个像下山虎,向敌人猛扑过去,刹那间,把敌人打得七零八落、晕头转向,敌军纷纷溃退。然而,由于我们过分暴露,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敌人地面进攻受挫,便开始疯狂空中轰炸报复,一个又一个批次的飞机,轮番向我要点阵地轰炸。敌军在强大空军的掩护下,再次向山头冲击。我们连续作战,不怕敌人狂轰滥炸,不怕流血牺牲,连续打退敌人5次冲锋,同敌人展开了顽强抗争。我们只有一个信念:人在阵地在!

战斗整整打了12个小时,黄昏时分,表面阵地失守。我们不得不退守坑道。连长光荣牺牲,排长代理连长,我代理了排长。部队首长命令我们,坚守坑道,配合大部队凌晨向敌军发起反冲击,夺回表面阵地。

休整时,老排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枚小黄花,放在鼻孔处深情地嗅着,脸上顷刻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向老排长身边凑了凑,开逗说,想嫂子啦?老排长顺手推了我一把,去,去!我没有离去,向他凑得更近了。老排长悄悄给我咬耳朵说,你嫂子月底来队啊!我算了算,到月底还有一周时间,战斗该结束了。我暗自为他祝福。

凌晨三时整,山头上响起隆隆炮声,排山倒海般地响个不停,我军反冲击开始了。坑道里立刻沸腾起来。上级命令我们立即投入反冲击战斗,老排长率领我们冲出了坑道,冒着炮火向山头冲锋,和敌人短兵相接,展开了近战、夜战,直杀得敌人鬼哭狼嚎,节节败退。白天丢失的阵地,又重新回到我军手中。我亲眼看到,老排长从一个士兵手中夺过队旗,把它插在了玉皇顶山顶。可就在这一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颗流弹击中了他。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着老排长,痛哭道,排长,我们胜利了呀!……快到月底了呀!

老排长使出最后的力气,从上衣口袋摸出那枚小黄花,断断续续地说,给你……嫂子,醉……郎……花!

【杨晓敏鉴赏】

《醉郎花》写得平实好看,走的是传统现实主义的路子,不以创作技巧取胜,娓娓道来,情感内敛,依靠的是扎实丰厚的生活功底。

在激烈而残酷的战场上,小战士和老排长并肩浴血奋战。阵地上,小黄花艳艳地开放,它使战斗间歇的军人产生了浪漫情怀,老排长把这无名的小黄花命名为“醉郎花”。战斗即将胜利结束,一周后,老排长的妻子将要与战场下来的英雄丈夫团聚。然而,当老排长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主峰的时刻,一颗流弹击中了他。小战友痛哭失声。老排长使出最后的力气,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小黄花,断断续续地说,给你……嫂子,醉……郎……花!以这样撼人心魄的细节作为结尾,让我们在椎心泣血的感觉之中又升腾起一种崇高的敬意。为我们出生入死的军人,为军人灵魂深处那感天动地的爱。

没有回忆就没有文学,记忆中沉淀下来的,是人生的支点,是人生的选择及人性的美好一面。一株小小的黄花,寄托着怎样的情思——这是真正的现实主义文学的关注点,让最细微之处散发出无限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