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心灵》作品赏析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03

无意中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微信里发到著名诺贝尔获得者--小约翰·福布斯·纳什,他的生平、他的生活、妻子,还有关于他真实故事改编的一个电影《美丽心灵》,激发了我的兴趣。闲暇了把它搜了出来。

说实话,这样的电影,开始比较枯燥乏味。主人公谈不上很帅气,反倒小约翰·福布斯·纳什有些书呆子气。每次看到他,总是在演算数学题。只要是他能够触手可及的地方,窗户的玻璃上,墙上,书上,总之,everywhere。而一旦他出场,总是气氛尴尬。他说话总是不合时宜。想跟漂亮女生套近乎,却因为说处的话不好,被抽耳光。他总是独来独往。他几乎木朋友,平时来往的总是那个舍友,结果随着电影的推移,却发现是虚拟的人物。真实世界和虚拟的世界,人物穿插进行,让人看的云里雾里。但是,坚持看下去,你会发现那些大人物,有成就的人物,他们的精神世界的丰富,他们的不同寻常,他们要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寂寞。

《美丽心灵》是一部关于一个真实天才的极富人性的剧情片。故事的原型是数学家小约翰·福布斯·纳什。英俊而又十分古怪的纳什早年就做出了惊人的数学发现,开始享有国际声誉。但纳什出众的直觉受到了精神分裂症的困扰,使他向学术上最高层次进军的辉煌历程发生了巨大改变。面对这个曾经击毁了许多人的挑战,纳什在深爱着的妻子艾丽西亚(Alicia)的相助下,毫不畏惧,顽强抗争。经过了几十年的艰难努力,他终于战胜了这个不幸,并于199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是一个真人真事的传奇故事,今天纳什继续在他的领域中耕耘着。

1947年小约翰·福布斯·纳什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学习并研究数学。这个“神秘的来自西弗吉尼亚的天才”并没有上预备班的经历,也没有遗产或富足的亲戚资助他进入“常春藤盟校”(IvyLeague)----但普林斯顿最具声誉的奖学金证明他确实属于普林斯顿这个团队。这对纳什或是对普林斯顿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优雅的社会交际他根本不屑一顾,上课也提不起什么兴致。他整天沉迷于一件事:寻找一个真正有创意的理论。他深信这才是他应该从事的事情。

普林斯顿的数学系竞争十分激烈,纳什的一些同学也十分乐于看到纳什的失败。他唯一的朋友只有他的舍友浪子查尔斯,查尔斯关怀和鼓励给了孤僻的纳什一丝安慰。一个晚上他与一些同学在当地酒吧娱乐,当时他们对一个热情的金发碧眼女人的反应引发了他的灵感。当纳什观察着这些竞争对手时,常常在他脑海里酝酿的想法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他随之撰写出了关于博弈论的论文----“竞争中的数学”----大胆地将现代经济之父亚当-斯密(AdamSmith)的理论做出了不同的解释。这个已经被人们接受了150年的思想突然变得陈旧过时了,纳什的生活也从此发生了改变。

纳什后来获得了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进行研究和教学的工作,这可是一个众人觊觎的工作,但是他对这些并不满意。科学曾为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获胜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现在,冷战盛行,纳什渴望在这场新的冲突中发挥自己的优势。他的愿望得到了实现,自称来自的美国国防部的威廉-帕彻邀请他参加一个绝密的任务,破解敌人的密码。

纳什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的同时,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耗神的工作中。同时,光彩照人的艾丽西亚-拉迪,一个物理系学生,她向纳什引入了一个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的观念----爱情。不久,纳什和艾丽西亚结婚了,但是他不能告诉她他正在为帕彻所从事的危险项目。这项工作稍有不慎泄了密,后果将不堪设想。纳什一直是悄悄地在干,他被这项工作深深地迷住了,并最终迷失在这些无法抵御的错觉中。经诊断,他得的是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原来,纳什的挚友查尔斯,查尔斯可爱的小侄女和威廉-帕彻都是纳什的幻觉。

纳什的遭遇让艾丽西亚吓坏了,她挣扎在被毁天才爱的重压下。随着每一天都似乎会给他们带来新的恐怖,这对令人羡慕的伴侣已失去了当初让人羡慕的份儿。但是艾丽西亚仍然在她爱着的男人身上发现了他的超凡魅力,这也是支撑她对他承诺的源泉所在。受到她那坚贞不渝的爱情和忠诚的感动,纳什最终决定与这场被认为是只能好转、无法治愈的疾病作斗争。

谦卑的纳什目标很简单,但要实现这些目标却是难上加难。处在病魔的重压之下,他仍然被那令人兴奋的数学理论所驱使着,他决心寻找自己的恢复常态的方法。绝对是通过意志的力量,他才一如既往地继续进行着他的工作,并于1994年获得了诺贝尔奖。与此同时,他在博弈论方面颇具前瞻性的工作成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理论,而纳什也成了一个不仅拥有美好情感,并具有美丽心灵的人。

电影总是把精神疾病逼到角落里去。把它表现得古怪、感人、可爱、滑稽、任性、悲惨或是不正当。在这里它就只是一种疾病,几乎要把生命耗尽,但对纳什和他的妻子来说,在他成为那些幸运者中的一员之前,他们仍然可能从崩溃的边缘挣扎出来。

诺贝尔奖获得者小约翰·福布斯·纳什仍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每天步行前往校园。这些平常事竟然使我差点热泪盈眶,这就是《美丽心灵》的力量。这是一个关于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也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故事。

在《美丽心灵》中,罗素·克洛扮演纳什,詹妮弗·康纳利扮演他的妻子艾丽西娅。在纳什的症状第一次变得明显起来时,艾丽西娅已经怀上了他们的孩子。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拥有能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思想意识的人,同时受到这种意识所产生的幻觉的困扰。克洛摒弃了夸张的表现手法,通过一些微妙的行为细节把这个角色演得活灵活现。他表现出了这样一个人,在平常时他陷入疯狂状态,但在学术研究世界中却又能出人意料地重新获得超常的能力。纳什已经被拿来与牛顿、孟德尔和达尔文相提并论,但多年以来,他也一直是一个在自己的角落里自言自语的人。

导演朗·霍华德能赋予纳什一个善良的内核,促使他的妻子和他周围的人支持他,给予他希望,就像在他身处最黑暗一刻时她所说的那样,“相信总是可能有些非凡的东西。”电影中的纳什开始是个安静高傲的年轻人,带点西弗吉尼亚口音,他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扭曲的、诡秘的偏执狂,以为自己是个受到国家安全机构追踪的间谍。克洛能把自己的外表神奇地变得与角色很相衬,在这部电影中总是让人信服地看起来像个47岁的老男人。

纳什的精神分裂症有实实在在的表现方式。他相信他正受到一个联邦警探(埃德?哈里斯饰)的追踪,并想象自己处于一串追逐场景当中,这些场景似乎取自40年代的犯罪题材影片。他开始在根本没有密码的地方寻找密码。一天晚上,他和艾丽西娅站在夜空下,他让她随便说一样东西的名字,然后把星星连起来勾勒出那种形状。很浪漫,但当她发现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大堆数不清的从报纸杂志上撕下来的碎片,并用狂乱的线条连成想象中的密码时,就一点也不浪漫了。

这部电影描述了一个善解人意的精神病医生对他进行的治疗和他所用的折磨人的胰岛素休克疗法。药物治疗使他的病情多少有些缓解,但当然是在他服药时才会好些。最后,新的药物更有疗效,而他也开始试探性地重新回到普林斯顿的学术世界中来。

这部电影使我对这个人的生活很着迷,我找了更多资料。发现很多年来,他一直离群索居、在校园里游荡、自言自语、喝咖啡、抽烟、翻看一堆堆的报纸、杂志。后来有一天,他向他的一个同事很平常地称赞他的女儿,人们注意到纳什的病似乎好点了。

这部电影中有一个显著的场景,一个诺贝尔评委会委员前来造访,暗示纳什正受到诺贝尔奖有关方面的注意。纳什评论说别人只是接到获奖通知,而不会先受到注意。“你跑来这里是要来看看我是不是疯了,如果我获奖会不会把事情搞砸。”他的确获奖了,并且没有把事情搞砸。

当他赢得诺贝尔奖时,人们要求纳什写一写自己的一生,他老老实实地说他的发现“并非完全是一件快乐的东西。”他评价道:“没有查拉图斯特拉的‘疯癫’,他也许就和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们一样,只是默默无闻地度过一生,然后被遗忘。”没有纳什的疯癫,他会不会也那样默默无闻地度过一生,然后被遗忘呢?他的才能会不会解决一些最艰深的数学难题,并给人类带来某种难以估量的价值呢?这部电影没有提及也无法给出答案。

除了泛滥的爱情故事,恶俗的励志桥段,还有什么能令蒙尘已久迷茫无措的心灵再次流下泪水。

无从体验幻觉中的生活,只是当看到站在电击室外的妻子扭过身去时,眼睛也变得潮湿;不能想象是怎样的克制,最终使他在白发苍苍之时微笑面对虚妄的三个人生角色。一直不能给自己一个心潮澎湃的理由,一直到身着西装,说话小心翼翼的纳什走上诺贝尔领将台。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的,他将所有的功劳归咎于他坚强美丽的妻子。之前一直猜测两人的婚姻会以失败告终,甚至还准备好了在心里谴责这个女人,可是当看到她苍老的容颜在岁月洗练后依旧美好如初,所有的溢美之词拿来形容这个女性都毫不为过。可是,这仍然不是那一点。直到,直到走出会堂,一旁的三个幻影整齐的站在一旁目送他,妻子问到是否有什么不对,纳什看了看然后回答,nothingatall。仿佛所有的故事集中于一点讲述,那个年轻时紧张,认真,古怪的纳什,和Alicia见面时害羞的不停抓头的纳什,和幻想中的人物周旋的纳什,放下自尊请求回到普林斯顿的纳什,和最终获得诺贝尔的纳什,几十年来,和药物,周围的目光,自我价值无法实现的现实斗争着。他没有选择放弃生活,反而在妻子的爱中更顽强的改变着。就像在图书馆里年老的他,像任何一个正常的教授一般和学生讨论问题,生活就这样被强行扭回了正轨。

谁能承受这么多,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命运之神也一定吃了一惊,他的阴谋没有得逞。幸好纳什是个单纯洁净的人,幸好艾丽莎勇敢而智慧,天才终能从苦难的生活中解脱。

爱情,这个角度的选择是基于我对纳什妻子的崇高敬仰。换做是我,我不敢保证我的每个决定都如此伟大,当决定和在比自己“高等级”的人相爱时,要该有多大的勇气,当恋情因为纳什的精神分裂症从收到万人敬仰的天堂跌入孤孤单单地狱时,要有多大的力量才能支撑他抵住外人异样的眼光,因为我不懂爱情,所以我不能对他们之间的爱情做出人和决定性的评价,只是她的一言一行,深深的触动了埋藏在我内心深处的那份感觉:不要轻易地接受或追求。“接受或追求”不能只是抱着一种“只是玩玩而已的心态”或者说是“给自己一份经验”的态度。那样的话就太自私了。我不太懂她的真实感受,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告诉我,对一份爱的执着,更多的是付出而不是总想着“他/她能为我做着什么”而是“我能带给他或是她什么”,这也难怪,在最后的获奖台上,他还是不忘他的妻子,他们之间总算雨过天晴,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她的平凡,和特殊吧!

美丽恬静的詹妮弗?康纳利,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浅蓝的眼晴、精美的轮廓,宛如年轻时代的伊丽莎白?泰勒。这位80年代就已出道的好莱坞“纯情玉女”,精干而富有天赋,不受任何影片或角色的限制。2002年终于以一部被她称为“我确实喜欢并为之感到自豪的一部影片”——《美丽心灵》而享誉国际影坛。

以前总是鄙视那些很假的话,比如什么“跟他比起来你这么幸福,更要好好学习啊!”“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一定有个成功的女人!”之类的,现在觉得,这都是真理。非常之人必做非常之事。平凡的我们,在安稳缓慢的时光中,是否也可选择坚韧而顽强的态度对待它呢。是不是也应该给自己一个尝试改变的机会,年轻时也野心勃勃的为目标而不顾一切呢;或许也可以和自己的幻想斗争,然后对着无奈的他们微笑呢;当然,有一个终生的,美丽心灵为伴,则会让所有的一切都进行的轻松而坚决。

伟人的一生尚且如此坎坷,跟何况我们还是平凡人,一路的坎坷,也是一路的风景,每一次的失望,是为了带来更大的希望。所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唯一的选择还是要前进。

如果,有生之年,能够在普林斯顿的林荫大道或者某个长凳上偶遇他,只想顺着他沧桑的目光,穿越传奇的过往,穿越或许依然存在的幻觉,和他一起走回年轻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