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军散文的乡土味道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特别的乡愁味道,属于家军。

我很喜欢读家军的散文,就是因为他的散文,无论写的啥题材,总有一种属于散文特别的味道让人去品评。比如:他散文内容里的人物、事件,真实的原生态味道;行文风格或自由、飘逸,或朴实、闲适,或奔放、洒脱,或清新、自然的味道;作品境界或深沉、隽永,或沉郁、凝重,或活泼、幽默的味道等;在品读家军散文的味道时,我同时又感受着其散文的艺术魅力,并在潜移默化中,去思考社会、人生。

细读家军的每一篇散文,我感觉到他创作的场域总是离不开故乡冀中大平原的人文风情、父老乡亲。正是这样,他的散文似乎有一种淡淡的愁绪,浅浅的忧郁。这是一种婉约的文风么?这是一种幽雅的境界么?这是一种属于家军散文的味道么?联系到家军所抒写的题材和事件、人物,我却在婉约中看到了美好,在忧郁中感受到一种无所不在的乡愁。我甚至认为对家军散文的总体评价,都可以用“乡愁”两个字来概括。

诚然:乡土、乡愁的味道,就是家军散文炫目的亮色。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对于乡村生活自然颇有细致且深刻的体会。乡村总是保持着一种恬静、优美、安谧的状态,总能给人畅通舒怀,带去一份宁静,带去一份淡雅。一个人在故乡生活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故乡的一切都会融进到他的内心。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故乡其实都是重要的,在故乡生活的岁月会成为他人生最重要的阅历之一。而对于一个作家而言,故乡往往会成为他的文学艺术的起点,因此,许多作家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写到故乡。

故而,家军说他一直都在写他的故乡。

在家军的记忆中,儿时的乡村生活虽然有几分艰辛,几分朴素,但却充满乐趣,充满生气。家军的许多散文作品里都写到他的故乡,其中《故乡的年》《故乡的回忆》《叶落归根》写得尤其好。

如果说元朝的马致远是在“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中,走进了故乡的乡愁,那么,家军则是远在都市回味着故乡的味道:总是想起炎炎烈日下面朝黄土的一位位乡人,总是想起五更时分公鸡一声声悠远的打鸣,总是想起提着满篮果实的村妇那绯红的两颊上一丝丝的喜悦,总是想起……如果说杜荀鹤的《江岸秋思》抒发了思乡情怀,那么,家军的《叶落归根》,则在一切景语事语皆情语的抒写中,抒发了一名赤子作家与故乡及亲人们的血肉情怀:娘在院中的老槐树下铺上一领芦席,树隙中闪出星星。风微微地吹来,从院篱笆的缝隙中透过来,吹来一片小虫的吟唱,吹来荷塘中青蛙的蛙鸣。娘在一边躺下,外公在一旁点燃了干艾草后,就蹲在一旁有滋有味儿地叭叭地抽起了旱烟。

由此,在家军笔下无不让人体验到乡情的亲切,感受到乡愁的动人。而乡愁更加使家军的散文情深意浓,乡愁又使他的散文有了很特别的一种散文味道。我在读家军的散文时,和过去读过的散文比较,还有一种特别的散文味道让我迷醉。而这种味道就是从他散文中散发出来的:故乡的秋,对乡村生活的孩子们来说依然充满趣味。每当晌午,家里的大人都睡着时,不安分的我便和其他伙伴集聚在白马河边,瞅着大河对岸的桃园,一个猛子跳进水里,悄悄地游到对岸,躲过看园人的视线,迅速地“摘”着树上的红桃子。袋子很快就满了,口儿一扎,往大河里一扔,扑通通重新跳进大河。等游到对岸,坐在树荫下,嘴里啃着桃子,大声地喊,有人偷桃了……如今的我已与乡土生活渐行渐远了,但是儿时充满乐趣的乡村生活依然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家军已经没有了当年离家少年的青涩,没有了当年离家少年的苦恼与困惑,可当年的豪气至今没有丝毫的减弱。今天的家军变得成熟坚毅了,更加自信有张力了。然而,乡愁依然流淌在家军的血液中,他以更宽广的视野去写冀中大平原的静美。

在《叶落归根》一文中,家军认认真真地回忆着:为了感受故乡热乎乎的大地,我脱下了鞋子提在手中,把脚插在软绵的沙土地中,一耸一耸地走。每一次把脚趾张开,然后再一点点夹紧,夹上一丛热土,再让它一点点慢慢地从脚趾缝中漏下去。没有大声喧哗,没有别的影子,我的心如大海涌动的潮水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在我的心岸中发出噗噗的声响。多少回,故乡,就是以这种形式不知不觉融入了我的梦中,它是一步步走过来。

读至此处,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耳边仿佛响起了故乡那深情的呼唤。而《叶落归根》则俨然一幅乡村风景图,在家军妙趣的叙述中,让人忍俊不禁之余,触动某根记忆的丝弦。

对于从乡村走出来的一代,昔年的乡村生活虽然充满艰辛,在当时来说鲜有乐趣,可一旦挺过了这些难关,回望乡村,记忆深处居然多是留念与怀想。乡村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美好的意象。所以,栖身于现代都市的钢筋水泥丛林,对那些远去的自然山水田园愈发怀念。

这一点,我在家军的散文里找到了同感。

一位散文大家说过:用平实自然的话把合乎物理人情的意思原样写出来,这是散文的最高境界。可以这样说,家军已经和正在迈进这个境界。他的语言,本色而不拿捏,真诚而不造作,娓娓道来,引人入胜。而一个作家,记住了乡愁,他就会自觉地扎根到生活的深处,扎根在故乡的热土之中,他就能永葆创作的活力,就会不断有创作的灵感光临,为我们奉献出具有真情实感的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