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被污辱兮,决死无疑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什么叫节烈观?过去礼教把丈夫死了决不再嫁的妇女称节妇;把女子为重义轻生或保持贞操而自杀的称烈妇、烈女。称颂这节妇、烈妇和烈女行为的观念,就叫节烈观。

礼教自有不少精华,无疑,关于节烈观念,却是糟粕。晚清文学家吴敏树是读礼教长大的,又全盘接受礼教的训诫,他的节烈观无疑是来自礼教,这是我读吴敏树后,觉得这是吴子唯一有瑕疵的地方。

什么叫孝顺?尽心奉养父母,顺从父母的意志就叫孝顺。

那么,吴敏树在节烈观方面和为人子要孝顺方面都写过什么诗文呢?让我们来看看实例吧。

第一个故事:

吴敏树有个侄孙媳妇方氏,她嫁进吴家时,带来了一个婢女叫杨青凤。杨青凤长大后,方家做主将她嫁给了湖西学宫士李生,嫁过去四个月,李生患病,病了三个月就死了,李生快要死的时候,对杨氏说:我的病一定不会好,你能够最终跟着我的灵柩去死吗?杨氏哭着说:你如果不得好,我就在你去世的一百日,跟着你去地下。到李生死时,杨氏哭泣悲哀,然而强行吃饭喝水,不说想死的事。李生兄弟的后人作李生儿子,按照习俗埋葬李生,杨氏也安心这事。到李生满百日那天,杨氏准备酒馔祭祀李生,立即在李生灵前哭泣,哭一整天直到傍晚,回去后关上房门自缢而死。

李生其实是二婚,前妻死了,他家人希望找个处女填房,但是,李生母亲很恶,正经人家不会把女儿嫁给他家,只有婢女杨青凤敢嫁过来,她嫁过来后,夫妻感情很好,和婆婆关系也处得很好,李生要求她跟着一块去死,她就答应了,而且做到了。

吴敏树去探究原因,方家人告诉他,杨青凤在方家做婢女时最喜欢听节烈女事迹。

讲过这个故事后,吴敏树就称赞杨青凤是个重义守节的妇女,并在1848年为她写下《书李烈妇杨氏》一文,还为她写了一诗《李烈妇杨氏》,诗的开篇即说:芳莲吐水泥池清,李家烈妇何英英。结尾说:嗟哉!烈妇令我惊且伤,眼中弱穉争三光。君山帝子泪生竹,斑管飞题名姓香。

我读过这诗文后,就觉得那个李生可恶,杨青凤可悲,吴敏树真迂。

第二个故事:

1856年,吴敏树在长沙街上遇到从新田县学官任上卸职回来的同年陈炉青,二人寒暄,各讲别后悲喜事,吴敏树讲他家遭遇太平军焚烧家庐的事,陈炉青讲他夫人遭遇太平军横死的事,说完,各自泫然泪下。

原来,在1854年,陈炉青官俸满了必须要回家去,他责任担肩,走上萧条的桂阳路,太平军系着红巾呼啸着冲出来,雾一样满山都是。陈炉青被执决计不如生还,他的继室钱氏乞求太平军,要代夫寻死,太平军不许。钱氏的想法是自己代夫捐身去死,丈夫就可免死,结果不准她代夫去死,她却死了。钱氏审时度势作变通,仓促间完成投水动作,青碧的山塘溪水没有惊尘。松木围子陪着老天忧戚悲痛,陈炉青侥幸生还,他的恨意却无穷无尽啊!霜月照着寒冷的睡床,灵魂在往返,到了深夜,小儿子啼哭着要吃奶,钱氏却睡在冰冷的地下。

吴敏树听后写下《节烈钱氏殉难诗》,最后说“自始以来高尚的节操,都因为主意已定才成,泰山当初也像鸿毛一样轻。英雄柔顺忍让多么可惜,唐朝名将南霁云英勇献身如稻谷在秋天成熟一样。我今天写诗为钱氏这个烈妇唱颂歌,这个女人太卓越了陈君你不要哀痛。”

第三个故事:

金陵城南四十里有一户孙姓人家,有三个儿子,都在湖南做生意,家里还有父母亲两个老人、三妯娌和耿氏媳妇生的一个男孩。1860年,清兵围困金陵城的军事部署被太平军攻破,四周的村民开始逃难,孙家两个老人叫三个儿媳妇带着那个男孩子和仆人快快逃跑,自己守家,认为太平军不会把两个老人怎么样。

三妯娌带着孩子和仆人开始逃跑,天又下雨,女人小脚,第一天只走了二十里路,第二天来到华家村。听说太平军将到,耿氏急忙对仆人说:“我们就藏在这里,你带着我儿子快速地躲到远乡去,如能免除灾祸得活,留下孙氏后嗣,小儿衣中我手缝了白金簪珥几件,你拿去使用。”遂哭着而送走了他们。

太平军果然到了,抓住了三妯娌,耿氏对军士说:“我们幸蒙将军不杀,怎么能逃走呢?”太平军相信了她的话,并且改变了对待她们的办法,走到池塘岸边,耿氏突然跃入水中溺死,太平军就捆了其余两女人离开。不久,大媳妇侯氏,因为年纪大了得脱回来,对公婆说到耿氏的死事。她的弟媳妇张氏,也死在太平军营中。

过了五十余日,婆婆忽然梦见儿媳妇耿氏来告诉她说,族人某某已经回来,请叫他来华村塘中收我尸体,我儿幸好还在并无痛苦,仆人应当抱着他回去了。婆婆从梦中惊醒,族人某某果然回家了,就前去华村塘中捞取儿媳妇耿氏尸体,草草埋葬在华村,尸体浮水,身子腐烂,脸面如同活着时一样。又过了一月,仆人果然背着耿氏的儿子回家了。

其实,耿氏在五年前就投过水,也是风传太平军要来,后来,太平军没来,人们就把她捞起来。

耿氏娘家在鹿角做生意,与吴敏树家有生意往来,耿氏娘家人将耿氏事迹告诉吴敏树,请求他为之立传,故吴敏树在1868年写下《孙烈妇耿氏传》。

可见,这个耿氏也是一心向死啊,生怕别人玷污了她。

第四个故事:

杜召亭在山西做知县时,和吴敏树商量,想把女儿贞嫁给吴敏树堂叔家做儿媳妇。本来是已经说好的事,不久,杜召亭来告诉吴敏树说:“我女儿从前许给黄氏,那个姓黄的后生不幸死去,我因为女儿并未嫁过去,再嫁的道理是没有疑问的。今年,我独自一人去山西应州做官,我们商量时,女儿实在不知道她曾经许配过人,不料女儿昨日听闻我这番话知道实情后,便嚎啕大哭仆倒在地,打算不想活下去了。家人顺着她的意思最终答应将她嫁给黄氏,安慰她,她的哭声才止住。由此看这女孩本性行为,不是我所能约束的,您为我在您尊叔前美言几句。”

等到杜召亭辞官回家,他女儿竟然出嫁到了黄氏家。吴敏树原来只认为这女孩是不嫁而在娘家守贞,好像读书人没做官而急于公事之难一样。

吴敏树说,我们乡里习俗,男孩女孩开始出生,而父母亲就为他们确定婚姻关系。那些做女孩的,从她几岁稍微有认知能力时候起,显然知道自己是有主子的人了。而她家的吉凶大事,女婿虽然年幼,有时前往相会,他们作为夫妇的道理是很明显的。

这件事记叙的是贞女出嫁给一个早年定亲现已经死亡好久了的空壳亡夫的故事,吴敏树说,他写下《书杜贞女》的目的,就是为将来谁写烈女传准备的材料。

第五个故事:

这个故事专门讲为人子要孝顺。

吴敏树还在年轻时就听说一个关于许伯泰孝子的故事,写下《许孝子传》,这篇文章二百多字,直到1870年才最后定稿,吴敏树说,几十年中,他数易其稿才写成,也就是说,许孝子的事在他心里存储了几十年。

康熙年间,岳阳有个叫许伯泰的县学生。有一年为完成徭役,许伯泰的父亲许圣行,寄居长沙而生病,许伯泰迅速去侍候父亲疾病,他父亲因病而殁,转而听说母亲在家病急。当时官府有施舍药物的药铺,那药物很好,伯泰急急求到手,冒着狂风坐船顺湘江而下,溺死洞庭湖中。那晚上,他母亲看见伯泰归来,拿药给她饮下去,不久就出大汗,疾病没了,身体康复。母亲急喊伯泰,家人告诉她伯泰还未到家。梦醒了,才知道伯泰已经死了。

我读过这文后,疑点重重,在当时的通讯和交通条件下,许伯泰是如何知道他父亲病在长沙的?他自己又是如何迅速赶到长沙服侍父亲的?他母亲生病的消息又是如何传到他耳朵里的?他母亲的病不治而愈说明不是重病,她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儿子?

康熙初年到吴敏树学写文章时也将近有二百年时间,这样的传闻有几分可靠?然而,吴敏树很是欣赏许伯泰的孝顺,认为他死得悲壮,明知大风大浪在洞庭湖行船危险,他还是义无反顾前往,果然葬身湖底,死了以后,又托梦给母亲,说送药来了,母亲就好了,这近似于天方夜谭啊!

可见,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也要考虑一下,精华无疑要接受,糟粕就应该摈弃。吴敏树时代是一个轻贱女性生命的时代,只要求女性为男性之奴,一切以男性为中心,为男性利益去牺牲,包括性命。吴敏树时代也是一个轻贱人子的时代,只要求人子孝顺父母亲,父母亲却不甚懂得要爱惜人子。

吴敏树是受传统教育的人,他的局限性是可以原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