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闲暇时光,整理书橱,无意之间找到一本没头没尾的发黄杂志,一看书中的主人公的名字,张永霖,黄香久,哦!《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记得少年的时光,在好友家翻阅过这样一本书,那时一看题目,羞红了双颊,更别说一睹为快了,张贤亮的这部作品写于美国,发表于1985年第五期《收获》。这是新中国第一部涉及性问题的文学作品,也是涉及无爱抑或无性婚姻的的首部力作,在当时那个时代背景下,无疑在神州大地引起渲染大波,引发各种争议,20万字的中篇记叙衍生出尽200万字的文学评论,不能不惊叹这样一石激起千层浪的那份漩涡。

这本发黄的杂志一定是我在旧书摊淘到的,清晰地记得当时如获至宝的激动心情,那时非常痴迷阅读,看过张贤亮的《绿化树》《灵与肉》更加的钟情他的那种文学表述,相信大家都看过由朱时茂和丛珊主演的《牧马人》那就是由《灵与肉》改编而成的。我们感悟那个久远的年代那纯真的爱情,感悟贫瘠岁月的那缕温暖,以至于很多年后我们依然在回眸中泪雨婆娑,那是一种无法超越的经典。

在大学中文系的课堂,我们更多的接受一种文化的教育,其中包括性文化,我们很鄙夷那种赤裸裸的原生态的描绘,文学给人的体味会是朦胧的高雅的艺术的行进,我们从《红楼梦》看贾宝玉初试云雨情,从《水浒传》看潘金莲和西门的烈火干柴,从《查泰来夫人的情人》看各种大胆的描写,其实,我们更多的领悟到人性的真实,看维纳斯的美丽酮体散发人类不朽的神奇,看西方的油彩横抹中那男子有力的肌腱,昂扬着毫不掩饰的人体绚丽,相比较。《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她依然是含蓄的深沉的隐晦的纯情的。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故事的主人公张永霖是一个仔细研读过《资本论》的知识分子,在长达二十年的劳改生涯里,知识的压抑,性格的压抑,以及梦幻爱情破灭的压抑,导致了他极度自卑的懦弱性格,作为江南才俊的张永霖,书卷气十足,白净腼腆却是很刁钻的胃口,这样的时分,从芦苇塘里的一次窥视。激起了他全部的男性激情,女人,我想,就像女人梦里无数次的出现白马王子一样,男性也会在青春的时节梦见他钟情的女人,那是毕加索油画的浓郁色彩,那是天际流动的白云,那是雾霭中轻轻飘忽的青烟,所以在以后的艰涩生活里,黄香久,这个柔软的女性以她独有的温柔美丽和野性闯入了张永霖的生命当中,她精巧的五官,女性十足,芦苇塘里烂漫的景色,充满无限的暧昧和柔情,风中的阳光泛着淡淡的黄色,黄色的夕阳照着美丽青春的女性酮体,芦苇,芦苇荡,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僵硬的身体窒息,那个时代,不可能也不会发生人们期待的故事,踉跄的逃避,异常的狼狈。

印着毛主席语录的结婚证书,我想我们的父辈都在珍存着这样的婚书,洞房花烛,温柔的拥抱,多情的亲吻,三十九岁的张永霖忽然发现自己飘零的彩霞破碎了,凋谢了,那是一种很沮丧的失落,琴声在四面土墙上回旋荡漾,在一曲曲“革命歌曲”里偷偷地倾注自己一点忧伤的感情,女人们却不一样,婚前的迷恋和倾慕,那是一种心灵的崇尚,婚后的生活,需要一种真实的依附,新婚的夜晚,无数女性都在热烈的向往,希望和展望今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富足和幸福,然而,无性婚姻会是怎样的悲壮和无奈?不要谴责我们的女人,她的出轨有她的难言之隐,已有两次婚史的黄香久怎会耐得住寂寞呢?但是,“饭在锅里”黄香久对这位新婚丈夫究竟是怎样的一番深情厚意呢?适应南方生活的张永霖喜欢吃白米饭,黄香久就会千方百计的给他做来这样精致的美餐,在没有边际的茫茫黑夜,一个坐在炕头衲制鞋底,一个潜心《资本论》,女人会温和的劝说“把你的知识和思想隐蔽起来吧!那样才能确保你的性命”。然而,我们的男主人始终是优越的。来自文化的优越感,来自知识的优越感,来自地位的优越感,依然让他与众不同,虽然他过的生活衣不果腹饥不择食,但他骨子里的骄傲,那是一种可贵的尊严,虽然,婚姻的最后走向是解体,解体后的婚姻却使张永霖真正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我们依然要说,在特定的年代,特定的时代结合的婚姻有的只是彼此的搀扶和关照,岁月很奇妙,这样的心手相牵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我们来不得仔细的剖析,亲情和友情究竟会有多少爱情蕴藏其中?我们来倾听男主人的心音:我对她的爱情夹缠着许多杂质,吸引力和排斥力合在一起,内聚力和扩散力也合在一起,既爱抚又折磨,既心疼又莫有名状的痛恨……她总在哭,总在嘤嘤的哭,把我的心儿哭的很是无法言语的痛和无奈。

张永霖依然喜欢写作,虽然在疲惫的生活里放牧耕种接受各种批判,他依然放弃不了愉快的写作,没有尝试写作的人不会理解写作的那份愉悦,真的,有时候我们不在乎写什么,只在乎那个过程,行云流水的笔端流淌,抑或熟稔有余的键盘敲击,分析判断回忆推理沉醉迷恋,废寝忘食,走火入魔,忘了忧伤也忘了艰难,黑夜里的那旖旎的月光,寒冷中那荧荧的篝火,照亮我漫漫前进的征程,也温暖我荒凉的情感沙漠。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男人的柔情万缕,男人的温情关爱,男人的欣赏呵护,男人的“恋母’情结,会使男人在生活的旅程中迷失方向,丧失一种搏击风浪的勇气,若果一个女人能在艰涩无比的生活里给她的爱人一种信心和勇气,和一种搏击人生的土壤,这个男人将会是怎样壮阔的人生?这份勇气,马缨花给不了,同样,黄香久也给不了,“美丽胴体”和“温柔贤淑”代替不了“志同道合”“比翼双飞”,贫瘠的年代,肚子的饥饱,会是一种难耐的痛楚,所以,我们会有“饥不择食”的狼狈。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时期,黄香久会节省少的可怜的蓖麻油,煎上葱花的蓖麻油悄悄的调在我的面条里,馥郁清香,甘滋美味啊!而她自己却从来不吃,只是在舔一下给我调油的汤匙,粗俗吗?善良吗?感动吗?心碎吗?这种疼爱和关怀是她的爱情奉献,那么,有奉献就会有得到吗?这样的爱情奉献,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心安理得接受吗?

世界是男人和女人的共同体,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那么女人该有多少是属于男人的呢?没有独立,没有自我,全部把自己依附与对方,注定是一种悲哀的结局,男人们的生活需要女人精致的打理,确切的说,男人的所有生活习惯是女人培养的,穿什么样的衣服,配什么样的衬衣,这种审美的情趣直接决定男人的品味,小小家庭,不是大大牢笼,温暖灯房,要有爱来支撑。

“苦啊!”当经历了若干年的婚姻,彼此深深地感到束缚了对方,女人活得再不是青春靓丽,男人活得平庸无味,我们来质问这是我们要得幸福生活吗?“命苦”“命不好”当这样的措辞成为我们释然心底的时候,我们真的能够豁然开朗吗?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会是一个智慧的女人,诸葛孔明无盐之妻就是人间美谈,李清照和赵明诚杯酒阑珊,那才是比翼双飞人间连理。

离婚协议,依然是毛主席语录,感情不和是婚姻解体的真正缘由吗?眼泪浸润了脚下的黄土地,“我”是陈世美吗?当众多同情的目光投向“秦香莲”的时候,悲悲戚戚的秦香莲会博取人们辛酸的眼泪吗?当年的包公“铡美案”的一刀两断,杀的是孩子的父亲,是曾经的恋人,为妻的又怎么于心何忍?

我们感叹黄香久的觉悟认识,生活中这样的女性少之又少,侍候你吃,侍候你穿,你个狼心狗肺的,你亏了心了,这辈子,你再也找不到这样爱你的女人啦!你满肚子的学问,你看的书比我这辈子衲的鞋底都厚,憋屈你啦!你走吧,你荣华富贵了“反革命”成功了,我也不沾你。

笨得可爱,聪明的可笑,善良的可贵,美的淳朴,然而,今天,我们的男女主人选择分手,分手的时候,情深意切,依依不舍,最后的夜晚,奇迹般的酣畅,美好的人生理想,执着的生命向往,爱?谁又能说的清?

一轮皓月升在碧空,月光潺潺,细声碎语在朦胧的月夜微微荡漾,女人只能选择男人,要想创造男人,除非志同道合,前进的路上,彼此相携!

——祭奠我们过去的岁月。(祭奠逝去的张贤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