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平凡生活中鲜明的善恶典型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03

这篇小说以四哥为线索,写了四哥的命运,写了“我家”的命运,写了“我”的妻子和丈母娘,写出了鲜明的人性善恶和人情冷暖,把世态人相很好地揭示了出来;同时,小说也刻画出了符合生活真实的鲜明典型的人物形象,写出了作者对社会和生活的密切关注和深刻思考。

第一,塑造了庸俗势利的典型——丈母娘和妻子,通过丈母娘和妻子的刻画,写出了世态炎凉的可怕。

小说开篇写作者进门看到的丈母娘脸色和神态,简单一笔素描,就把丈母对穷人对农村人的态度形象地写了出来,她对四哥的厌恶程度从他的脸色就可以看出。妻子鄙夷的语言,她对四哥的讽刺,简单两句话就把妻子的庸俗写了出来。请吃饭,“我”和四哥还没有到,妻子和丈母娘带着大姨子及侄儿就已经吃上了。不经意的一笔,就把丈母娘和妻子对四哥的无礼、对四哥的鄙视写到了极致。

理解丈母娘和妻子形象的现实典型和深刻性,还必须联系到四哥和“我”的关系,四哥是“我”的亲兄弟,四哥是到他的亲弟弟家,丈母娘和妻子都敢是这样的态度,这两个人的势利放肆足以让人害怕,这两个人对“我”平时的态度,读者也可以猜想到了。吃完饭,丈母娘要回家,她们对四哥没有半句的挽留,哪怕是虚情假意的表现都没有,他们这种真实,这种毫无遮掩的毫无顾忌的态度展现,就是对四哥极大的蔑视,是对四哥的毫不尊重,实际上也是对“我”的极端蔑视。面对四哥的离去,“我”虽然把四哥送到了车站,可这是夜晚啊,我竟然不能做主留宿四哥一晚上,为什么?是因为“我”生活在丈母娘一家的阴影之下。

以上这些情节的交代,不仅把丈母娘和妻子的势利形象烘托到了一定的深刻度,而且写出了我们社会世态炎凉的具体表现形式,这种炎凉不仅是对外人,就是对夫妻也是如此。夫妻关系中的炎凉最为直接的表现,就是婚姻双方中没有尊重,有的只是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的欺负、镇压。“我”的亲四哥来了,丈母娘和妻子竟然这样放肆地表现她们的憎恶,“我”在丈母娘和妻子心中的地位已经很清楚了,丈母娘和妻子对“我”的尊重程度很分明了。小说还写了四嫂对四哥的态度,从又一个角度写出了这种婚姻中的势利和炎凉。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四哥不是农村人,不是一个生活的窘迫者,而是一个大款,或者一个高官,丈母娘和妻子会是什么态度?小说中写了妻子的一句话:“你不是说你四哥长得很帅吗?”这是我们这种设想成立的依据。丈母娘和妻子在日常生活中的对人方式和态度,我们也可以猜想到了。

所以,小说寥寥几笔,就从对亲戚、对家人的角度写出了世态炎凉的可怕。相信,社会风雨中闯荡过的读者,看到这些内容会有比我更深的感慨。

第二,痛苦生活的回忆,刻画出了善良朴实的人物典型——母亲和四哥,写出了深刻的社会关注和思考。

在和四哥见面和送走四哥的故事情节中,作者插入了大量的回忆内容。这些回忆内容重点刻画的人物之一就是母亲。小说中回忆了“我”的出生,写出了父母生活的艰难,决定要不要“我”出生、决定用“我”和小琴对换、给“我”上户口的时间、还在月子中的母亲就拖着浮肿的身子下地干活了,这些内容的描写,有着生活重压的历史痕迹的记载,也是小说中“我”和四哥生活背景的展示,更是对母亲的重点描写。写出了母亲的善良、淳朴、无奈和坚强。小说写了四哥生病的情况,这个内容里重点刻画了母亲,她卖掉了猪,背着四哥走了六十里山路去看病,钱用光了,又不得不背着四哥无奈地回家。看到四哥病情加重时,母亲的跪哭——“老天爷,让我死吧,把我的孩子留下,我愿意替我的孩子承担所有的罪孽!”谁看了母亲的这一呼号不流泪?

作者写母亲这个人物形象有着深刻的表现力。同样是母亲,咋丈母娘就那么势利?而一个农村女人,一个在生活中挣扎的农村女人,咋就那么善良?母亲的生活那么艰难,而丈母娘的生活那么优越,怎么越优越反而越势利呢?这一问,母亲形象的衬托意义的深刻性就出来了。我们不是在喊,我们的社会是物质财富富裕了,可是道德却在滑落吗?丈母娘是物质优越世界的代表,母亲是穷困环境的代表,两位母亲刚好形成了我们社会穷和富两个时期的人性的代表。小说通过这两个人物形象的刻画,表现了作者对社会生活、社会人性的密切关注和深刻思考。这种思考,对我们社会人性的建设和改变是有积极意义的。

小说的回忆内容表现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四哥,重点写了童年时期,在母亲无力照顾“我”的情况下,年幼的四哥对“我”的爱和照顾。

第一个难忘的情景,就是“我”不足月时就得了病,母亲拖着水肿的身体去生产队干活了。只有不到五岁的四哥照顾生病的“我”:“家里没有暖壶,我哭的时候,四哥就在锅里烧一瓢水,凉一点了,喂我喝下,四哥一直陪伴了我整个童年。”是的,四哥是“我”生命的保护神。第二个难忘的情景,是“我”和四哥一起去放牛,“我”被牛踩踏后,四哥和牛的搏命,四哥的爱,在这个场景中表现得最为柔情和勇敢。第三个难忘的情景,是四哥生重病时,母亲无可奈何,众乡亲给母亲端来了甜的绿豆水,四哥却说:“五子,你也喝一口,甜的!”

多么善良,多么有爱心的四哥啊!小说中还有一个写四哥的细节不能忘记:“他上了初中,每个星期六回来,都要给我买一本小人书。学校里每个星期都要改善一顿饭,菜里面有肉沫。四哥每个星期都舍不得吃,放到塑料袋中,带回家给我吃。”四哥这次来看“我”,是因为兄弟十年没见了,是因为四哥听说“我”的身体出了问题,见“我”身体好了,他就放心了。四哥对“我”没有留他,竟然是一点怨气和脸色都没有。

四哥是一个知足的人,面对四嫂的冷待,“四哥却认为自己生活在幸福之中,比起村里众多光棍儿来,那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四哥的憨厚、朴实、善良、知足,从这个情节中也鲜明地表现了出来。

小说花大量的笔墨写四哥的爱和善良,都在告诉我们,四哥是“我”的恩人,“我”应该报恩。所以,“我”悄悄地给了四哥一千元钱。小说写这些的重要目的还是在衬托,用四哥的善良和恩衬托出丈母娘和妻子的冷漠无情,衬托出妻子和丈母的庸俗势利。小说虽然没有写,但是从妻子的哪一句对四哥的了解的话中我们知道,“我”肯定是给妻子讲过四哥的,妻子应该知道四哥对“我”的恩,那么妻子应该一起和“我”报恩,兄弟之间不说报恩,起码应该热情相待吧?可是,妻子没有。作为母亲的丈母娘更没有。

小说写出四哥的好,就是在衬托丈母娘和妻子的恶,这种对比让人物性格更为鲜明,让作者要表现的善恶更为鲜明,要思考的社会问题更为深刻。

同时,我们也能感觉到,作者的笔下,势利冷漠放肆的丈母娘和妻子,一如既往地没有反思,他们的庸俗势利和趋炎附势将继续,这正象征着这种事态炎凉在我们的社会生活里存在而且还将继续存在;母亲的善良、四哥的善良、作者的善良和容忍,也存在着,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且也将继续存在。这就写出了我们社会生活中这两种势力的博弈,最终谁会成功?这就是这篇小说主题的深刻性所在。

第三,小说描写了三个家庭,写出了两种不同的家庭关系,写出了作者对家庭关系的深刻思考,通过故事,揭示出了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丈母娘和妻子对“我”的态度,前面的分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种家庭关系,是我们需要的吗?这样的家庭能和谐幸福吗?可这样的家庭在我们现实中还不少,特别是今天家庭物质差距巨大,都是独生子女组合家庭的现实里,这种强弱组合的家庭关系已经成了社会关注的问题。是值得双方父母深刻思考的问题:怎样才能让两个孩子组合的家庭和睦幸福?是父母的干涉,还是让他们独立自主?

此外,小说中对几个次要人物的描写,也对家庭问题进行了多角度的思考。小说中“我”的父亲,他是民办教师的时候,他对家庭的丑恶一面还没有表现出来。他成为公办教师后,他的冷漠和狂妄、对家庭成员的王者气焰一下就出来了,小说是这样写父亲的:

他就理直气壮地对全家人说:“你们都得靠老子吃饭,就是家里的一根火柴,也得用老子的钱买。”父亲的无情,如毒液一样,浸透了我的幼年。

父亲的无情和残暴还表现在对四哥的态度上:“家里来了亲戚,母亲做了一顿炸油饼,客人走了。四哥拿了一个油饼,父亲将瘦小的四哥堵在墙角,拼命地拧着四哥脸上的肉,四哥疼得跺着脚大哭起来。”

这样的家长作风,我们喜欢吗?这样的家庭关系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吗?特别是今天,在这种暴力家长形成的暴力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不少是有问题的,是不够阳光和健康的。

小说中还写了一个不起眼的人物,母亲要把“我”拿去和二姑家换小琴,可二姑没同意,小说写道:“四叔在二姑家住了一夜,小琴姐姐已经牙牙学语,二姑不忍心将满炕爬滚的女儿换来一个生死难料的儿子,于是对四叔说:‘我还能生养,我和你二姐夫想要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把自己的亲身孩子拿去换人,这是一种爱,这是一种亲情。二姑的行为,对今天的一些现实人物,是有很好的批评意义的。走进网络,看到那些丢弃孩子,虐待孩子的父母,我们不得不说二姑是多么伟大和值得尊重的啊!

小说刻画了两个反面家庭和一个正面家庭,揭示出了三种家庭关系——对夫妻、对结婚子女、对婴孩,这些都具有现实典型性,能给读者以很好的家庭参考和思考。

这篇小说不以情节取胜,而是以具体的细节、典型的人物、深刻的主题表现取胜。让我们看后,获益匪浅。

2013年11月7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