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之魂》之震撼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信手翻阅数年前一本文学期刊,被作家梅洁一篇《紫金之魂》的文化大散文所震撼。二百年!三百年!四百年!七百年!!一组平凡的数字,把东方一位伟大的科学巨星展示在人们面前。

《紫金之魂》涌动我联想到生命、自然,宇宙、天体,乃至历史的昨天与今天,思维像脱缰之马,似乎有些泛滥,潜意识中还夹杂一种强烈的自我悲哀。

人类寻找生命起源与宇宙奥秘的探索从未停止过。毫无疑问,人类是造物主深邃精妙的作品。当人类尚未解开自身与自然的许多迷团,盘古开天这个神的传说从远古讲到了今天。

很久很久以前,天和地还没有分开,宇宙混沌一片。有个叫盘古的巨人,在混沌之中睡了十万八千年。

有一天,盘古突然醒了。他见周围一片漆黑就抡起大斧头朝眼前的黑暗猛劈过去,只听一声巨响混沌一片的东西渐渐分开了,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慢慢下降,变成了地。

天和地分开以后盘古怕它们还会合在一起,就头顶着天用脚使劲蹬着地。天每天升高一丈,盘古也随着越长越高。这样不知过多少年,天和地逐渐成形了,盘古也累得倒了下去。

盘古倒下后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呼出的气息变成了四季的风和飘动的云;他发出的声音化作了隆隆的雷声;他的双眼变成了太阳和月亮;他的四肢变成了大地上的东、西、南、北四极;他的肌肤变成了辽阔的大地;他的血液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他的汗水变成了滋润万物的雨露……

人类的老祖宗盘古,用他的整个身体创造了美丽的宇宙。

自盘古开天,人们对天的膜拜,对地的敬畏经历了数千年,对“地方天圆”的谬误也混沌了数千年。公元一千多年后的漫长岁月里,当人类孕育的伟大科学之魂在欧洲大地相继诞生,才有了人类膜天敬地后的躁动与苏醒,才改写了人类对太阳系的谬误。

尼古拉.哥白尼(1473—1543年),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波兰天文学家、数学家,他提出了日心说,改变了人类对自然对自身的看法。

日心说,也称为地动说,是关于天体运动的和地心说相对立的学说,它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而不是地球。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实现了天文学的根本变革。

第谷.布拉赫是丹麦天文学家、占星学家。1599年他在波希米亚皇帝鲁道夫二世的帮助下移居布拉格,并建立新的天文台。1600年第谷邀请开普勒作为助手,次年第谷逝世,开普勒接替了他的工作,并继承了他的宫廷数学家职务。第谷的大量极为精确的天文观测资料,为开普勒的接续编著工作创造了条件,1627年出版的《鲁道夫天文表》成为当时最精确的天文表。

伽利略.伽利雷是意大利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哲学家,是近代实验科学的先驱者。1609年,伽利略创制了天文望远镜(后被称为伽利略望远镜),他用大量事实证明地球环绕太阳旋转,否定地心学说。1610年1月7日,伽利略发现了木星的四颗卫星,为哥白尼学说找到了确凿的证据,标志着哥白尼学说开始走向胜利。为了纪念伽利略的功绩,人们把木卫一、木卫二、木卫三和木卫四命名为伽俐略卫星。后人这样评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伽利略发现了新宇宙”。

艾萨克.牛顿在1687年发表的论文《自然定律》里,对万有引力和三大运动定律进行了描述。这些描述奠定了此后三个世纪里物理世界的科学观点,并成为现代工程学的基础。他通过论证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与他的引力理论间的一致性,展示了地面物体与天体的运动都遵循着相同的自然定律;为太阳中心说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并推动了科学革命。

为之震撼的是迄今七百多年前,即公元1231年,伟大的科学巨人郭守敬在华北大地诞生。四十五年后,他与学者王恂在张文谦、张易、许衡等邢州学人的统领下,开始投入忽必烈(元朝创始皇帝)新王朝的重大改历工作。五年后,当他们集之大成的《授时历》在东方一个强大的马背帝国开始颁行,世界还在“天地一体,地为中心”的昧蒙中沉睡。

中华民族的科学巨人郭守敬先于哥白尼二百多年,先于第谷以及伽利略三百多年,先于牛顿四百多年根据天体运动规律,精准测量,科学推算,终在至元十七年编出新历,经忽必烈定名为《授时历》。为编制这部最精良最先进的、施行至今的历法,郭守敬创制和改进了十几件天文仪器仪表,在全国各地设立了二十七个天文观测站,进行了大规模的“四海测量”,推算出回归年长度为365.2425日,与现今通行的公历值完全一致。是时,郭守敬五十岁。

世界不知道郭守敬,中国也不知道郭守敬,三百多年后,当西方人将郭守敬誉为“中国的第谷”,当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对他的赞誉响彻欧洲,响彻世界,中国人才隐隐感到一丝骄傲。1970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命名月球背面的一座环形山为“郭守敬”,八年后该联合会又将中国天文台在1964年发现的第2012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郭守敬”,这时中国才有了些许震惊,才意识到我们也有一位世界级的天文学家!!

1981年,中国的部分科学人才在北京召开大会,纪念郭守敬诞辰七百五十周年和《授时历》颁行七百年。

1984年,郭守敬的故乡河北邢台为他们骄傲的先驱塑造铜像。

这位伟大的科学巨人不是从中华民族走向世界,而是从世界走进自己的民族,写到这里不禁感叹,迟到了七百年的认知与骄傲,难说不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郭守敬纪念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西大街甲60号的什刹海西海北岸的汇通祠内。汇通祠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旧称法华寺,又称镇水观音庵。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重修,改名汇通祠,并立御制诗碑。

汇通祠连同里面的郭守敬纪念馆,有幸躲过文革破“四旧”的浩劫,却无幸避开1976年修建地铁被拆除的噩运。

或许1986乃至1996……,汇通祠以及祠内的郭守敬纪念馆同样要为地铁让路。我们不止一次甚至多次地看到媒体报导,一条路能为一棵古树绕行,一条路能为一座古墓改变方向,却唯不能为独处一隅的郭守敬纪念馆让路。它算不算一个当代的悲哀?

1986年9月,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决定复建汇通祠,辟为郭守敬纪念馆,纪念这位科学巨人的历史功绩。纪念馆占地面积近800平方米,建筑面积400平方米。

这位世界级的科学巨星的纪念馆所,无论是占地还是建筑都很吝啬,虽然不及一个三流影星的别墅宽绰,终究恢复了这位科学伟人的栖身之地。

世界给了郭守敬月球上的一座山和太阳系的一颗行星,中国给了郭守敬一幢小屋。

当下郭守敬纪念馆的用途十分庞杂广泛,另一种精神价值与现实的经济价值都在这个狭小的馆所忙碌。

馆情速递栏有这样几则宣传:

守敬馆与邢台学院联合举办“学雷风,自愿讲解”活动。

郭守敬纪念馆开展庆祝“三八”妇女节活动。

……云云

2016年1月5日,邢台市“十大金名片”评选结果揭晓,郭守敬、开元寺等被确定为“十大金名片”。此次评选活动历时5个月,共分为公开征集、组委会初评、公众投票、专家评审四大评选环节。评选结果既有承载本市文化底蕴的名胜古迹,又有体现历史沿革的标志性建筑;既有彰显本市魅力的旅游景区,又有反映全市发展方向的人文与自然景观,具有鲜明的代表性、独特性和重要性。对进一步扩大和提升邢台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打造“经济强市、美丽邢台”的城市形象有重要的作用。(以上段落为原文)

我弄不懂这些活动与参观纪念这位伟大的科学家有什么样的直接关连?与了解天文学,了解宇宙科学又有什么样的作用?

官员之所为不外乎政绩闹的,社会之所为不外乎金钱闹的,人们竟然从元朝科学家身上要经济效益,除了悲哀,还是悲哀。

之所以我的潜意识中还夹杂一种强烈的自我悲哀,是因了中学时代就梦想致力于自然科学的探索,就崇拜数学家华罗庚,陈景润,就仰慕天文学家哥白尼、物理学家伽利略、牛顿。而已至人生暮年,才知道自己民族早在历史上的昨天就有了世界级的科学家郭守敬。我被作家梅洁的《紫金之魂》所震撼,还为我们民族对世人瞩目的历史科学巨人郭守敬的轻描淡写而悲哀。曾问过身边各个年龄段的人,包括中、小学生及部分文友,回答几乎是一致的:摇头,不认识,甚至有些人反问我郭守敬是哪个单位的?是做什么工作的?还有些人说知道郭明义是学雷锋的榜样,没听说过郭守敬是什先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