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把专家拉下马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 给领导带来这么大麻烦,确实于心不忍 ”

校长在办公室对着我大拍桌子的声音、报告厅的家长给我鼓掌的声音,每当我想起让我自己都不可思议的那次冲动,这两种声音都会在我的脑海响起。

去年五月份的一个周末,不知哪个上级部门派来了不知哪里的一个教育专家来我们学校做演讲,其实那天我们多数老师是不用到场参加的,因为那只是面向家长的教育讲座,但巧了,那天正赶上我们几个校区的校际足球联赛,我们体育老师都在操场做裁判、加班。

那位教育专家是在校内报告厅作的报告,现场有大概百十位家长,并用校内直播系统向教室内的家长们做现场直播,校园广播系统也打开着,整个校园响彻着教育专家的咆哮声。

在操场上的我们一开始都不明白这个演讲的人是干嘛的,歇斯底里的喊叫如同叫骂。我一边看着比赛,一边听着演讲,从他怪异的高音中我渐渐听明白原来他是在做“教育演讲”,并号称是那个搞疯狂英语的李阳的弟子,现在是某某教育集团首席教育顾问。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不能好好说话,而是非要咆哮了。

五月的阳光已经足够燥热,在操场上的我们已经被晒得晕晕乎乎,但专家的一句话让我们都醒了过来,“现在的孩子们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什么都不会了,难道都是体育老师教出来的吗?”专家开始拿我们体育老师开涮了,我们所有体育老师面面相觑、摇头叹息,这样的二货竟也可登大雅之堂。

我们不屑于理这种水平的人,继续进行比赛,专家也继续他的咆哮。

“我们一些家长,对你们的孩子太溺爱啦!没事就是抱你的孩子亲过来亲过去,我想问问家长们,你打过狂犬疫苗吗?”

“我们一些老师,你根本不配当老师,你懂不懂教育心理学?孩子迟到了,你要给他一个微笑,孩子迟到本身就害怕的不行,你还板着脸批评他!你应该抱一抱他!而不是板着脸,你见过殡仪馆里的死人吗?很多老师就是这个表情!”

球赛中场休息时,我拿出手机,我们教师群里边炸了锅,“这是个什么玩意教育专家?”、“哪里来的?”、“我都听不进去了”“当老师我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挫败感”……

我在群里回复:“等着,一会我去报告厅弄他去”。说实话,那时我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同事们也没有当真,毕竟这年头哪里还有人敢当出头鸟!

过了一会,我去上洗手间时正好路过报告厅,报告厅在我们学校天井院的一头,声音在天井院里回荡叠加,直冲脑门,这时报告也进行到了高潮。

“各位家长们,你们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几年的孩子最后毕业去送快递了,你们的教育失败不失败!”

当我听到这里时,我不断上涌的怒火终于压制不住了,我径直朝着报告厅走去。

当我猛地推开门时,现场的家长们一愣神,纷纷把目光转向我,而那位油光满面的专家还在主席台前站着眉飞色舞的咆哮,一副自嗨的模样。

我朝专家走过去,压住愤怒,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老师您好,我能说俩句吗?”

他诧异的看着我,显然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意淫被打断的情况,没等他说话我直接把话筒抢了过来。

我转过身来对着场下的家长们说:“大家好,我是咱学校的体育老师,今天周末,我们所有体育老师都在操场顶着烈日加班搞孩子们的足球比赛,刚才我听到这位老师说我们体育老师,我想问问我们体育老师怎么了?”

一句话,那位专家脸上堆下笑来,连忙说:“对不起,我刚才是调侃”

“你不用对我说道歉,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我接着对场下的家长说:“我不知道在座的家长朋友们有没有做快递工作的,送快递很丢人么?”

“我父母都是农民,可能各种条件还不如人家快递员,我觉得当农民一点也不丢人!”说完这句话我转身摔门而出。身后的家长席响起了一阵掌声。

我回到办公室没一会,电话响起了,不用说冲动的惩罚要来了。

办公室主任和副校长请我“喝茶”,把我一顿批,但事关学校和上级部门,他俩也没怎么说我,只是说这个事我惹的麻烦不小,要马上给校长汇报,让我跟他解释。

电话那头,校长沉默了半天,只是说周一你来校长室吧,声音里全是颤抖。

周一早上,我刚进去校长办公室,校长一巴掌便把办公桌拍的震天响,“你厉害了是吧?这个学校遮不下你了吗?”

“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干这种事!人家怎么说也是来咱学校作报告的客人,这样对待客人你觉得合适吗?你的涵养哪去了?”校长一席话让我哑口无言。

我把事情经过跟校长复述一遍,校长对这件事没再说什么,脸色稍微缓解了一些。“做什么事你应该讲究方法吧?你完全可以进去听他讲完,最后的提问的环节再说出你的意见吧?这样你怎么说于情于理都没问题!”

“可是这样一来,当着这么多家长,我们教师的涵养呢?”我再次哑口无言。

最后,因为这件事我写了封检查,校长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头,上级有关部门他跑了一个遍来解释我这个事情。这些事情都是我没有想到的,给领导带来这么大麻烦,确实于心不忍。

其实最令我后怕的是校长语重心长的一番话“现在是网络时代,如果有别有用心的人给你截取只言片语,断章取义的话,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得了的,你永远都不知道舆论的导向会倒向哪一边。”

事情过去快一年了,这件事我也说不上后悔,更说不上觉得有什么光彩,虽然事后同事们纷纷对我表示支持。我只是对我们的教育有种说不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