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尸娃娃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我这人虽说是个女生,但是从小就不太喜欢类似娃娃人偶这类的玩具,总觉得那张假人脸在和你对视的那刹似乎在和你说话。有一天。我独自在家电视,放在电视旁边上有个穿着鹅黄裙子的玩具娃娃。以往那张塑胶脸上不会有什么让人留意的的地方,可那天,不知是电视屏幕散发的光线干扰还是怎么的,我总觉得它好像在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很别扭,我只得起身离开沙发走到椅子旁坐着,想着我不坐在它正对面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吧,可令我起鸡皮疙瘩的是无论我走到哪个角度,那双眼神似乎一直都在追逐着我,实在难受!我索性关掉电视爬到沙发上无所事事的摆弄指甲,没一会就感觉困意袭来……

差不多已是黄昏时分,天气焖躁躁的 三三两两的人坐在李老板的小饭馆吃着晚饭,四五个人谈论着最近的新闻妙龄女子连续失踪,已是第四个,警方至今迟迟未能破案。 李老板人四十来岁长得胖墩墩的,光头圆面,脸上总挂着憨厚的笑容,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好人。

这天他穿着白背心,拿着个蒲扇,坐到客人中来和他们一起讨论着最近接二连三的失踪事件“听说了吧?可都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家来,就这么一个一个的说找不到就找不到了,把家里的爹妈急的呦”一个中年男人摇头咋着嘴的说到,不时还往嘴里丢两颗花生米。这李老板把脑袋往人前一凑,开口说道“你说这事吧,说来也奇怪,都是小姑娘家家的,能跟什么人结这么大的仇?”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的这天也就慢慢的暗了下来。

李老板原本把桌椅板凳摆放在店门口的,这眼瞅着天就黑麻麻的啥也开不见了,他就把桌子椅子一件件往饭馆里面搬。忙的差不多的时候小林过来了,小林是个很文静内向的女孩,话比较少,是个外地人,一人本市工作,偶尔下班之后路过李老板的小饭馆会进来点一份小面。这天又加班晚了,下班的路上几乎已经没什么路人了,李老板的小店所处的位置并不是在繁华热闹的地段,天一暗了门口也没有个路灯照明。这个时候他只在小店门口挂着一盏昏黄的小灯泡,感觉是已经打烊了的样子。

小林只身踏进李老板的小店,屋子里空落落的,没有多余的装饰 也没有多余的物件摆设。右侧的隔间小厨房里还从锅里飘着热腾腾的水蒸气。“李老板?”小林疑惑的喊了一声,是不在么?她又朝着里面走了两步,这才发现里面还隔着一个小房间,难道李老板在房间里面没听到我喊他么,小林这么想着。 她轻轻推开房间的门伸头进去想瞧一瞧,想瞧瞧李老板这人人究竟在不在。这时候她瞧见这房间里乱糟糟堆着一些陈旧的箱子,破旧的蛇皮袋子,也不按照规律收纳整理,这一堆那一堆的。小林猜想一直都是只见李老板一个人忙进忙出的招呼客人,收拾餐具,也没有见着老婆孩子帮着整理收拾内务,生活中的李老板应该是个独居的光棍吧。这时候她又看见不远处一盏桌子上还放着包装礼品盒用到的彩色扎线和蝴蝶结之类的材料,好像还有未完成的手工制作。由于光线太暗,小林的眼睛适应了一下 才看清最里面还放着一只罩着透明的玻璃罩的长方形箱子,水平向里摆放,顶部朝向小林这一方,想必这些扎线蝴蝶结就是为这个箱子准备的,只是尚未完工。不知怎的,小林在好奇心驱使下慢慢踱步上前,想知道这么大的礼物盒里究竟装的是什么……

…一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白色长筒袜真人大小的芭比娃娃静静地躺在玻璃罩内,她被人精心装扮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卷发,华丽甜美的蛋糕裙,旁边还精心的点缀着手工制作的粉色香槟玫瑰,蕾丝花环等精美的修饰品。在看那芭比娃娃,她的脸直挺挺歪向左侧,和肩膀平行,小林总觉得这个姿势特别别扭,说不出来的“死气沉沉”可是芭比娃娃本来就是没有生命的是不应该给人这种感觉的,小林不由自主的凑近,她仔细的端详着芭比娃娃的脸,那张嘴角紧闭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描绘着精致肃穆的妆容,而那一双大大睁开的眼睛却隐隐透漏着活人的光辉,那双眼睛充满着悲戚、恐惧与绝望!不对,小林感觉的心脏在那一刻都停止了跳动……这根本就是一个还活着的人!

“要到第五个了!”冷不丁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小林骤然回头,李老板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墩厚笑容,只是一双眼睛却冰凉的不带着任何温度……

小饭馆依旧忙碌的经营着,不断光临的客人七嘴八舌的互相交谈着,使小饭馆又开始吵闹糟乱起来, 李老板乐呵呵的忙进忙出的招呼着客人,厨房里的饭菜不断的在热油下被炒的滋滋作响……

“哎 你们听说了没有啊?”一个客人对其他人说,“这不又有一个女孩子找不到了,真是的,这都第五个了!我说这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呀,抓紧破案呐,你不能眼瞅着这一个个的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呀!”说罢,夹起一大筷子红烧肉往嘴里送去,“哎!孤身一人在外的,说来也是怪可怜!”李老板不免摇头叹气一番,转身回厨房继续忙碌起来……

…已经死了么? 小林心里想,她分明听得到小饭馆里一切的嘈杂的声响,她的心绝望到了顶点。她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密封在一个玻璃盒子内,眼前依旧是那个横七竖八的仓库。 不! 并没死… 可她的眼珠子无法转动一下,她的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在哪。她的脑子始终无比的清醒,她竟然变成了一具有意识的尸体……

日子就这样一页页的翻过去,连续失踪女孩已经是很久之前的新闻了,当初这件事曾也被人们茶余饭后议论一阵子,随着不断出现新鲜的事物冲刷着人们的记忆,人们已经一点一点忘了曾经有过这件事了,这件事最后来是个什么结果谁也想不起来了。

这一天,待所有客人离去之后,李老板一个人默默的收拾完这碗筷还要结算一下今天的营额

“在吗?老板” 一个年轻的女声飘进小林的耳朵 “还有面吗?”……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竟然睡了整个下午,现在天都已经快黑了!抬头看看家里还是就我一人,只有那个假人娃娃还是静悄悄的坐在电视旁,嘴角的那抹笑容说不出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