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风流往事马翠花 寂寞让我选择和陌生男人一夜情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我叫马翠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女人,老公因为工作的原因,被调到南方工作一年,因为家里有老人和孩子,我不得不留在东北照顾他们,而今天我要讲述的是,老公走了之后我的风流往事!

我是个懒惰的人,缺乏毅力,上学更是如此,总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勉强读完高中,任谁劝也不愿继续。父母没办法,托关系把我送进一家国有工厂,合同工,做的是行政,其性质可用一句话来概括:一杯清茶一张报,熬足一天完事了。

我和老公就是在工厂里认识的,他对我一见钟情,可我却没看上他,怎么说呢,一来觉得太老,二来觉得太矮,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他很主动,天天候在我家门口,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物,年轻女孩最吃这套,时间久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今年是我们结婚第七年,老公走了一周了,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天生理很需求很寂寞。找自己的男闺蜜聊起这个,他忽然说让我去他那,我没敢去。那时已经夜里十二点了,我知道我要是去了,不理智的我们会怎么样,他没有女朋友。

本来我们是纯粹的好朋友,但现在他这么不理智的让我去,还说他过来找我也可以。我的心情糟透了,虽然自己有需求,但也不能向那方面想。往往午夜是人最不理智的时候,我也一样,稀里糊涂的和他谈这些,让我有些后悔。

于是我想着出去旅游散心,把自己心中那些不安分全部都消散掉,我来到了一个农家院,这里住宿很便宜,一天三顿饭住一晚上才50块钱,在去看表演的路上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有点像我的前男友,但是他身上有着城市男人没有的那种乡野淳朴。

看完表演之后,我们之间开始熟悉起来,我邀请他去我住地方玩,他欣然答应了,男女在一起无非就是喝酒聊天,在酒精的作用下,我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把自己心中的寂寞全部都告诉了他!

他慢慢的将我抱紧,解开我衣扣,亲吻我脸颊、额头。在我耳边急促的呼吸着,在这夜色撩人的夜晚,我们彼此脱去了衣服,在有些硬朗的木质床上酣战了一夜,我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竟然背着老公做这种事情。

第二天醒来他已经不在我的枕边,我们似乎都忘了昨夜发生的事,也许就像梦一场!但是很多时候,我在夜深人静睡不着时,我都会回忆起这段乡野春潮疯狂事,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