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春运 浓浓乡愁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05

一进腊月就是年,伴随着越来越浓的年味,春运的钟声响起了,这时,亲情、乡情牵引着天南海北的游子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奔波在火车站、汽车站、机场,回家与家人团圆,成为他们心中最温馨的事情。终日挥之不去的那股乡愁,梦中萦绕心头的故乡,家中两鬓斑白的父母亲,让春运之路成为他们人生旅程中的一段幸福而温情的历程。

春节时华夏民族千百年来薪火相传的年俗文化,决定了过年与回家团圆如影随形。春节不能回家,游子油然而生一种名为乡愁的情绪。乡愁是漂泊在外的人们与故土之间难以割舍的情缘,既是游子对故乡的牵挂与依恋,也是故乡美好的过往在游子心中发酵升腾的结果。乡愁既伤感又美好,是对身在异乡者深入骨髓的心灵慰藉。

回家,正是这两个字,让所有游离于故乡之外、孤力打拼的异乡人,毫无免疫力,特别是在另外两个字迫在眉睫的时候——春节。于是,人类历史上一场完全不能用纯经济理性视角解读的无比浩瀚的迁徙运动,周期性地出现了——多年来,我们一直称之为“春运”。

“春运”二字背后,是风雪封堵不住的温热的回家渴望和团聚梦想,是传统文化和节庆习俗千百年的自然延续。春运,不仅是一种工业化时代的交通现象,更是国人骨髓深处流动着的对家的爱,对父母和亲人的年度情愫的一次集中爆发。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能够回家过年是每个在外漂泊的人最大的心愿。因为春节是中华民族保留最完整最一致的传统佳节,红红火火之中,烙印着几乎全部的中国元素,植根于中国人的亲情血脉之中。春运,早已成为中国人每年都要谈论的话题。在这个沉重的话题背后,是数以亿计的人们充满温情的浓浓乡愁。

中国的春运,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为欢庆的“灾难性”洪流。在这春运的月余前后,相当于将近半个世界的人数,在这个古老庞大的民族的土地上,均有一次遥远或近邻的迁徙之移动。再遥远的路程,再恶劣的天气,都挡不住回家的翅膀,以及那颗曾经漂泊的心灵。

全国两亿农民工、千百万大学生,汇成归心似箭的人流,涌入车站,即使买到了车票,也是路途磨难多多,车内无立锥之地,人们爬进车厢、蹲在角落甚至厕所,有的一天难以进食,想上厕所也是难上加难。而他们的父母妻儿,正倚门翘首企盼他们平安回家。人们不管从哪里出发,目的地都是一个:家!

中国年的全部含义,就是团圆!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运巳启动,乡愁在召唤,亲人在等待。人在旅途,我在这头,家在那头,血浓于水,靠乡愁联系,靠亲情维持,让回家团聚熨帖身心流浪者的心灵。

人流汹涌,物流汹涌,春运之隆重,春运之惊天动地,举世瞩目。各地和各种样式的传媒,直至中央电视台的首要频道,都把春运列在了头条新闻,每天黄金时段予以详情报道,甚至专题报道。乡愁成为永远的凝聚力、亲和力。让春节成为最美的乡愁,让春节回家的路充满企盼,充满温暖,充满用任何金钱都无法买来的天伦之乐。

乡愁,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一种“深切思念家乡的忧伤的心情”。所谓“记得住乡愁”,可以理解为让人们的这种情绪能够有所寄托。其实,乡愁是一种充满个人色彩的情感,它承载更多的是个体人的儿时的记忆,浸透了个人生命成长的心灵史,家乡的一草一木,对于游子来说都会产生异样的情愫,这是其他人所无法体验的。

乡愁是一只永远不会断线的风筝,一头连着家乡和亲人,一头连着异乡和自己,风筝在高飞,却始终连接地线,天空再辽阔,终究要回归港湾。于是,天地的空间成为一种牵挂,当它飞累了的时候,当春天就要来到的时候,它会依着那根牵连的长线,回到原来的怀抱。原来,是家乡,更是亲人;是思念,更是乡愁。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如果说古代的乡愁是“物是人非”的落差感,那么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愁则染上了“物非人是”或者“物非人亦非”的些许荒诞了,这是太“现代”的乡愁体验,是个人的感怀,也是时代的疤痕。

乡愁,在归家的路上,在故乡的欢笑里,在一句句交心的问候里。乡愁看不见、摸不着,却时时记挂在每一个离家的游子心里。新年,让游子得以释放乡愁;乡愁,也让新年的味道愈加浓郁。

年是一个约定、一种情感的召唤,再忙也得停住自己的脚步,再远也得搭上回家的班车。老母亲备好年货,站在村头等待、张望。全家团团圆圆过个祥和温馨的新年,是她最大的期盼和幸福!多么简单而又朴素的愿望,却裹挟着她那日日夜夜的思念,饱含着她那融融的爱。当你满身疲惫地出现在她眼前,她开心地笑了,眼角挂着幸福的泪花。

除夕的晚上,吃一顿团圆饭,菜肴丰盛,寓意美好。这是家家户户大团圆的美好时刻,全家老少围炉而坐,笑语盈盈,举杯祝福,每个人心头的充实感、幸福感难以言表。人们既是享受满桌的佳肴盛馔,也是享受那份浓浓的亲情和欢乐。

过一个祥和团圆的春节,这是全体中国人心中永远不变的年味。让生活在昌明盛世的我们期待着下一个春节的到来吧,让它怀揣着融融的亲情,弥漫着浓浓的喜悦,浸润着深深的祝福,就如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远不会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