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凡人类的记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3

人生就是一场场遭遇的抗争淋血战史。自远古有了人类,人类就选择去战胜野兽,大凡人类的记忆,就是与暴力与野蛮与莽荒与愚昧的决战。

今天的风,特别。

特别的长,贴着耳膜,粘着皮肤,抽着心肺,吸着人气。黑道罪孽的犯罪,封闭一个独物的布局管腔,膨胀着空气,压力四溢;院子里落了满地的蛮力,空气弯曲而邪风弹唱,阳光溅血在乌云的羽衣上。

窗户的纸,张合着。

一片冰风,飞进我崎岖的人生遭遇。我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熄灭吧!熄灭你人骨的魂片,熄灭你良知的瞳孔,熄灭你人类的记忆。

我急回首真相。

身上粘满了风丝的囚禁。烛台昨夜的泪,大概也化魂去了,残卷的字纸在风中摇曳起来,我想起春蚕该蝶花旁依一树的记忆了。

记忆说话了。

据说:村子以前谷灵雨顺,锄绕小溪,牛驮梨钯,人们很幸福而安。忽一日,一群道人来此,此乃天庭戒律镇压的下界妖兽之徒,它们见村民有其精魂,随施法术,吸人身之元魂;每逢夜黑风高时,在村外一荒丘岗,要活食一人。人们奇恐,人心恐慌,恐惧占据了村子。

村有一教书先生,见其状,对人们说道:此伙为强人,妖生术,阴生黑,黑生道,别恐惧,我有一法可除之。今晚,天色黢黑,我前去以人间字句叫醒天庭而诛杀之。村民劝之莫去,教书先生仰天大笑而住。

次日,天明了。只见,残卷的字纸在风中摇曳起来,荒尸岗上长出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年年淋血,每一滴接晨霞夕阳,村子总听到人骨的骨响。

我想起春蚕该蝶花旁依一树的记忆了。如今,若法不常治,治而却疏漏,其国之基必虚,民之心必背;黑一枝可以病全株,人有十指,一指黑则十指腐,想起历史立法,则以明而实,古有治匪则国安,治腐则无匪。

我的一生写在新时代,写在一棵树上的记忆,写在遭遇黑道匪人的残害。我仰天大笑而住头上的风奔去了,人们总听到人骨的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