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里说情人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12

早晨,还未在梦里完全清醒,手机已开始嘀咕,随手一看,朋友圈里有人问我:你有情人吗?这人并不是特别陌生,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今天就是飘洋过海的情人节。朋友是多年不见的朋友,尚留一些记忆在心底,怎么回答呢?慢慢发现,自己的思维也跌入了俗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消耗脑细胞吗?两人生情,就是情人,情到深处,便为婚姻,爱情变亲情,就是最美的有情人。

说起情人节的由来,背后隐藏着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相传罗马帝国统治时期,有一位名叫瓦伦丁的年轻人,不服当时残酷的政令,到处宣传自由,民主,平等。终究,瓦伦丁被捕入狱,但他的言论并没有被囚禁。监狱长的女儿,一个因意外而双目失明的女孩,有时间便去探望入狱的犯人,和他们进行交流,当她听到瓦伦丁积极阳光的话语时,就被深深的吸引了。后来瓦伦丁告诉她,有一种草汁可以医治她的眼睛,为了看见心目中的大英雄,她央求父亲去找这种草。就在她医治眼睛的过程中,监狱长接到了处决瓦伦丁的命令,处决时间是二月十四日,当看到光明的女孩兴冲冲地找到瓦伦丁时,人首已分离,女孩当即触杆而死。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们,将每年的阳历二月十四日定为“情人节”。

情人节,本就是有情人的节日,如果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那就是最幸运的情人,以后的每一天里都是情人节。如果在合适的时间,错过了最美的遇见,那只能说明今生缘份太浅,以后不必相见。有时候,相见真的不如怀念,怀念至少心底里有一种牵挂,心中总会泛着甜蜜。一旦相见,也许会破坏原有的那种美好,毕竟,时间,距离都会改变一个人,而这不仅仅是容颜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可能改变的是两个人原有的价值观。如果在不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也说明今生无缘,既然无缘,何必执着,自讨苦吃。

说起情人,我们就会想到狭义上的小三。一直以来,总以为小三实质就是女人对女人的伤害。自古至今,在这个父系氏族社会的阴影下,女人本身就是弱势群体,女人又何必为难女人。也许,说起张学良与赵四小姐,会传为小三的一段佳话来。我并不这样认为,当年赵四小姐爱上张学良,仅仅只有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为了爱可以抛弃全世界。而风流成性的张学良,如果不遭遇“西安事变”,如果不被囚禁,是否会与赵四相伴到老?于是,想到张爱玲笔下的范柳原,如果不发生战争,如果没有东躲西藏,是否还会与白流苏相见?再说,当红明星孟小冬,出尘脱俗,气质高贵,刚攀上事业的巅峰,却充当起了梅兰芳的情人,放弃了自己的演艺,最终不还被福芝芳拒之门外,与梅兰芳分道扬镳。女人充当小三,做了男人的情人,为难着男人的女人,只是给了男人心理上的满足。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是不会轻易留机会给小三的。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天若有情天亦老,世间原只无情好。有情才会有生活,有情生活才会有趣味。做一个有情之人,一朵花开就会闻见一树花香,一片流云就会心旷神怡,一阵清风就会心醉神迷,一滴雨点就会诗韵暗生。但是,情多不要泛滥,情多不去施舍,用情恰到好处,择一城终老,与一人白首,这便是有情人最好的归宿。

不要期望做那世上最完美的情人,世上本就没有完美,每一个人都有缺憾,有些是能够看得见的身体上的残缺,而有些是摸不着的灵魂深处的残缺。世上最完美的爱情是神话传说,结局也是那么的凄凉悲残。董永与七仙女,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泊与祝英台,有那一对的爱情是完整版的,有了开始,都没有了后续。如果有续集,是不是就会相敬如宾,夫唱妇随,相伴到老,谁也说不准。既然没有完美,真正有情人就该相互体谅,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共度此生。

有人说:这世上最长情的告白就是无言的陪伴。最好的感情不在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中,而是在柴米油盐的争吵里,最好的感情不在山盟海誓的誓言里,而是在锅碗瓢盆的旋律中,最好的感情不在玫瑰花中含,而是在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欢笑里。情人节可以不过,但是家中一定要有笑声,玫瑰花可以不送,但是要有温馨和踏实环绕在身边。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最美的情人应该就是君未娶,我未嫁,山无陵,江河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即使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有以后共同相处的日子里,难免会有感觉不合适的时候,这就需要两个人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向亲情靠拢,建立在亲情基础上的爱情,一般都是坚不可摧的。

情人节里话情人,玫瑰花下品清香。莫要学那陈世美,糟糠之妻竟也杀。看看人家朱元璋,不嫌丑妻马大脚。愿天下有情之人终成眷属,择一城,终相伴,至白首,不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