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为何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6

元旦有个学生送我一份巧克力,我马上还了一颗自己腌的辣白菜。学生家长为此道谢,我解释说补习班老师是收了学费的,所以就不好收礼物了。家长感慨说,孩子在校班级被称为“土豪班”,逢年过节的给老师送三百块钱,老师一脸不屑,据说个别的家长出手就是两千。

我陷入了沉思,近年来关于“教师节”产生的腐败问题不在少数,老师的胃口越来越大,本地还出现了高中点班家长送短貂被老师拒绝,而且暗示家长,短貂四五件了,长貂还行。一件短貂价格得上万,长貂就得三五万,而在本地这个小县城里,房价才三千多一平。

人或云个别老师变得贪婪了,可是凡事总要一分为二,是谁促使了老师的贪婪?当然,离不开他(她)们本身对金钱物欲的盲目崇拜,错误地追求拜金主义等等冠冕理由,可是从另一面看,家长没有问题吗?有些先富起来的家长不断地变着花样贿赂老师,甚至形成了攀比之风,更有甚者,孩子们也互相攀比家庭的富有,导致某些无良老师在开学第一天登记家长职业,对社会底层百姓家的孩子冷言冷语。

畸形的心态,往往因为畸形的吹捧。教育部门可以治理老师的“节日腐败”,可谁又来治理这些家长们的趋附?

说了上面一点题外话,想引出的是一场畸形的消费大餐。

我们东北雪乡已经享誉全国,这几天更是上各大网站的头条。《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曝光了雪乡的宰客行为。连《新闻调查》都为雪乡做了一期节目,证明给大家看:“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只是个别现象。当然,事后的官面文章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又是罚款,又是停业再整顿,貌似第一次发现这种现象,貌似大家都很震惊。

我应该是属于当地人,可是雪乡从来没去过。原因很简单,我太穷,不敢去。我有远亲在上面,十年前穷得饭都吃不上,姐妹俩沦为给当官的人家当小保姆,没什么工资,管饱就行。十年后,每人开着一辆近百万的豪车,原来的土房早已成了金銮殿,照她们说,到了冬天根本不是挣钱,是抢钱,南方人钱太多了,怎么抢都行!

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是脚踏实地,然而脚踏实地的小保姆注定没有出路,一夜暴富才是大家日思夜盼的。原本穷困潦倒的穷山沟,一旦成了土豪们的挥金之地,哪个人还会高诵“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我想变着法的去涨更高的价码,变着法的去宰更多的南方人,这才是他们心中的正理。

于是,我们看到了小土鸡变成了吃不起的金凤凰,288一盘,保证你吃不饱,而且是不是土鸡都难说。纯粮食酒,60元一杯(同样的酒我买过,二十元一斤)。土豆丝,88一盘,码不太大,雪乡三个土豆的价格能在市场上换两大袋子土豆。我弟弟在税务局工作,有次上去收税时找不到地方住,雪乡人不怕得罪税官,想占他们的空间那是不可能的。有一年外地客人找不到地方住,借了条板凳坐一会儿,对不起,交三十块钱。

曾几何时,雪乡还不是雪乡时我倒是去过多次,那时候人们虽穷,但热情大方,家里来了客人极尽所有。是什么让雪乡人变成了葛朗台和夏洛克?旅游的商机带来的财富只是一方面,我觉得更多的是南方人畸形的消费心理,给雪乡带来了这种畸形的宰客心理。

因为写作原因,常有朋友给我提供过素材,与贫穷的东北边陲比起,南方人确实富有。当初来雪乡旅游时,他们的大方让惴惴不安的雪乡人屡屡惊喜,雪乡人眼中的天价在南方游客眼里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当然,当时的“天价”和现在的价格比起来更是小菜一碟。于是,不断地有人尝试新的价格,不断地有人接受新的价格,价格翻着跟斗上涨,游客们刷卡的态度却没有迟疑过。

由此产生了很多雪乡的传说,都和畸形消费有关。有个南方客人半夜了想吃酸菜馅包子,老板睡下了不给做,结果他高喊五十块钱一个,给我包十个!一盘包子他吃了三个,花了五百块钱,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有个游客带着情人来雪乡买烟花,由于只剩下一个烟花,他和另一伙客人抬起价来,三千,五千,八千,最后他成功地花了一万块买走了烟花。老板乐得合不上嘴,八百块钱进的货卖了一万,而且不管谁买,放烟花的都是老板,他们花一万块和没花钱的一个性质,只是在旁边观看。

这些畸形的消费观念刺激了雪乡人心底的欲念,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价格要涨到什么程度才是极限。近几年来网上曝光的越来越多,也就是因为涨得实在不像话了。去海南遇天价,那还算是享受了高层次的接待。在雪乡遇天价,享受的是低层次的接待。多说一句,信不信让你横着出去?舞刀弄剑的对东北来说,算个事吗?至于投诉,当地人拐个弯就是亲戚,你告得赢吗?那些骂雪乡人心黑的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如果你们在雪乡开店,你能保证有多干净呢?别人家土豆丝88,你敢卖18吗?信不信你家玻璃当天晚上全碎?

我不敢去雪乡,因为我嫌贵。远亲邀过我,我也不敢去,因为寸土寸金的地方,我不能睡在人家的金銮殿上。我在家炒盘土豆丝,放上葱花姜末,一大盘子,成本大约2块钱;如果想吃小土鸡,上饭店叫一大盘子,50块钱用不了。

雪乡的宰客现象,在我看来同开头老师腐败的道理一样,凡事要一分为二来看,雪乡人的拜金主义确实存在问题,可是那些畸形的消费者们,他们对这些畸形的旅游价格起到的也是推手作用。正是因为他们的一掷千金连眉头都不眨,才促成了雪乡人宰起客来六亲不认连眉头都不眨。

雪乡这次的宰客事件受到了关注,影响巨大,所以处理了涉事店主。将来,宰客事件还会时有发生,管理部门还会着手处理。可是,那些促成这种不良现象的畸形消费的金主们,又有谁来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