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7

旧历年底刮了几阵风下了一场雨,气温一下降了好多。买了春装过年的女孩子们,都抱怨这鬼天气,说到时新衣外面得裹上棉袄大衣,不然还不得冻感冒喽?

年三十中午天就阴下来了,厚厚的云朵铺满天空。五点多团年饭还没端上桌,隔着玻璃窗,看外面,竟是大雪漫天。雪花纷扬,使得楼房树木看上去,显得影影绰绰,像极了上演童话剧的舞台布景。

女儿和弟弟一起兴奋大叫下雪了,我们几个大人内心比孩子还欢喜——辞旧迎新之际天降瑞雪,是个好兆头!

打电话到老家,父亲说他们团年饭也快做好了,而且,老家也在下雪,下的很大。叮嘱父亲注意加衣服别冻感冒了就挂了电话。

老妈六十大寿,我们争相举杯祝她生日快乐健康长寿,她乐呵得一口菜没吃就把一杯白酒一口喝干,其实她老人家本是不喝酒没酒量的。

平时我们忙于工作孩子们忙于学业,这样一大家人围坐一起的时候只在逢年过节了。此时吃吃喝喝谈谈中,心情既愉悦又有感慨。看过了一年老爸老妈又老了些,孩子们倒是雨后春笋样茁壮成长,我们呢,也一日日老去。想起先生前几日不止一次凝视我的脸说我最近苍老多了,当时是默不作声作为对他的回答。他怎会不知道,时间每一刻都在流动,容颜每天都在改变!只是那样的渐变常常被忽略,偶尔注意起来,才大惊失色。

年夜饭之后是发放领取压岁钱的时候。女儿和她弟弟期末成绩都很喜人,爷爷奶奶的压岁钱里多出了一笔不菲的奖励数目,一大一小俩孩子捧着一堆红包,很是开心。先生小叔子弟媳还有我,我们四人也领到了老爸老妈发给的红包,每年都是。常常是我们几个挤成一团给老爸老妈鞠躬磕头,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陪老爸老妈打了会儿麻将,我们三人回自己小窝。雪停了风依旧很大,平日喧闹的街道稀稀落落几个行人,车也好半天才打上。转过影剧院十字路口才发现,手机放老妈家忘拿了。自然是先生回家后又专门跑了一趟帮我取,冒着寒风。因他早晨蛮不讲理而积聚胸中一整天的恶气,也最终消散,两人冰释前嫌,握手言和。

先生家沿袭东北老家过年习俗,除夕夜十二点和大年初一都要吃饺子就凉菜。剁馅儿我和女儿都参与了,和面和包先生一人承揽。还和去年一样,饺子有韭黄芹菜酸菜三种馅儿的。匆忙中韭黄馅儿里忘了放盐,结果煮出来,反倒是它味道最鲜美。

快到十二点,小区便礼花鞭炮此起彼伏,炮声轰响,烟花满天。想人生繁华和幸福,也莫不如此,昙花一现过眼烟云转瞬即逝……

辞旧迎新,又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