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者之心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1

身围裙,手托板,全身伏,面触地;站起来,再重复,再再重复。一次,两次,一千公里,两千公里,永无休止。第一次到青海,我被青藏公路边那五步一拜、十步一跪的朝圣人们所感动;第一次到西藏,我被大昭寺门前那虔诚跪拜朝圣的人们所感染;第一次观看电影《冈云波齐》,我被电影讲述的朝圣故事所震撼。我深知,这是朝圣者的信仰,他们的朝圣之路都是通往其内心认为最神圣的地方,朝圣是他们不可缺少的礼仪。此情此景,不得不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佩服朝圣者们的那一颗颗令人震撼的心。

执着之心。我到青海去的时候是10月份,那几天我在青海通往西藏的路上,看到很多从各个地区往西藏朝佛的人。据当地人说,这个时候家里面的庄稼已经收获。在他们的心中,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这一辈子必须去一次西藏拜见佛祖。拉萨大昭寺中有一尊佛像,传说是佛祖释迦摩尼在世期间亲自开光,整个世界上只有三尊,大昭寺那一尊成为“觉卧”,释迦摩尼说过“见吾佛如见本尊”。朝拜者一般是一个村子或者一个家庭去,也有一个人去。他们随身带着粮食,一路磕三步等身长头过去。他们相信磕了十万个头就会给自己消除恶业,去往极乐世界。电影《冈云波齐》以记录的方式真实地反映了他们这颗执着的精神。所讲述的就是生活在西藏小村庄里的尼玛,与亲朋好友一行11人前往拉萨与神山冈仁波齐朝圣的故事。这段朝圣之旅长达2000公里,11位当地村民徒步跪拜,历经1年多的风风雨雨才走完全程。常人很难理解,这样的等身长头是怎样的一个旅程,磕上几个月甚至几年,又是何等的执着?!

勇敢之心。那天,朋友带我去游览日月山。坐在车里,透过车窗,就可看到朝圣的人们。他们离车身很近,给人感觉他们好象就当没有车的存在一样,沿着公路道旁成群结对地朝拜着。走在我们车子前的好象是一家三口,女的拉着板车,车上放置有一些日常用品,还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男人五步一拜、十步一跪地向着朝拜。我问随行的当地朋友:“他们这样拜到西藏得多长时间?路上吃什么?住在哪里?”朋友说:有的要走一年多,吃的食物除了自己带的以外,路上也会有人资助一些。住在随车带的帐篷里。以西藏为目的地的朝圣者,往往要面对川藏线上的异常气候,变化多端,时而风暴,时而飞雪,时而又是泥石流和山体垮塌等等。而且,还要翻越许多座高山,那些山的海拔高度,平均在四千米左右,上面终年是积雪,非常寒冷,氧气也很稀薄。这些朝圣者需要面对超人的困难。不少朝圣者,在过无人区的时候,由于饥饿、疾病、寒冷和不胜苦累而死去。走上通往拉萨的朝圣之路,没有强大的心理承受力是绝对完不成的。他们好象不觉得这是困难,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一个灯塔。

虔诚之心。网上看到一篇关于朝圣的文章:“朝圣,藏族人都蓬头垢面,身着长围裙,手戴木拖板,喃喃念诵,俯身下去,四体伸直,头和鼻子都要触地,然后起来,再重复。一次,两次,永无休止。他们中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也有十来岁的小孩。他们有的来自几百甚至几千里的地方。他们是三步一叩地翻山越岭,历经数月甚至数年才到达这地方的。遇到涉水之地,他们会补足淌水距离该磕的头。为朝圣,他们会磕得四肢溃烂,面额血肉模糊而不停止;为朝圣,他们沿途乞讨为生,即便冻饿死在山野也不后悔。”据传,在藏民信徒那里,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转十圈,可以免受轮回之苦;转百圈,今生可以成佛。他们万里迢迢三步一拜,等身丈量,跋山涉水、历经磨难,转山转水转佛塔,经风浴雨,受尽摧磨,有的甚至将生命托付在朝圣的路途,他们的家人没有悲伤,只是感念,将它视为一种祝福。不为今生,只修来世,一代接一代,前赴后继,持续跟进,轮回永远,不会完结。

淡然之心。朝圣终点冈仁波齐地位至高无上,尽管在藏地,每座雪山,都是神山,都有众多神灵居住。但冈仁波齐是神山中的神山,以绝对神圣的姿势,长久屹立在信徒们的心底。它是各大教派公认的世界中心,每到转山季节,来自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藏地各区的朝圣者云集。在朝圣的路途。他们可以坦然地面对死亡,看透一些生死,可以淡然地相送即将踏上轮回之路的离人。即便在离世之后,他们还能以天葬的形式用自已的身体做最后的布施,不留尸骨,用如此绝决的心态,断绝死者与尘世的联系,让曾经真实存在过的生命迅速消失无踪。他们相信,一个人从物理意义上消失得愈加彻底,他的转世之路才会俞平坦。一个连肉身都可以坦然舍下的民族,还有什么可以让心灵纠结,还有什么能苦苦相持。

安静之心。在冈仁波齐转山,似乎告诉你,转山,你不必用眼睛,只需你的心,低头走路,头对口,口对心,用心灵低唤,耳语,和吟诵,纯属于感觉,整个过程是一种精神之旅,在精神里时空穿梭,不身临其境,很难言表的一种东西。朝圣者的心是沉静的,就象电影《冈仁波齐》开头反映的那样,除了沉静就是沉静。40秒以上的黑屏白字,没有背景音乐,没有炫酷的出品logo,全场寂静无声。如同我在塔尔寺、大昭寺的门前看见的那样,朝圣者们的面部表情有种淡然的沉静,他们有的身体下面垫着被子、席子,隔一会就自觉一拜一跪地朝拜着,看那熟练的动作,看那简约的装备,一看就是长期朝拜之人。不急不燥,随遇而安,静以对之。朝圣者充满了淳朴与纯真的味道,在有些人的眼里可能还有些许愚蠢。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这中有苛刻、有犀利。但我敬佩他们朝圣时那颗安静的心,藏族人民的那份精神上的纯净!

信仰之心。拉萨,藏语里的意思是神居住的地方。它是西藏自治区首府,海拔3700米,被称为“日光城”。拉萨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它是藏族人心中的圣城,如今也成为四方游客的“圣城”。每年朝圣的人们,分别来自青海、云南、四川、甘肃等地方的藏区,为的就是朝拜,有的一年,有的两年甚至三年,看着他们那么虔诚的样子,我对他们充满民敬畏之心,敬佩之情。不只是我,我看见那些开车路过的内地司机,每个人见此也是充满了善意,有的给钱,有的给食物,还有的给衣服。这些馈赠的东西,不是布施,而是这些东西换了另外一个地方存在。朝拜,是藏族人对佛的信仰,代表着虔诚。有些藏族同胞甚至从印度磕长头到拉萨的布达拉宫。他们在广场前的双手合十,在大昭寺前感受信仰的力量,用指甲去触摸经筒的温暖,甜茶馆里聆听市井的声音,慵懒地卧于被阳光包围的躺椅之中,闲散地漫步于拉萨河边。正如电影《西藏往事》的《那一世》 歌词中写道: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刻我升起了风马

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到来

那一日垒砌玛尼堆

不为修得只为投下心湖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气息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相见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相见

据传说,一生若能够到佛陀的圣地,就表示能寻到根。一生能朝圣,表示你会获得佛陀的真理。朝圣就是用生命去换取佛陀的感召,换得一份崭新生命以后,慢慢就会有真理的缘起。诚心,是佛祖疼惜的愿力。惟愿那些朝圣的人们,能心随所愿。阿弥陀佛!

2018年8月1日 于昙华林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