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 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20

那天的情景想起来就像一个梦,色泽是淡淡的灰黄,气流中充溢着若隐若现的忧郁、无措和不真实。从图书大楼出来,迎面碰上了泓——一位二十八、九岁,个子适中,脸庞清秀,笑意柔和的男子,他穿了件印刷工人模样的蓝长褂,右边的袖口处粘了一些薄尘。冲我展开淡淡的笑意,问:借书了。

“是呵。忙呢?”

“清理库房。你哪去,能不能稍等一下?”

“有事吗?”我停下脚,礼貌地应。和泓相隔了不少的岁月烟尘,彼此的距离何止能用一个“代沟”说明,因为某段时间,我们不约而同常去图书室借书,点头招呼的次数多,熟了。知道他家在十华里的镇上,父母都是退休教师,妻子是在职教师。他应邀来亲戚开的广告公司做案头设计,公司和图书阅览室都在同一幢楼里。

“我们发了挂历,觉得适合你用。你跟我去看看。”泓用纸巾揩了揩手。

“还给你们发挂历,不错呵。”我答讪着,当时的心情是稍稍有些“受宠若惊”式的,随泓往后院去。

“做下卖不了。”泓淡然道,没几步我们便一前一后走到一排车面前,没看清他从哪掏出了车钥匙,打开一辆车的后盖,指着一个印了本城标志性建筑图的硬纸筒说:“这就是,你看看。”

我打开长长的纸筒,挂历有一米见长,上方的图片是本城的几个“景点”,拍成水墨画风格,浓淡相宜,下面是每月日历,日期是浅桔色的,周日用玫瑰红标显出来,设计得雅致大气,每页都镶了细细的银边,看上去很精美。

“这么大呵?我家没挂的地方,墙上都不装钉子的,应该回去送你父亲,让他看看这儿的风景。”我不加思索脱口道,忽而发现他的神情中有一丝淡淡的廖落,又补充说:“挂历做的真有特色,先看你父亲挂不?他不需要,我就放起来做纪念了。先问问他?”

“也好,也好。”泓节俭了笑容。

我心里掠过瞬间的不自在,遂又把目光转到酷新的银灰色车上,问:“你的车?刚买的?”

“是,比亚迪。”

“不错,不错。这个色好。黑色蒙了尘显旧,这个适合你。”补过似的,我真心赞赏起泓的新车,虽然大街上私家车如棱,但以泓这般年纪,靠自己奋斗买了车确实值得自豪。

“有个遮挡风雨的地方了。”泓的唇边复又挂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依然是点头表示了再见的意思后,心里竟有几分莫名的怅然……细究:决不是因为没有收下那个精美的挂历,如果时光倒流重现斯时的一幕,还是会表示拒否的意思。还是会为自己的不得体甚觉怅然!或许,每个生命都有这样的时刻吧?都会为一些说起来并不重要的细节莫名的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