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鼾韵”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集体宿舍好,可以和诸好友谈天说地,排解孤独感;但也不好,没有了私人空间,感觉很别扭。尤其晚上,某君鼾声如雷,七八个人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好不热闹。本来已经入梦,但见妙龄女行走陌上,风吹裙裾,倏忽电闪雷鸣,被惊醒了。这样一来,就睡不着了。

我非医学专业出身,不探究其病理,只说它给我带来的不便之处。如雷鼾声,能够吓走在粮仓偷食的老鼠,还能吓走逾墙入户蓄意行窃的贼人,但对一个满脸困意欲眠不得的人来说,这是一种精神酷刑。很多次都是这样,睡得美美的,就被那些擅长打呼的英雄好汉给吵醒了。

于我而言,在繁忙的工作结束之后,静静地躺在床上发呆,不言不语,把所有的信息资讯抛掷到云霄之外,把烦躁压力统统碾碎,那是一种绝美的享受。过片刻,沏半杯清茶,小口啜饮,思不及千古,亦无不可。喝完之后,郭爷的相声一放,美哉人生,夫复何求,也不用担心会打扰到谁。在公共空间就不能这样了,自己的行为是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同样的,别人也会影响到自己,尤令我厌恶者,便是以上所说的鼾声。

晚上,刷完牙洗完脸后,往床上一躺,拿出枕边书,看一会儿,困了就睡。他们的晚睡于我而言,是福利,是幸事。有时听歌,感觉音频文件出了问题,后来才知,中间的声音是同事制造的。这种用自己的器官发出来的美妙声音,绕梁三日,听后不知肉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