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行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这次到泰国旅游,我对桂河漂流的旅游项目不感兴趣,但觉得:桂河大桥却说什么也是个值得凭吊的地方。暮色中来到这里,回想1942年,日本当时已经侵占了大片东南亚,为了取道泰国进攻缅甸和印度,日军迫使来自中、英、美、荷兰、澳大利亚等国的盟军战俘,和大批东南亚国家的平民来充当劳工,在日军用刺刀的逼迫下,数十万劳工日夜施工。繁重的劳动、恶劣的条件,致使16000名战俘和10万平民在饥饿、病痛和皮鞭下横尸荒野!由戴维·里恩执导的《桂河大桥》,就形象地再现了这段历史,这部荣膺奥斯卡七项大奖的经典影片,堪称史上最出色的战争片之一,很多镜头让人看了久久不能忘怀。比如为了阻止美国轰炸大桥,日军还将战俘绑在桥上让他们去挨炸!然而遗憾的是:曾经行驶在桂河大桥上的日产火车头却被日本人买了回去,放在了靖国神社。

对旅游文化急功近利的短视,和旅游项目的低俗化现象,虽然不只是发生在泰国,但很多去泰国的游客都会不满意的根源,大概就在于此。去金沙岛时,来了一个水上项目的导游,居然是个做人妖的失败者!既不能算是男人,也不能算女人,连个人妖也不算!如此在给定的宿命中默默地苦撑着生命破旧的风帆,总让人觉得变态得凄惨。与其弟弟成功地变了性,并成为了人妖中的一个歌星,过上了花天酒地的日子。但有一天,在其想到要追求爱的时候,遇到了无法克服的挫折,于是花了所有的积蓄,把自己包装到最亮丽后登上舞台,在演唱到最高潮的时候自杀了!最后的歌词是:「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心是真的,但心不能单独存在。」此时已经无法面对:已经测量到精神堕落的深度,反倒远比需要攀登的高度还要长得多这一现实了!

特地去看了一下潮州人郑昭的郑王庙。明朝最后的永历小朝廷逃到了缅甸被羁,于是与永历帝失散的李定国等人就想与缅甸为世仇的暹罗等国共同攻缅,此时的暹罗国王还把王室女嫁给了李定国的麾下江国泰,不过缅甸不久就把永历帝交给了吴三桂。梁启超在写这段历史时说:「以是缅人益憾暹,乾隆三十六年,缅王孟驳遂攻暹,灭之。」接下来光复暹罗并成为国王的,就是这位已退休的原暹罗宰相郑昭。之后「乾隆征缅之役,所以卒获奏凯者,王犄角之功最高云。」郑王在位七年,无子,「传位于其婿华策格里」。乾隆五十一年,他还「遣使北京告丧,表文称郑华,以子婿袭先王姓……于是册封华为暹罗国王。」而现在的泰国王室仍然是华策格里的后裔。如今,从高高耸立在湄南河畔,镶满了青花瓷片的郑王塔上,仍然可以让人感受到那段历史的流光。从桂河大桥到郑王庙而在淡浮院,我还看到了郑昭和郑华顶戴花翎的画像。从桂河大桥到郑王庙

夜色中,趁着桂河漂流屋里的嘈杂,有业内人士向我透露说:导游除了要小费,还要把自费项目做到一千元以上才不赔钱,再拿点回扣才算有收入!很多游客却只看到了旅费表面上的便宜。不知道如果当年的郑王看到这一切,会有什么感想?难道真的“什么都是假的”了吗?幸好我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