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故道风情录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风在吼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

黄河在咆哮……

每当我听到这首歌,心灵感到无比的震撼。仿佛看到了万里黄河天际来,一泻千里奔騰入海,气势磅礴的壮观画面。我虽然无缘生活在歌词里唱颂的那个年代,也没有在黄河边居住过,但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却是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的徐海大地的黄河故道上。

黄河一去不复返了。可是,这条伟大的母亲河,留下的厚重广袤的土地,仍然承载着养育着她的儿女的重任。万万千千的黄河故道儿女,在这块土地上,战天斗地,繁衍生息,用他们那如橼之笔,书写了一篇又一篇惊天地,泣鬼神,令人荡气回肠,永存人间的不朽篇章!

——两千年前,丰生沛养的汉刘邦,在这块土地上,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旷世帝王之曲,开创了大汉天下四百年的江山。

——公元1300年前,元朝大文豪萨都剌游徐州怀古,写下了《木兰花慢•彭城怀古》感情浓烈、激越昂扬、博大深沉震撼的古词:

古徐州形胜,消磨尽,几英雄。

想铁甲重瞳,乌骓汗血,玉帐连空。

楚歌八千兵散,料梦魂,应不到江东。

空有黄河如带,乱山回合云龙。

汉家陵阙起秋风,禾黍满关中。

更戏马台荒,画眉人远,燕子楼空。

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怀,一饮尽千钟。

回首荒城斜日,倚栏目送飞鸿。

萨都剌的这首词,在华夏大地传颂近千年不衰。现被著名作曲家谷建芬老师谱曲,定名为徐州市歌《一饮尽千钟》,在徐海大地更为广泛唱颂。

——上个世纪的中叶,震撼世界的淮海战役,在徐海大地打响。蒋介石八十余万军队,被我人民解放军六十余万大军,紧紧地围困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西不足百公里的黄河故道上。厮杀鏖战,其战争规模之大,战斗人员密度之集中,战况之惨烈,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上绝无仅有。高耸的《淮海战役人民英雄纪念塔》,向世人记述了这一不朽的英雄史诗。

记得去年的麦收以后,朋友和老师对我说,你应该写小说。

我说,我不会写小说,从来也没写过小说。

大家又多次的给我鼓劲打气。

常言说,人架不住千言,树经不起百斧。

进入7月份的暑季,烈日炎炎,知了高唱。在大家的鼓励下,癞蛤蟆蹦到个秤盘上,也没称称自己几斤几两?就不自量力地舞文弄墨,当起了“坐家”。

写什么呢?

想到一些老年人,晚年不尽如人意的生活,想着想着,这样的故事成堆了。我就把想到的27个真实的故事,浓缩成《大牛狗娃和羊羔》这篇小说里。12000个字,写了三天,可是,在最后的五六百个字,一天多都没有写成,一拿起笔来,“大牛从口中吐出的那一块小羊肉,压在枕头底下,用红布包住的1000块钱,临死前喝的冒充白酒的那杯清水”,在脑海里兴风作浪,泪水一次又一次地淹没了我的双眼。

小说写好了,我到村头的大槐树下,念给在那里乘凉的村民听,年轻人没听完就走了,老年人听完了,很多人在不断地扭鼻子抹眼泪。

102岁的抗日英雄,百姓聊斋的宫主蒲五爷沉思了一会说,你写的上面的事情是真的,可是,你怎么不把事情写完呢?

我说,五爷爷,我实在写不下去了,你想,大牛的最后一个要求,他两个儿子都没做到,到现在,老头老太太的两个坟头还在分家另住,我没有办法写下去。

还算你小子有心,你看看,刚才大槐树下这么多人,年轻人都走光了吧?就剩下这些老棺材瓤子,你自己拎个泪罐子,还让这么多人陪着你流鼻涕抹眼泪。你看看咱们村庄上,大楼一栋接一栋地盖,汽车一辆又一辆地添,小青年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领回家拜堂成亲,多喜庆的事啊!怎么过都是一天,为什么不让大家都高兴,喜笑颜开地过日子呢?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我想,人老了真是一宝啊!五爷给我指明了一条光明的大道。今天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呢?勿容置疑,是青年人使各家能过上自己好日子,只有他们才是家中的顶梁柱。于是,我写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曲颈向天歌》《四十万》《错辈姻缘》《金龙湾》《除夕夜》《牛犊子上套》《俊妮和丑娃》八篇正能量小说。

写到这里我又想,青年人顶起一片天,可是他们的父辈,那些今天已经变老的人,他们当年也是家庭和国家的顶梁柱啊!于是,我又写了《接班》《戴帽高中》《夜阑琴声》《准理发师》《清凌凌的河水蓝盈盈的天》《永远的春天》六篇上个世纪青年人的故事。我准备一气再写上他十个二十个的。可是又一想,大家都是生活在地球上,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人不可能光娶媳妇不出老殡的,当今现代的生活、生产中,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面对这些问题,大家应该怎么办呢?提出来大家议一议,还是有好处的。

于是,我就写了《麦客》《王老汉梦中的一天》《呼唤》《闪婚王子》《开始就是第一,必须的!》《猪八戒还俗》《仙丹》七篇小说。写到这里,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了,可是我又想,写老年人的有了,老年人的儿子们——现代的青年人的也有了。可是青年人的儿女们呢!他们的孙子呢!今后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那就给他们一个想象的空间吧!于是就写了《天籁之音》《卧禅》《猪八戒还俗》《灵魂U盘》《曹作家》《神曲》《自勉免爷当孙子》七篇科幻小说。

写完了这几个方面的内容,心里隐隐约约总觉得,还有些方面没照顾到。

还有哪方面的事情呢!想了半天想起来了,那就是102岁的抗日英雄,百姓聊斋的宫主蒲老五,五爷在大槐树下和老少爷们啦的大呱,不妨给他们记录几个吧!于是就写了《聊斋宫主蒲老五》《仙桃源记》《伏羲乾坤指》《只讲结果》《剥老驴》《吊丧》《朱洪武大宴群臣》七篇老百姓调侃的故事。

就这样,我漫步在黄河故道这块沃土上,观光——旅游——畅想!

一阵子被美不胜收的画卷振奋得手舞足蹈;

一阵子被传承记忆感动得唏嘘神往。

秋高气爽,阳光灿烂,一望无际的原野硕果累累。

鱼儿在水塘跳跃,鸟儿在蓝天下翱翔,劳作的人们在丰收的喜悦中放声歌唱。

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大约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一气写好了三十六篇,大约二十万字的短篇小说。

小说写好了,但是,自己知道自己的那点脓水,这样的作品是拿不出门去的。就是想拿出门去,这种胡编乱造,乱写乱画的东西,又有谁肯为你发表呢!就这样,把这两个月里生产的“产品”,一起装进了草稿箱。

我写短篇小说的“坐家”生活,就此告一段落!

痛定思痛,回放这两个月的“旅游”经历,有一些意外的收获,真有点令人哭笑不得——

在这两个月内,我烧坏了两个电饭锅。

煮糊了几顿饭也记不清了,头发也可以扎小辫了。

看来,“坐家”也并不是轻松的事,家里的人说我是神经病,再不停手,可能要真的送我去医院了。

这件事情隔了一年,网给我提供了发表文章的平台,正好有一个月的休息。利用这一个月的休息时间,紧赶把这些快要发霉的“产品”拿出来晒一晒吧,时间和空间有限,能晒多少是多少!

我生活,生长在黄河故道,

喝的是黄河故道的水,

吃的是黄河故道的粮,

说出的是黄河故道的乡音,

喊起来的是黄河故道的劳动号子,

唱的是黄河故道的歌谣。

在这两个月的“坐家生活”,培育出来的这三十六个幼小稚嫩的生命,个个都和黄河故道有着千丝万缕骨肉相连的血缘关系。既然大家抱团从后场走到了前台,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不是组合的组合。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心想,组合应该有个名字。

《黄河古道风情录》这面火红的大旗,被这个刚刚组建起来的团队,舞动着,高呼着列队阵前,自报家门:

《黄河故道风情录》就是我们这个团队的“番号”!

光阴似箭,眼看一个月的休假就要结束了,在这个月里,我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和文学编辑老师亲密接触,就像一个初恋的少女,他使我尝到了初恋的美好和幸福,更使我看到了编辑老师的渊博的知识,辛劳、和对作者高度负责的敬业精神。也使我体会到网友们对我的习作的关爱和支持!

以上絮絮叨叨,啰里啰嗦写了那么多,是想向编辑老师和网友们诉说我刚开始学习写作的情况,殷切期望老师和网友们,对我的习作斧正指教,本人将感谢不尽。

在这里,再一次地感谢网的领导,编辑老师对我的作品编辑,点评和建议,使我受益匪浅。同时感谢广大网友,这段时间的陪伴,这里向您们道一声,辛苦啦!谢谢大家!

今后有机会,有时间,有可能的话,也许我还会再当几天“坐家”。

《黄河故道风情录》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可能他的小兄弟会跳出来向大家问好致意呢!

以上的话,权当这次发稿的感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