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淡俱成香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一、花香

那些花儿,热烈的开放着。在早春,在盛夏,在初秋,在江南塞外,在小院野径,在田间地头。

我对花从没研究。塞外花的品种少,而我又极易被形和色吸引,对于名和香就有些忽略了。

自去了西安之后,才知道每天必经的路上,那热闹的散发出极香的香气的花就是紫丁香。这种香气,有侵略性。它霸道地在你的鼻端萦绕,不管不顾你的感受,执意地想表现自己。

而我是不喜欢热闹的,香气也一样。太浓烈的香气,让人感觉就像身在热闹中一样,没有自我的空间。所以经过丁香树的时候,总是要屏住呼吸的。

同事的生日,有人给送花篮。里面的香水百合很香,开了办公室的门,整个走廊都是香香的味道。可是我喜欢这种味道,它的香味,浓烈中带着醇厚,诱惑中带着雅致,可攻可守,可进可退。便如一个魅惑的女子,亦清纯,亦性感,亦妩媚,亦妖娆,就那样不可忽视地讨人喜欢着。

原来,同是浓香,其中也有差别。

二、药香

那些药放在纸包里,各形各色的,我想像不出,这些零零碎碎的树皮草根怎么会治病。

就像我一直想不出,好好的人,怎么会就生病呢?而那些药片,那些药汁,极苦极难吃,却治了各种各样的病。

老爸在妈咪的指挥下熬药。一会儿浓浓的药味就弥漫开来,散落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就像一种无法回避的提醒,告诉你这屋子里有人生了病。

好像生病,就代表一种脆弱,一种无助,一种顾影自怜的伤感。很多事可以让别人代替,但是病不可以。病痛,那么难以置信的存在,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却可以生生地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刁阿蛮变成多愁多病的林妹妹。

这时候,横空出世的救世主便是药了。

以前从不觉得药味有多亲切,年纪渐大,吃的药越来越多,从不同的药里除了苦味还可以品出不同的味道。闻到药的味,居然也觉得香。

或许,药香就是有别于其它香气的香,让人从中看到希望。

三、墨香

那些字招摇在宣纸上,诗情画意的呼唤我。楷、行、隶、草,欧、颜、柳、赵。

或许因了老爸退休后重拾墨笔,我也越来越喜欢书法了。老爸的字是写得越来越洒脱。为了给我和二哥家写条幅,他也越写越勤快。在家闲的时间,老爸几乎都在习字。一进他的房间,就能闻到淡淡的墨香。

小的时候习字,一直很困惑,墨的味道,怎么会称之为香呢?它像极了几个月不洗的袜子,那味道,钻到人的鼻子里相当的难过,会令人无法呼吸。

而古人就用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写出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字,人称:墨宝。而关于这些的传说也很多,有笔冢,有洗砚池,有曲水流觞的风雅,有兰亭序的精华。

看多了老爸的习字,闻惯了墨的味道,从中居然也嗅出几分风雅的味道来,于是这墨,真的香了。从盛墨的瓶中,从研墨的砚中,从蘸墨的笔中,从运墨的笔势中,丝丝缕缕地飘出水墨丹青的香味,飘出中国古老文化的韵味。

也许,这墨香,真的是无关味道的。

四、体香

那些女子,风姿绰约地从身边走过,留下隐隐约约的香气,妩媚着这方天地。

瑞买的越南香水,似乎和香奈儿5号的味道有些相似。成熟女子的味道。瑞的老公说,这款香水是他给我选的。瑞说味道有点浓了,他说,我是以男人的标准选的,女人喷香水就是为了让男人闻的嘛!

而迪奥的真我香水,对于我来说,总是浓烈了些,一般不用它,用了老远就能闻到的香味。说它强烈而高雅,或许是有些道理的。最喜欢它的瓶身,迷人的线条,没有修饰。

最喜欢第五大道的味道,淡雅的花香,喷了些在手腕上,我从中闻出魅惑的味道来。简洁大方的瓶身线条,犹如干练优雅的都市白领,连背影都亭亭的那么自信。

闻香识女人。也许常用的香型真的能体现一个人的个性。而我对这些是没有研究的,只觉得,只要香不刺鼻,用在女子的身上都是充满了诱惑的。

有一首歌叫做《恋恋女人香》,歌中这么唱道:恋上你的美,恋上你的笑,恋上你的小脾气,还有女人香。可是我想,这里的女人香,却不一定是香水,是这个小女人的体香。

体香,本就是一个魅惑的词。这香,是带了身体的温度的,是温暖的,是亲昵的。和香水没有关系,它是一种鲜活的香,体现着生命的灵动。

诚然,幸福瞬间的味道,便是这女人香。

五、饭香

那些菜式,川、鲁、湘、粤,荤素都有,色香味俱全,看一眼都令人食指大动。

而我素来不喜欢油烟的味道,觉得烟火味太重,就如这世俗的人生。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家里不曾做饭,不做饭的家里,干净冷清,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

所以在那段时间里,吃饭也是凑和的,饿了便随便吃一口,不饿,也许一天也不吃什么。我自认不是个吃货,从来不会像闺蜜,哪里的面精好吃;哪里的米线够味;哪里的炖菜正宗;哪里的环境优雅,说起来头头是道,吃起来那也是绝不含糊。

后来开始洗手做羹汤。两个人一起洗菜、淘米,一起在厨房里聊聊趣事,话话家常,手机搜索着学不会做的菜式,渐渐把做饭也做成了一种柴米油盐的浪漫。

曾几何时,还在感叹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让我可以“心甘情愿地脱下华服,为他洗手做羹汤,烹制出专属的爱的味道。”现在,已经可以穿上围裙,“安然地在柴米油盐间步步莲花地游走。”民以食为天,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我忠诚地实践着了。

其实,我们总要承认,饭的香味,就是家最温暖的味道。

六、茶香

那些茶树,在雨露清风中在日月光华中被滋养着,在红尘中恣意萌发生长,却生出了红尘之外的香气。

茶,产自南方,长在山间,汲取山间灵气。十大名茶,西湖龙井、黄山毛峰等等,莫不都出自于山青水秀的地方。这些地方风光秀丽,气候温润,方能生长出香气馥郁、味道独特、健康保健的茶。

茶分红茶、绿茶、乌龙茶、白茶、黑茶,这分明都是颜色的分类,却用在茶的身上,色彩的转换之间,有了红尘之外的香气,也有了红尘之内的旖旎。

一个人品茗久了,自然能品出茶中丰富的况味,从茶叶质地到沏茶温度、水质,到浸泡时间,都攸关茶的香味。而茶具,也彰显一个人的品味。据说,泡绿茶首选水晶玻璃杯,一可观色,二可品形;红茶宜用紫砂壶,乌龙茶则最好用朱泥壶。

茶宜静饮。三四人对坐,轻斟慢泡,轻言细语,放一些悠远的古曲,若有人可亲自弹奏一曲古琴,就更妙了。茶叶在沸水中慢慢舒展,思绪在琴音中静静沉淀,时光在茶香中悄悄停驻。此刻,喧嚣的闹市与闲适的内心,只隔着一盏茶的距离。

一枚茶叶采摘下来,需经过揉捻、烘焙、紧压等诸多工艺处理后,方能成为可供人们冲泡的茶叶。茶的生命无异于经历一场凤凰涅槃,在淡淡清香中重获新生。饮茶时我们不会“冷水泡茶慢慢浓”,还须用沸水冲茶,用沸水冲沏的茶,在一次又一次的冲沏下,茶叶不停翻滚沉浮,不断舒展,终于如云霞般绽放,我们才能品尝到回味无穷的四时茶韵。

确实,茶需静品,用心品味,才会从唇齿间草木清新的香气中,品出生命中的脉脉清香。

七、酒香

那些酒意,在历史故事名人传说的佐证下,勃发的愈加豪情万丈。人生难得几回醉,不醉一回也不对。

北方人好酒。也许因为北方是苦寒之地,需酒来御寒;也许是因为北方人性格豪迈,需酒来印证。酒品鉴人品。在酒桌上,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人最受欢迎;若喝酒偷奸取巧耍滑头,必被人看低,甚至让人质疑他的做人。然而再烈的酒,喝的也不过是一场悲欢离合的红尘心事。

离合聚散一杯酒,雪月风花几句诗。

古人把酒喝出了万般境界。君不闻,李白有举杯邀明月的雅兴,苏轼有把酒问青天的胸怀。欧阳修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豪迈,曹操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苍凉。杜甫有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潇洒。陶渊明有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的超然。白居易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真挚。

酒中可以品风月,酒中可以壮豪情,酒中可以诉衷肠,酒中可以慰离人。而喝的是什么酒,往往被人忽略了。在一场酒席中,酒香是情义的锦上添花,而情义则是酒香的雪中送炭。要喝一场没有情义只有功利的酒,那会多么令人厌倦,估计很快就会“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酒需热闹。一个人的酒,饮出来皆是寂寞。纵是李白吟唱的也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冷落。若热闹了便是另一种境界:“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五花马,千斤裘,呼儿将出唤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还有一种浪漫的喝法:“将月光装在酒壶里,用文火温来一起喝。”想想便觉得有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香气。

可能,喝酒的最高境界便是,前尘往事成云烟,不问浮名,尽情来浅斟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