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赋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蚊赋非赋,赋这种文裁我可写不出来,我坦诚自己没那个能耐,也没那个本事。题目中的赋,非诗词歌赋的赋,而是作为天授予的命运讲,那意思就是鲜明了,即蚊子的天命。

我记得以前好像写过关于一篇蚊子的文章,是什么题目就记不住了,时间太久,我又太老,以致忘却了。不过那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我并没有忘,大致是讲我对蚊子的厌恶,同时又不乏对它的敬佩。

说来也可笑,凡是我厌恶的,都是值得我敬佩的。被激怒却又对其无可奈何,这种感觉始终萦绕心间,又怎能不令我心生敬佩呢?

入夏,顿觉天旋地转,脑子根本就不够用,整天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的。不止脑子,还有身体,仿佛被灌了铅块,使得本来就缓慢的身躯和迟缓的脑筋变得愈发缓慢和迟缓了。不消说,定是热的缘故。

与我形成鲜明对比的毫无疑问是蚊子,这东西最喜欢的就是夏天,最好是潮湿的夏天。

在前些天,北京不曾降雨,天空之上,不是灰色的雾霾就是湛蓝的晴朗,它们尚且不敢造次,全都龟缩在肮脏的角落,或草丛间,或水沟里,或地下的排污处。一旦降雨,天空之上不时闪过的电,不时轰鸣的雷,简直就是在为蚊子们的闪亮登场宣传造势。

结果,头天的雨戛然而止,蚊子们就开始了它们的踊跃和疯狂。久违的安静与消沉,总算是过去了,那份突如其来的,只属于蚊子的躁动,令人不寒而栗。一块石子射向茂密的草丛,在发出一声脆响之后,你定睛观瞧,会发现草丛之上瞬间腾起一层浓重的黑影,密密麻麻,那可不是灰,而是数以千计、万计,甚至十万计、百万计的蚊子。那恢弘的场面,见过一次,永生难忘。气势磅礴如排山倒海般的蚊子大军须臾间便集结完成,仿佛在向全世界宣告,这个世界,有它们的立足之地,谁若不服,就地歼灭!

我不知道别人服不服,反正我是服了。看似无比羸弱渺小的蚊子,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羸弱渺小,起码它们的无畏无惧,见血嗜血的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因为我深受其害。

白班倒还好说,天气虽然热些,却不曾遭受蚊子的骚扰与迫害。午班就不行了,晚上六点刚过,务必得把门岗室里的灯亮起来,然后呢,关上门窗开空调?冻得不行。打开门窗吹夜风?正中蚊子的下怀。

有一次我在聚精会神用手机上的文字编辑软件写文章时,突然感觉左手食指与中指的指缝中间猛地一痛。我忙定睛观瞧,但见一只小拇指指甲大小的蚊子正舒舒服服地趴在那儿,极尽享受地吸吮着我体内的血液。

我很惊讶,打字的时候手是要动弹的,可我万万没想到,即便是在动弹的情况下,还是未能逃脱它的魔爪。可能它是饿急眼了,就跟我们三四天没吃饭是一个道理,什么煎炒烹炸的,哪怕面前放着的是一个活物,是活生生的生肉,也照吃不误。

我实在是忍不了这么一个小小不言的蚊子凌驾于我之上,分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嘛。我也没客气,毕竟它只是个蚊子,取它性命是不必顾及法律法规的。我左手不动,右手拇指和食指摆出夹子状,迅速捏住它,稍一用力,它便死翘翘了。它虽然死了,但却溅了我右手拇指和食指最上面的指节上好多血迹,毫无疑问,这都是被它喝进肚子里的,原本属于我体内的血。

这是我亲眼看到的,还有我看不到的呢,它们不晓得喝了我多少血,让我的身体上肿了有多少个小红包。我也很是奇怪,为什么我这么招蚊子呢?难不成跟我从小就喜欢吃甜食有关?它们这帮玩意的嗅觉竟如此之灵敏,隔着我的皮肤,就能够很清楚地嗅到我血管里流淌的血液是甜如蜜的?真若是这样,我对蚊子的敬佩竟又多了一分。

在我的记忆里,蚊子是非常灵敏、迅捷的,我很难在不倚靠外物的情况下弄死它。然而当这一次吸血事件发生之后,我对蚊子的看法已然发生了改变,它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灵敏、迅捷的,起码在吃饭的时候,它跟人类一样,防范之心很弱,真的很弱。

另外,据我观察,除了在吃饭的时候蚊子可谓毫无防范之心,白天的时候,蚊子也没什么防范之心。我喜欢洗澡,无论春夏秋冬,每天都会洗,而且还都是早上洗澡。每天早上我到厕所脱衣服准备洗澡,总能看到两三只蚊子就跟我们在海边度假似的,懒洋洋地趴在白色的墙砖上,一动也不动。我知道蚊子喜欢潮湿的环境,那么说到潮湿,再没有比厕所更潮湿的地方了。

今天早上,它们似乎刚刚睡醒的迷迷糊糊,它们似乎沉醉美景的悠闲惬意,正是我报仇雪恨的大好时机啊,我莫名其妙地挨了这么多口,损失了这么多血,总要让它们血债血偿才是,我哪里管得了是它们种族里的谁谁谁得罪了我,索性,逮谁灭谁便是了。

它们还真像我说的那样,白天和晚上简直是两种状态,晚上精明能干,白天傻了吧唧。我轻轻一按,一个生命结束了,我再一按,又一个生命结束了。短短两三分钟里,我不费吹灰之力按死了四五只蚊子,总算有了大仇得报的满足感和充实感,洗起澡来也畅快无比,边洗还边胡思乱想嘞,把自己想成上帝,能够主宰世间万物的生死。

要说蚊子的栖息之所,用简陋寒酸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份,同时也离不开人类的极力帮衬。当我用冷水冲了会儿发热的脑袋,而后再擦拭干爽,坐在马桶上抽根烟,细细想之,才偶有觉察。

人离不开水,有水必然潮湿,潮湿就会滋生蚊子;人需要绿化周遭的生存环境,绿化即意味着花草树木的繁盛蓊郁,蚊子恰恰也喜欢待在繁盛蓊郁的阴翳里;人讨厌垃圾,但与此同时又是造就垃圾的本源。不凑巧的是,蚊子非常喜欢生活在垃圾里,嗡嗡如雀跃般。

由此可见,我们的生活似乎与蚊子形影不离,除了严冬,因为蚊子没有御寒的手段,只能规避,静待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