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事不等闲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22

《扁鹊见蔡桓公》讲了战国神医扁鹊三劝蔡桓公治病,均遭拒绝,最后变成不治之症的故事。老师层层剖析扁鹊这位医术高超,医德高尚,聪明避祸的古代神医;蔡桓公的骄横自信,讳疾忌医,最终送命,揭示了及时医过,防微杜渐的道理。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这些学过这篇文章的人,嘲笑两千四百多年前的蔡桓公的自信、愚蠢的同时,又有多少人没再犯他的愚蠢错误?

2009年夏,我小腿生疙瘩,红红的疙瘩帽尖尖的有点像稻花(一种被人当成鸡纵的菌子),擦了几种软膏,都是消了又起,很有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味道。在山村,身上起点疙瘩,谁都不会当回事。一般就是买药擦擦,不会想到要去大医院检查。农村人去大医院,是得了大病、重病的无奈选择,住院更是无奈中的无奈。即使吃公家饭的人,一般也不会想到身上起疙瘩要去大医院住院治疗。自己开不出口,领导难得批假。

当时,我也就按时正常完成每天的教学任务,直到两三个月后,学校放假了。回老家,才顺道问诊妻子的名叫李倚的同学。这位李医生看后,说:“你这不是一般疙瘩,赶快到大医院住院治疗,不然引起慢性肾炎,难治得很呀!”我一听说要到大医院住院,想到的就是大笔钱。可当时,家中只有几百块钱,怎么进大医院?没钱哪住得了院。身上也没什么特别不舒服,也就没当回事。

与母亲上山挖玉米,挖不了几分钟,就疲乏无力,这在过去都没有过的,四十还不到的人,也不是年老力衰之时。母亲见了,也没引起注意,后来从妻子口中得知,母亲以为我是变懒了,从心思上不想干农村体力活了。

一位患了肾炎的朋友,看了我腿上的疙瘩,肯定地判断说:“你这是慢性肾炎了,等过段时间,我们一起到湖南去住院,我已经去了一次,效果还不错,去的时候,我喊你。”深秋之后,我腿脚上的疙瘩起了消,消了起,几次之后,居然好了。这位朋友约我到两三千里外的湖南住院时,我很自信地告诉他,“我已经好了,不需要去治疗了,祝你早日治好归来。”尽管朋友对我的已经好了(健康),表示怀疑。但我仍没筹资与他去检查住院。

那位李医生劝我去大医院住院,我没有去,没钱不是主要的,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家中没有寨中求,自己没钱,可以向亲友邻里借嘛!这毕竟是救命急用。主要还是扁鹊见蔡桓公时,蔡桓公那种没病的自信;同时平时听了太多大医院坑病人,把没病的人当成病人来治的事。心理对大医院有了先入为主的排斥。这位李医生是开私人诊所的,从自身利益出发,他完全可以像很多医生那样,胡乱卖一抱抱药给我,吃的擦的等等,但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劝我到大医院住院治疗,也没推荐哪家大医院,我去住院治好了病,他也没半点好处,他的建议完全可以认真考虑。但我与妻子谁也没把他的好心当一回事。

朋友邀我去住院时,我若不过分自信,不心存侥幸,自认为疙瘩好了,就没事了。与他同去治疗,也许我后来住院、在家吃药、检查等的日子要少得多,也轻松得多,但是我没有。

2010年5月17日,因为鼻孔突然流血一个小时才止住,我才到镇卫生院检查,医生说:“你可能有慢性肾炎,到大医院查查。”此后,因为鼻血实在流得厉害,跑曲靖跑兴义几家地州大医院,也就顾不了检查慢性肾炎了。前后跑了曲靖两家大医院,兴义一家大医院两次,最后一次才在兴义止住了鼻血,就为这一止花了三千多元钱,二十四天时间。

学校放假后,我才把心思放在检查慢性肾炎上。先到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然后,回来等床位做手术,手术半个月出院,在家每天大把大把吃药,吃了几个月,病情不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换一家医院吃中药,两个月仍不见效。这才想到请假再次寻找医院住院治疗。一找就找到了湖南株洲,又是住院吊针、吃药(中药、西药),有所好转,但总不见脱根,稍不注意就复发了。四年来,我每天汤药、颗药不断,花费了大量的金钱不说,工作不能正常工作,自己想做的事不能做,每天的生活主题除了吃药还是吃药,弄得自己非常难受的同时,也拖累家人受罪,年过古稀的父母担心。

六年来的治病历程,让我明白:健康之事不等闲,有些病看着没问题,不是真没问题;有的人看着健康,不是就真正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