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猴儿上树找零食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13

“ 爱护大自然,才会有馈赠。 ”

童年时,我是父母眼中的馋嘴猫,哦不!应该是一只瞪着饥渴目光四处觅食的饿狼。那个忍饥挨饿的年代食物最短缺,粮食和各种副食品都靠定量供应,不要说吃零食,只要裤带收紧不觉得饥饿,就算幸福指数达标了。每年只有春节和端午节才能敞开肚子享受美餐和少得可怜的零食。

家里找不出零食,学校门口偶尔遇到卖盐瓜子、麻糖和爆米花的小贩,我只能咽着长长的口水隔远观望,因为衣兜里阴风惨惨,摸不出一分零用钱。

城里的各种零食小摊看不到希望,我和同样饥渴的小伙伴们不能坐以待毙,大家把目标瞄准了城区周围的山野。

十一二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和跳皮捣蛋的年龄,我和林子、岗子三只饿狼臭味相投,我们周末经常相约去山野寻找解馋的零食。

春天的山野很难找到可口的零食,我们三只饿狼可不死心,弹弓打不着树林歇飞的鸟,我们就四处寻找鸟窝。树上看得见的鸟窝都被我们掏空,掏到的鸟蛋大家瓜分,各自带回家丢锅里一煮,既好吃又解馋。吃不完的熟鸟蛋装进书包,课间时拿出来炫耀,再和手里有麻糖、爆米花等零食的同学交换。

但好日子和好运气不会总降临到我们仨的头上,有一次上树掏鸟窝,林子掏出来一条小手腕粗的黑花蛇,当场从树上一头栽下来。黑花蛇咬伤了林子的手背后梭走了。林子已经被吓傻,我和岗子交换着背他回家,林子的父母知道后急忙送他去找专医蛇咬伤的医生。伤口敷了蛇药终于保住了小命,我们仨再不敢轻易爬树掏鸟窝。

夏季,满山遍野的野果子是大自然的馈赠,更是我们的零食乐园。各种五颜六色的刺泡、刺梨、杨梅、沙糖果和猕猴桃等野生果子酸甜可口,百吃不厌。

吃饱解馋了,我们又摘一些带回学校和同学交换其他零食。但有一次我们仨同时上树摘沙糖果,树子“咔吱”一声断裂,我们掉进了树后的水田,转眼间变成了三个泥猴儿,惹得许多路人讥笑。

秋收时节,山野的零食最多,我们三只野狼的胃口越吃越大,开始挑精选肥。一般的野果子已经勾不起我们的味蕾,山上的野生板栗和松子才是大家的目标,于是我们各自带上竹篮和剪刀上山了。

经过半天的辛苦劳作,大家的衣服被树枝和木刺扯破,被板栗刺划出一条条血痕的双手又被松子果皮染黑,但看到竹篮里一颗颗亮晶晶的松子和板栗子,我们三只爬树的泥猴会心地笑了。

天擦黑,我们跟着太阳一起下山,丰收的喜悦和欢笑激荡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晚上和家人分享松子和煮熟或炒熟的板粟子,那野香味在家里的笑声中久久不肯消散。

上学时,我带着劳动果实和同学们的零食发生易物交换,又尝到了各种不同零食的滋味。

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我们三只上树的泥猴惹上了马蜂窝,被树上的马蜂叮得遍体鳞伤,板栗和松子没有摘到多少,变成了落荒而逃的三只野狼。家长带我们到医院看医生,打针吃药一周后,肿圆的头脸才慢慢恢复原形,眯成一条缝隙的双眼才慢慢睁开。

家长吓唬我们,说我们得罪了山神,下次可能会被野猪或熊瞎子吃掉,不准我们再上山摘野果。

冬天山野一派萧条,尤其是冰天雪地之时,我的零食断炊了。怎么办?三个泥猴一碰头,大家好了伤疤忘了痛,又上山爬树找松鼠洞。

可别说,还跟林子和岗子预计的一个样,松鼠洞里找到了松子和板栗子,我们的零食又不愁了。

现在回想起来,因为大自然的无偿馈赠,我过了一个快活而有滋味的童年。我们应该保护大自然,爱护大家的地球家园,才会有纯天然无污染的各种美味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