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说,千万别离婚,生个儿子就好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6

“ 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辞。 ”

前两年,有幅漫画在网络上流传很广。一个孩子考试没考好,他爸按着他打,而孩子的爷爷又在后面打孩子的爸爸,旁白说:“不是说过很多次,不能打孩子吗?”

看完以后,不禁莞尔。就是爷爷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他的儿子才会对小孙孙拳脚相加吧!

在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强迫性重复”,是弗洛伊德老先生提出的概念。

记得小时候,经常在爸爸妈妈的争吵声中惊醒,听他们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开始、经过与结束。

“我错了,咱就不该结婚。”

“你哪会有错,要错也是我错,我眼瞎了才认识你!”

然后越吵越凶,最后爸爸控制不住滔天的怒火,开始打妈妈,最后往往以妈妈的哭声结束。

我真替他们着急,既然都知道错了,那就改正呗,再吵再打还有啥意思?

于是我就跟妈妈说:“咱走吧,不在他家了!”

当然,换来的只是妈妈的沉默,还有爸爸对我的拳打脚踢。他认为我这个小兔崽子要造反了。

爸爸性格暴躁,没什么文化,又大男子主义,动不动就以拳头说话;妈妈性格温和,与人为善,为人处世大方讲理,亲戚邻居没有不夸她的,可爸爸为啥还总打她?用大家的话说,真的是好人没好命吗?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年都没找到答案。

等我结婚以后,竟然也遭遇了家暴,我更加想不通了,为什么我的命跟妈妈一样,也这么苦呢?

我不停地看书,做心理咨询,想知道到底这都是为什么,该怎样跳出这可怕的怪圈呢?

很久以后我终于明白,我们每个人都在无意识地重复父母的生活,不管痛苦的,还是幸福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感受到自己跟父母的家庭还有很强的链接。

妈妈喜欢给我们讲姥姥的故事,她说姥姥小时候家乡发大水,一家人是逃荒过来的,姥姥四五岁就被送到姥爷家当童养媳,总算捡了条活命。

但是姥姥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婆婆脾气很不好,对姥姥非打即骂。姥姥经常踩着小板凳和面、擀面条,还要学习纺花、织布、做鞋子。一点做不好,就会引来一顿毒打。

姥爷并不心疼姥姥,有次姥姥纳的鞋底针脚不太匀,他就夺过去,直接拿刀给剁断了。可姥姥并不抱怨,她总觉得能活下来已是不容易了,根本就没想过反抗。

我印象中姥爷一直是很慈祥的,总与妈妈描述的形象对不上,所以我只知道我婚姻的不幸可能与爸爸妈妈不和有关,却并没有把妈妈的不幸与她的原生家庭联系起来。

后来,又听妈妈说起的时候,我像忽然间顿悟了一样,终于明白了妈妈不幸婚姻的根源,其实来自姥爷对姥姥的家暴。她有一个暴力倾向的父亲,就不自觉地吸引来一个暴力的丈夫,无意中重复了她父母的感情生活。

姥姥是认命的,可妈妈就很不甘心。堂堂的六十年代的高中生,又在供销社工作,吃国家的商品粮,动不动被家暴,这是一件令她非常难以忍受的事情。于是他们就开始了旷日持久的离婚大战,当然,我就成为爸爸各种不愿离婚的借口。

小时候,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跟表哥表姐还有他们村的小朋友一起玩;最怕的就是听人家说我爸爸去找我。记得有一个冬天,下了很厚的大雪,也许快过年了,我和妈妈还住在姥姥家。

和往常一样,我跟一群小伙伴在外面打雪仗,玩累了我就爬上柴禾垛挖雪吃。我刚刚爬上去,正要伸手抓雪的时候,忽然听见小伙伴一起大喊:“快下来,你爸来了!”

我心里一慌,脚下就踩滑了,骨碌碌从柴禾垛上滚下来。表姐表哥拉起我就往家跑,爸爸在后面边追边喊我名字。我吓得腿都软了,最后被表哥表姐架着跑到了一个小伙伴家里,脱了鞋子盖到被窝里蒙起头来。

后来爸爸去找我,那群忠实的小伙伴和表哥表姐一起拦着,死活不让他进去,最后爸爸还是没有见到我。

只是,爸爸并不死心,后来又找了好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去姥姥家,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我不记得。只知道姥爷在没人的时候,拉着妈妈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吓吓他就中了,千万别离婚,再生个儿子就好了!”

妈妈眼泪汪汪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娘家如果不支持离婚,她是万万不敢自己作主的。

后来,我终于有了弟弟,可是妈妈的命并没有如姥爷所预料的那样“变好”,反而因此丢了工作,再也没有了退路,就这样与爸爸纠结了一辈子,抗争了一辈子,结果还是抗争无效。

想明白了这些,当我的婚姻陷入泥淖的时候,我是坚决要放弃的。想不到的是,妈妈竟然也无条件地支持我的决定。我想,她一定是在她无望的婚姻中受够了,无力挣脱,只好用支持我的方式来了却她的一个心愿吧!

没有谁的原生家庭是完美的,这样说也并非鼓动大家婚姻凡有不如意都要去离婚。我最想表达的是,原生家庭的心理机制是如何持续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运作的。所谓“书香门第”,所谓“中医世家”,都是对家族好的方面的传承,而家族的创伤也一样会像魔咒一样影响我们的人生。

只有意识到并努力打破原生家庭的魔咒,我们的人生才能由自己掌控,而不致陷入强迫性重复的恶性循环中去。

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辞。你认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