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六月的这种花,令人心喜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7

“ 清丽袅娜,香气四溢。 ”

前几天傍晚时分,忙碌完工作后在院门口清理园子。

这是开始山居生活后我形成的一个习惯,对着电脑时间太多,眼睛酸涩、腰肌颈疼痛,最好能够让全身肌肉都松懈下来。做适度农活是极佳消遣。

拔草时邻居阿姨刚好路过,打完招呼后指着园圃中新开的花问道:“这是什么?”

“百合。”我回答到。

她点点头,又先后问了我一些其他的植物,多是花苗,住宿绣球、菊花、大丽花、栀子和茉莉。

对于半生都奉献给土地的她而言,对很多花苗都深感陌生,但各种菜苗早就烂熟于心。

她认出墙角处的瓜苗,说:“是丝瓜吧?”

我挽着袖口,有些摸不准,当时撒种子的时候。应该是将丝瓜沿着墙根种下,而苦瓜和秋葵则按排播种。

“应该是丝瓜。”说完后又闲聊几句后各自散去。

余晖让世间万物都显得温润,让那两株盛放的百合愈发显得清丽纯粹。

手中捏着杂草,我起身看着如今逐渐被填满的花圃顿生自豪感。想起去年冬天时,厚厚积雪覆盖住整个地表,才种下的茶花显得形单影只。那时候,我其实很难想象到有朝一日它们会变得如此茂盛。

春风刚吹拂大地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在网络上购置花种和花苗。百合是三月买回来种下的,彼时只有比白色洋葱还小的根,有些发干,长势并不算好。

但没想到过了一些日子,嫩绿的芽便破土而出。我想因养花而等待过的人,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欣喜。

芽一出来问题便不大了,按照天气和湿热程度,记得给苗浇水。在日复一日的坚持下,它拔高、长大,显得更加亭亭玉立。百合的身形与其他花不同,高大挺拔,没有横生的枝蔓,只一股脑地往更高处生长。因为姿态过于袅娜,被不少前来的朋友问起。

“是百合吧,长得真好。”

“我上次来的时候是花苞,现在怎么还不开?”

我看着那鼓大的花苞也满是疑惑,不知它究竟在等什么。

前几天一场雨水浩浩汤汤地来临,整个村子都蒙在雨幕之中。天色阴沉,雨水砸出清脆声响。我索性就窝在屋子里看书、工作。

直到先生出门办事后回来说道:“快出来看,花开了。”

我一听,自然欣喜若狂。

冒着雨水出院门,果然看见它绽放出了花朵。黄色花瓣上有雨水滚落,灿烂得仿佛点亮了晦暗天色,中间的咖色花蕊则颜色低调,如此相称和谐。

我凑近一闻,只有淡淡的香气。或许是被雨水冲洗走的大部分,随之飘散到了世界的其他角落。

原来这花,一直在等一场雨啊。

见到百合最多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实习,一些人探望患者时多带着百合、洋桔梗、康乃馨、满天星等组成的花束。其他花朵清淡,唯有百合香气馥郁,能把整间屋子都弄得如置花园。

但那时我一直不喜欢它,因为气味过于浓厚,再加上医院中特有的消毒水、封闭的饭菜香气,以及不知如何形容的疼痛之气息。

直到自己种植的时候才知道,它其实应当不仅是病房中的摆设,因为那种芬芳清丽的美,可以照亮整个园圃,乃至山林溪涧。

这种美,也可以美在天然。

写在本篇最后:

远离城市的生活,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趣。有山有水,晴耕雨读,手作陶艺。我只想几度清溪,寻找属于自己的桃花源。如果你也喜欢这种清淡生活,欢迎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