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桶金:暴风雨来临时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8

“ 暴风雨中,永生难忘的回忆和感动 ”

自从我和小雪“投其所好”之后,越来越多的孩子对我们敞开了心扉,课堂也越来越好管理,上起课来很是轻松。所以,我还是很喜欢和孩子们打交道的,即便和他们相处需要磨合一段时间,磨合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小麻烦,但只要你真诚对待他们,很快,你就会受到他们真诚以待。

这天下午,我正在自己自以为灵动的课堂上自我陶醉,付校长急匆匆走了进来,我们早已习惯了他的突然造访,只是以往他从不打断课堂,今天的他,略有些不同,刚踏进教室门还没站定便开始发话了:“二位老师,快些回家,傍黑有雨。”单看付校长的表情语气,似乎有种地震要来的势头。

“校长,看样子雨不会那么快来,我们放学再走吧!”我朝外看了看,虽已是下午三点多,但依旧万里晴空,空气热得像个蒸笼,再说了,天气预报说的是晚上有暴雨,对付校长的话,我不以为然。

“校长,还没到放学时间呢!”

“还有两节课呢。”

学生也开始插话了,竟然有学生主动要求上完今天的课,我深深地为之感动。

“莫要瞎起哄,难不成你们要让二位老师淋雨回家?”付校长很是严肃,全班同学不敢吱声了,“你们叫上初中部的流星老师,快快回家,剩下的交给我。”付校长对我们一挥手,自己走上了讲台。

我和小雪只好听了付校长的安排,收拾东西,踏上电车,顺道去了初中部,彼时的流星正在上物理课,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一米八三的身高,长得又像极了黄晓明,讲起课来有声有色,在辅导班初中部的小瓦房里,闪着智慧的光芒,过去的十九年来,我是真没见过如此有魅力的老师。

虽说学生极不愿流星老师走,但他不得不把课堂交给了英语李老师,我们仨便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山上的核桃树结出了绿色的果实,山下的茶田一层一层错落下去很是好看。走了十几里蜿蜒的山路,我们一路向西,路两旁的杨树拉下长长的影子,为我们挡住嚣张的太阳洒下的刺眼的光,虽说依旧很热,但看着眼前的风景,实在惬意得很。

“一点都没有要下雨的意思嘛!”小雪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起码这会儿没雨可下。”话还没说完,我的脸被雨滴狠狠地打了一下。

几秒钟,雨滴啪啪地打向地面,几分钟,雨滴串成了雨帘,再过几分钟,雨帘变成了瀑布。猝不及防的我们无处可逃,只好淋着雨继续骑行,只盼着快些走完剩下的二十里路。雨越下越大,小雪的电车出了故障无法前行,我们三人也只好停下来,在唯一的一把伞下抱团躲雨,等雨小一点再继续前行。半个小时过去,雨却没有一点儿要停的意思,滂沱大雨下,空旷的田间,这把小伞下的我们尤为显眼。

绝望与惊恐中,一辆车停在了我们面前:“上来吧!我是王昊轩的爸爸,孩子说放学的时候你们也刚回家,我和孩子妈不放心来看看!”大胖的妈妈也一同来了, 夫妻俩帮我们把电动车抬到车的后斗里,浑身湿透的我们三人上了车。

送我们回到家,大雨依旧没有要停的意思,我们三人的家长都争着留大胖爸妈吃饭,两人都一一拒绝了,那时的大胖妈,依旧黝黑、肥胖,但早已没了初次见面时的敌意,笑起来反而更像一个最最质朴的农民,质朴到就像这脚下的黄土地,让人觉得很是亲切。

回想那天,暴风雨中来临的时刻,付校长的坚持、大胖爸妈的帮助、我和小雪流星雨中的互相支撑,带给我的是永生难忘的回忆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