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无生趣的世界在你走后的22年,还是了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8

“ 我也想“你好啊 !李银河" ”

第一次看王小波时还在上学,那本《沉默的大多数》让我爱不释手,觉得幽默风趣。自己在班刊上也开始学他的语气调侃一切能调侃的人,班长,学习委员,班花,班主任,不因为他的高度而避讳,任何人都可以是王小波笔下的发泄对象,我也学过专门跟厉害的角色斗!        

这是我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文字是自己心里流淌出来的,不受外界任何因素约束。我一直以为王小波的文字是性灵文字,干净卫生无污染。    

后来我再看他的金银铜三部曲,觉得他写的太放荡不羁了,或者就是荒诞派。毫无拘束的自由自在,天上地下,当代古代,这种自由让我一开始接受不了,因为文字一点不优美。我那时喜欢诗歌,散文,喜欢风花雪月,骈文才有意思。      

可我渐渐看多了“王二”的种种故事,就觉得王小波三部曲太他妈的实在了,实在好看。      

王小波出生在北京部队大院,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可王小波偏偏挑战了这些官僚,他有与生俱来的理科生的逻辑思维,也许这是我觉得他文字不优美的原因,可现实里文字优美于事实何干,只要道理说的透彻明白就好。        

王小波在古今中外的语境里尝试各种挑战,反对权威,反对装逼,反对高大上,只要真实,有趣,自由。        

这跟他的父亲被批判和后来较早接受西方的自由民主有关。在批判这些问题的路上王小波不是第一人,鲁迅走的更早,也写的更多。只是王小波大实话的故事让人更觉得好玩,有趣,真实!        

1997年的春天,王小波突发心脏病去世了,那时候作为妻子的李银河已经在性学研究上卓有成就。许多学术的东西却是以讲故事的方式开头,我一看就知道有王小波的风格,幽默诙谐,自由毫无约束。        

现在很多人看王小波的书总是提到他和李银河的爱情。事实也确实是毫无掩饰的真爱,相约不要孩子,本来对方就那么有趣了,不需要孩子来约束。这真是实实在在的情话,妥妥当当的情事。      

王小波走了以后,李银河再没有改嫁,跟着一个大姐姐样的保姆相扶相伴,李银河也说到自己对保姆的感情像是“恋爱了”。或许,王小波给了她充盈的爱,让她再无能力去爱除了他以外的一个异性了吧?        

现在看来他们是最早的丁克族,也是深得现在大多数年轻人的信任和追捧。或许对自由的追求永远都不会淘汰吧?而对爱的执着更是许多人兜兜转转心不死的表现呢?王小波就爱的直接,热烈,不带任何条件的约束,让文才相貌都俱佳的李银河坠入“王二的世界”。我们也就看到那些妙语连珠天马行空的情话了。        

 

每次读王小波,都被他奇思妙想的思路折服,也被他幽默风趣的风格吸引,他还兼具睿智理性的分析判断。这让我又看到当下的种种“装”和“作”,这都是王小波笔下调侃的笑料。把假大空的面具揭掉,让人看到真实的原来,是王小波努力的方向。      

再看王小波时,总能想起王朔,同样的北京大院里长大。只是王朔的勇敢与挑战,却有很深的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模样,他的婚姻也离离合合的坎坷。那王小波就截然不同了,因为实在,冷静理智,他们完全是甜到发齁的爱情,也是当下恋人们心向往之的榜样。      

因为实在,我喜欢上了王小波,因为已成年,我看了很多关于李银河的书。因为他们的真爱,我不想委屈自己,我也想“你好啊 !李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