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结婚十一年后才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9

“ 这女人,真是没什么美好生活的追求! ”

两千年9月份,我调入了一所县直高中工作,离开了为之奋斗了七年的乡镇初中。那七年是我最具工作热情的七年,倾注了我所有的“革命情感”,成长与收获亦是颇多。若不是为了那点“活命”的工资,我想我会终老于此。因为县直高中是县财政发工资,能足额发放且不拖欠。调入高中后,我的工资迅速恢复到了八百多。就在当年,我的中级职称也评审下来,工资涨到一千一百多,比在乡镇翻了一番。我们的经济困难得以缓解,盘旋头顶近一年的愁云随之消散。

高中是“周扒皮式”的管理,各种“奉献”道德理念的洗脑,让人疲惫招架。当时,他们提出的口号是“最穷的县办最好的教育”(这不特码的扯么!),四个星期休息两天,晚上所有老师坐班到十点,特别是班主任更是披星戴月。这对家在学校的老师来说还能应付,但对如我一般家在“异地”的同仁就是有家难回的境地,中间要想回家一趟,还会被“工头们”各种奚落和盘问。

随着工作的调动,我们又把家搬到了县城里,两地距离也只有十几里路,租住的是“城中村”的三间民房,期间都是妻“一把手”地操办,直到一个星期后,我才千回百转地找到“新家”。

到家后凄凉顿生!这哪是家呀?!房子不知是东家哪辈子遗传下来的,是那种旧时代的土坯墙,房子的木梁和顶棚黢黑黢黑的,连在我老家也是已不多见,低矮、黑暗、潮湿,更主要的是房东在老房子前面盖起了两层的楼房,只能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才能斜射进来点灿烂阳光。

满怀欣喜地回到家却是这般景象,失落涌上心头,不满刻在了脸上。妻嘻皮笑脸地说这三间比原来的一间半大多了,儿子都可以玩侧滚翻、滚铁环、打“打不改”(陀螺),冬暖夏凉不说,三间月租才四十元,便宜得让人都不好意思!妻还说东屋那才一间,夏天西晒日头,热死个人,人家东北的一家三口不也一样能住。这女人,真是没什么美好生活的追求,不思进取!她还说这就是个过渡,等她爹娘搬走了,我们就去住她爹妈的房子。我里个娘诶,这女人可真够心大!不知道的得以为她是个二百五。

妻倒一脸的满足,我却是满目的惆怅。暗下心来要在县城里买套自家安身立命的住所。

进入冬季的时候,传来一个好消息,教育局统计需要在县城买房的名单,说是要统一建一处教育小区,计划都审批下来了。我大喜过望,第一个就报了名登了记,还和妻策划着怎么筹资怎么贷款的事。购房名单报上去后,我们就静下心来工作,静待着“花开的日子”。可这一等两等的就让我们这些“孤魂野鬼”盼星星盼月亮地盼了两年:本“故事”纯属虚构。这特么也忒玩人了!无奈胳膊拧不过大腿。

期间,我们在三间土坯房里住到第二年春天,在我的坚持下,后来又租住到一家四间房的农院,再到后来,我们又在妻的爹妈家住了近半年,直到06年搬进现在所住的商业小区。我们这从结婚到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十一年间,前前后后共搬了五次家。人说搬家三年穷,直到稳定的住下来,我们的日子才开始有所好转。

后来,妻说结婚十一年了才有了自己的家,也算给她当初选择和我结婚有了个交待。

未完再续

PS:"活在18线"展现远离北上广18线居民的生活与生存。感谢关注本主题和井里看天的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