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西:你们笔下的亲情,是我生命中无法消除的伤痛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3

“ 亲情,一地鸡毛,然而…… ”

如果把我三十七年的生命分成两个区域,我可以用句俗滥的比喻来概括这两个区域,一个是火焰,一个是海水。

明亮、温暖,一路热情的是火焰,那可以理解为我的事业;而那暗潮涌动、冷彻入骨得甚至让人绝望的是海水,大体可以用来比喻我的亲情。

我最终还是听从了内心的召唤辞了职,去了大洋彼岸的商学院花费了十九个半月的时间读完了MBA。

我回国后告别了老板和老板娘夫妇,告别了那位给予我无限信任的供应商,告别了深圳,收拾简单的行囊,坐上了北上的飞机。

我成了一名北漂,我已经不害怕漂泊,不论是深圳广州上海还是北京,即使一个电话让我去非洲或者南美,我相信自己也有足够的勇气潇洒地甩甩头发打飞的而去也许读到这儿的朋友会笑我狂妄,但只有我自己才真正知道自己,我似乎在报复,在报复我那没有爹娘没有人可以依赖的童年,我就是觉得自己越能折腾,折腾得动静越大距离越远似乎这报复的快乐越强烈……

其实冷静下来自己也觉得好笑,报复给谁看呢?那个叫爹的男人早死了,一根鞋带子勒死得自己;那个叫娘的被人贩子拐来的女人早已跑了,跑得我想咬她骂她都想不起她的样子;至于那个曾经寄养过我三月两月的亲姑和亲叔,唉,不提也罢,一提就让我噩梦缠身心悸如刀绞……

我那亲爱的奶奶已经老了,自从我挣到第一笔钱起就每月每月给她老人家寄钱,我寄家去的钱早已被叔叔盖成了村人羡慕的大房子,以至于逢年逢节我给奶奶打电话的时候,我叔和我姑总会约好了似的围在奶奶身旁,软言软语地关怀着我,那话筒里传递过来的声音几乎能让我听得出他们笑容挤得言语全是皱纹的样子……

我没办法逃离他们,虽然一提他们漾在心头的全是童年的酸楚,但我知道,对我来说远在天边的奶奶必须依靠他们的赡养才能安度晚年我一直想着把奶奶接出北苑村,然后我才敢说自己剪断了与生命相连的那根脐带,可我现在,还没强大到把奶奶接到京城,只能,用源源不断的钱来让自己安心,让我的姑姑和叔叔快乐地伺候我奶奶。

是的,那是我杜若西的奶奶,她是我生命中唯一想喊“妈妈”的女人。

读完MBA后,先是在北京漂了两年,我的经历和自信帮助了我,在职场当中常常遇到贵人,在这点我,我真诚地感谢上天,甚至内心里隐隐地相信“天道补偿”的理论。

我遇到了爱情,我和男友拼了小命地挣扎来一套算不上大却也不算很小的房子,位置在三环的边缘。买了房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在京城好像有了根,然后我生了女儿。

对了,在我结婚的时候,姑姑和叔叔都要拖家带口来北京,她们说得理直气壮,说什么西西是杜家骄傲,受不得外人一点气,他们来代表娘家能给我巨大的面子……

我决绝地否定了他们的热情,最后只让姑家的表哥和叔家的小弟护送奶奶进京,也算没完全拂了他们的好意。

在婚礼上是不应该哭泣的,北京人似乎比中国其他所有的城市都更讲究这老理儿。

然而在我和老公拜谢公婆和奶奶的时候,我积压了三十一年的情绪完全没有预兆地爆发开来,我扑在奶奶怀里,握着奶奶枯瘦如松树皮的双手,泣在成声……

奶奶摸着我的头,像我小时候一样抹着眼泪,一个劲地叫着“西西,我那受苦了的小西西”,我的老公非常理解我,他完全知道我的故事,他陪我跪在奶奶身前,轻轻地拍打着我……

我一直想亲口喊奶奶一声“妈妈”,可我最终也没把那声喊出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喊在心里。

可令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那个被人贩子卖到北苑村生下我的女人竟然找到了我,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往事,絮叨着要帮我带我的女儿。

我绝对不会让她带我的女儿,她从来就没把我当作一天女儿!

有了房子后,老公和我回过两次北苑村,我们想接奶奶去北京,我给奶奶说:“奶奶,你养我的时候已经五十四,你哪怕拣烂菜叶子吃也要养活我这苦命的孙女,现在西西有家了,就让我来养活你,养你一辈子……”

奶奶一会笑一会哭,一会哭一会笑,但她坚决不跟我去京城,我知道她老人家不想拖累孙女,何况她认老理,有儿有女的怎么能靠孙女养活,我心里愿意可她心里拧不过自己。

叔叔和姑姑态度出奇一致,一致地坚决,坚决不让奶奶跟着我去北京,他们说我如果有孝心,逢年过节地问候奶奶,给奶奶寄点钱买点东西就是心意。

于是,顶着房贷压力拼命赚钱的杜若西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

“西西,我想去北京,看看外甥女儿……”那是那个叫娘的被拐卖的女人,不管我态度如何冰冷,也不管通话的过程中我如何嘶吼,隔三差五,这一年当中最少也得接四五次,直到我给她寄一笔钱,平安无事。

“西西,奶奶病了,没法和你打电话……”我当即表示回家,电话那边一大堆理由阻止,每一条理由都似乎为我着想,合情合理,最后往往是我寄过一笔钱,然后不久的某日奶奶回了我电话:“西西……我……没……事儿……我……”

在我想细问的时候,电话挂死。

奶奶眼看眼九十了,她不会摁手机,每次打电话都得需要叔叔或姑姑拔好号码,我才能和奶奶通上几句话儿。

直到某一天,在我和奶奶通话的过程中,无意听到了旁边有人呵斥奶奶的句子。

“你给她要钱,你孙女有本事,给她要钱,你孙子结婚,对方一开口就是二十万彩礼……”

(杜若西的故事结束,谢谢大家一路陪伴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