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1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他们离婚那年她九岁。小学接近毕业,她是家里的独生女,虽说不是娇生惯养却也是衣食无忧。

她是个女孩子,却总像男孩子那般顽皮,父母没有离婚前,小小年纪的她,逃学,离家出走,偷钱,深夜不回家,所有不该这个年龄干的事情她都做,皮孩子是她从小大人对她的印象。

那年夏天,她放学回家,看着家里满地的纸箱纸袋,不解的朝房屋里看去,爸爸正坐在一台崭新的电脑旁边眼也不眨的盯着屏幕,手里拨弄这键盘和鼠标。

看见她回来,父亲突然欣喜的笑道,“过来,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 她走到母亲面前,看着母亲精心帮她组插好的小滑板车,咯咯的笑,笑的脸都成了朵花。 很多年以后,她对她父亲说,从小到大就那个滑板还有我妈给我买过的一本日记本合我心意,其他的都不喜欢,这就是代沟。

每天晚上她都带着她心爱的滑板车出去炫耀,伙伴们都很羡慕,觉得她像个公主般幸福,她并没有察觉到,未来的生活会有那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终于,该来的总会来,那是个周末,不知是该开心还是难过,她只知道,那天哥哥结婚,父亲离家。

一大清早她便被母亲从哥哥家的新房里拉回家,看着满地的行李衣服,她心里突然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父亲说,“我要走了,你以后得听你妈妈话,别惹她生气、” 她没有说话,可死死的咬着嘴角,疼痛被母亲的泪水覆盖了,母亲半坐半躺在卧室的床上,头别过去看向窗外,却怎么也挡不住满是泪痕的脸,她终于忍不住哇哇哭了,什么也没说只是哇哇大哭,哭的是父亲的离去,我知道他要走了,并且不会再回来了。

直到很多年后父亲告诉她,当初离婚是他提出来的,“我怕连累你们母女。”那一刻她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这些年母亲不愿意见他,甚至他曾回过一次家的事让母亲知道后更加忌讳,电话、手机、甚至门锁都给换了。她不愿见父亲,因为是他提出的离婚,母亲那样一个世故、执着的女人怎么可能去原谅一个不信任她会在危难关头和他一起并肩走过男人。离婚,多么让人死心的字眼,难道在父亲眼里她就这么不堪,这么不值得共患难么,永远不要小瞧了一个女人和你经历风雨的决心。

父亲走后,她们住在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房子里面,再也没有爱,没有温暖,没有了以往的安全感,她就跨了。

虽然曾经父亲在时也是经常夜不归宿,可那张离婚协议书代表的是从今以后这个家要她一个女人自己撑起来。那晚,她被一场映入眼帘的大火惊醒,母亲把一切都烧了,也许是控制不住火势,也许是触及到了心里那份恐惧,火势并不大,可母亲却一把把她抓醒,抱着她在阳台上歇斯底里的呼喊救命。她也怕,但她怕的是她母亲撑不住,那场火,烧断了她对父亲最后一丝牵挂。

第三天,像往常一样,她跨上小书包准备上学,就在她要出门的那一刻,门铃响了,母亲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位警察,心里咯噔一下,可她却没有反映,继续把书本往书包里放好准备出门。母亲请他们进来后,似乎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沉默,因为她还在,她出门的那一刻听见了警察说的那句,“等这孩子走了再说,她还小呢。”

她放下在脑海里的疑惑,继续往学校走去。踏入班里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班里所以人都知道她爸妈离婚的事,那个年代离婚是多丢人的一件事,它可以把原本抬头挺胸的人变的直不起腰抬不起头来。

她爱哭,每次被欺负就哭,不开心就哭,以至于很多男生 都讨厌这样的的爱哭鬼。可所有人都以为在她最应该哭的时候她却平静的想一汪水,连点波澜都没有,当他们告诉她,你爸妈离婚了、原本该出现的斯吼的场景也没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句,知道了、这是她最平静的时候。

她也没有选择不是吗,哭还有什么用呢。她不知道母亲是怎么走过来的,但她明白,母亲经历的比她只会差不会好,毕竟母亲是一个人了。

就这样一晃两年过去。 初中在学校里,朋友是一种无言的支持。她入校的第一天并不顺利,因为她没有朋友,班里一个小学的校友都没有,她是一个人了。班里的那个女生,是白羊座的,她们是水火不相容,却在相处了几天后,和不来又分不开。

时光飞逝,记不清是哪个日子,她听说父亲被警局抓起来了,心脏突然漏掉一拍,她不得不信,因为母亲把她支开,不愿意让她知道,不愿意让她知道的话通常都有百分之八九十是真的。她想掉了魂儿一样的上课、吃饭。脾气却越来越暴躁,烦躁。所有人都不问她怎么了,只是用着厌恶的眼光看她,他们眼中的她是一块水泥,软的时候又脏又难洗,硬的时候,又冰又冷。

可只有那个白羊座的女孩,她们是闺蜜,是好姐妹,她愿意听她唠叨愿意听她的故事,她忍不住的落泪,女孩也陪她落泪。女孩儿曾经对她说,“你说我和晨晨是不是上天派下来特意来到你们身边的呢,你看你们都是单亲家庭,我跟晨晨来你们身边安慰你们,家庭互补。” 这句话她感动了好久好久,她觉得自己以后的路会走的很平稳,不会那么崎岖。

可好景不长,她骗了女孩,她说慌,女孩百分百信她,可她却害怕了,不敢告诉女孩实话,她知道女孩最恨别人骗她、可谎言总敌不过时间的蹂躏,事情败露,她也无法可解,她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她觉得愧疚,她想要补偿,可这一补偿就是三年,她说是我先对不起她的,我没有理由和勇气再对她不好了。

从那一刻起,她对女孩言听记从,女孩爱耍小性子,她包容,女孩儿心情不好发脾气,她忍耐。她喜欢的男生不喜欢她,女孩也帮她争取,效果却适得其反。

她和那男孩的尴尬维持了三年,三年,一句话也没跟男孩说过,女孩是看着她这三年喜欢这个男孩儿的路是怎样走过来的,女孩也无奈。可她却一点一点的将男孩从心里抹去,她不愿意再这样暗恋下去,她要走出来,作为她最要好的姐妹的女孩也尽量不在她面前提起那个男孩。

临近毕业的初四生活快要结束了,女孩恋爱了,她们的爱情之路那样的几经波折,她也都看在眼里,她是女孩爱情的见证者,可他们却要分开了。但她们的分道扬镳也意味着她要有一个新家庭了,即使母亲不说她也知道,高中是个坎,走近高中,意味着母亲的责任更艰巨,而这责任是她一个女人撑不住的、母亲需要依靠,需要一个人。需要给找一个父亲,母亲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