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这时候该回家了吧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铛这时候该回家了吧。

我看着他插着氧气罐对着手机镜头温温的笑,心里总有些扎扎的感觉。

小学四年级能懂些什么呢?我只知道他懂的可不止是高原反应。

大概和我一样的巨蟹座总是能敏感地洞察到些什么吧,家中的变故心里即使明了,也只能默默地装作不知道,任由他们去吧。

我从来都知道他是早熟的,小小一个人,该是明白很多事情了吧。

我们这些巨蟹任由生活的钝器砸向我们的壳,就算是发出再大的声响看不出什么,厚厚的壳隔绝了心和外界。

我是懦弱的,懦弱到近乎不可理解。多少次想和他说说话,却都没有打通一个电话——只是在爸和叔叔的通话中蹭几句问候。然我,是绝不会通过他的母亲取得和他的联系的……小心、不好意思到近乎变态。

有一年多没见面了吧,我时常想起他。或许是我多愁善感,他的快乐我是远远料不到的;又或许是我与他血浓于水,总有些情感在不知不觉间感应。

我太爱幻想了,或许只是把我自己的情感强加了他吧。

只是,铛,该回家看看了。家里的人,都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