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 我把一半的津贴费装进信封,寄给了老人家 ”

我不知道自已已经领过多少次工资了,早已忘记第一次工资拿了多少钱。我却清楚我的外甥女拿到第一次工资后给我的母亲她的外婆买了一双鞋子,给父亲她的外公买了一件棉衣,【她爷爷奶奶不在了】。二样东西足足花掉了她的一半工资,然后把四分之一的工资交给了我姐姐她的母亲,留下四分之一做自已的生活费。

如果要问我第一次领到多少钱,那我记得很清楚,高中毕业后,来到部队,我收到的第一笔津贴费足足有12元。我把6元装进信封寄回老家,6元留下来买日用品和一些喜欢的零食。

离开家乡的前二天,镇里给我们开了应征入伍欢送会,我第一次与政府部门领导面对面地坐在一起,还不到二十岁的我,突然感觉到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也有一种想抽一口香烟的冲动。

镇长,武装部长。团委书记等好多领导说了很多鼓励的话,我也没听进去几句,我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位年过故虚,身材瘦小,满面皱纹的一位小老太太身上,看上去很虚弱的身子却是精神满满,我不明白新兵入伍欢送会叫这样一位老太太来做什么?也没听说邀请我们那个新兵的家属参加欢送会啊。

镇委书记站起来走到老太太面前,伸手把她扶到我们面前,我们几个入伍新兵不由而同地站了起来,书记对我们说:今天由在解放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的母亲革命老妈妈为你们几位同志带上光荣花,希望你们继承先烈的遗志,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紧握革命钢枪,保卫祖国的大好河山。

原来这老人家是 烈士的母亲。她给我们一一戴上光荣花后又为我们讲述了烈士当年的革命战斗历程和英勇献身的革命精神,望着老奶奶,我深深地被感动了,欢送会结束后,武装部长让我们几个入伍新兵扶送烈士的母亲回家,烈士的母亲患有风湿关性节炎,走路并不方便,为了给我们几位新兵戴光荣花,又怕给镇 里增添麻烦一人独自走了三里多路赶到镇 里。

陪烈士的母亲来到她老人家居住的地方,我再一次被震动,昏暗的小房子,一张小床上一床缝补过的破被子,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一个大木箱,木箱上面一小袋大米,角落里是一座烧柴火的土灶,整个房间被烟熏得黑而发亮,而桌子上面是一大堆老人家吃的药,我第一次知道烈士的母亲生活如此艰难,烈士的那一点点怃恤金根本不够老人家的日常生活开支,而老人家一次也没向政府开过口-----

每次发好津贴费,我把一半的津贴费装进信封,直接寄 给了老人家,虽然不合邮局规矩,我担心老人家上邮局取钱不方便,虽然就那么几元钱,我想那怕她多买一粒药丸,多少也能减轻老人的病痛,直到二年后她离开了我们。

也不知道被谁发现了,也许是老人家告诉了镇 里,后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子弟兵节目】既然把这小事广播出来,让我觉得很惭愧,杯水车薪也没帮老人家多少。不过那几元津贴费,至少温暖地陪伴老人家走完最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