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住院治疗,又见桃花运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 女孩都有英雄情结,他就是陈芸心中的英雄。 ”

应该说刀哥等人也是遇上了好时候,当时正处小勐拉招商引资广纳天下英豪的初期,第四特区有严令,非紧急情况下,禁止任何士兵在城区内开火,所以刀哥等人也算躲过一劫。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后世,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直接就“突突”了他们这群敢于挑战权威的赌场的打手们。

刀哥他们的武器,无非不过手枪,猎枪,刀棍而已,和身经百战手持重型火力的山兵们是没法比的,真要开了火,后果不言而喻。

还好得到消息的兰姐带着谭老大的儿子谭总及时赶来,这帮山兵不认识刀哥,不会卖他的帐,但是却认识小勐拉赌场的这几位财神爷。政法部的官员赶来接待了兰姐等人,解释清楚误会后,这才把德子领走。

德子说为了他这事儿,谭老大亲自和林主席通了电话,甚至扬言如果手下员工的安全无法在小勐拉得到保障,他将带着他的资源从小勐拉撤离。林主席调查清楚情况后,跟谭老板声明这只是一个误会,下不为例。

此事不了了之,至于哥吞,德子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估计被调去了战斗部队。

对于那些老缅山兵来说,能在小勐拉执勤是最幸福的事儿了,不用担心生命危险,还能在花花世界里待着,远比调去其他战斗部队打仗要幸福太多。彼时的掸邦军队经常和缅甸政府军或其他地方武装发生冲突,小型战役时有发生。

德子是刀哥带着两个手下扶出来的,看见他的惨状,刀哥这个大老爷们眼圈就红了。

德子的脸上又新增了一道疤痕,那是被枪托砸脸上砸翻了一块皮,他周身上下一道青,一道红,全是鞭,棍暴击的痕迹,两条腿肿的有腰粗,双臂也淤青红肿,左胳膊抬不起来,甚至连一动也不敢动。

小勐拉没有医院,只有几家私人的小诊所,德子这样的伤势只能送回国内来医治。兰姐连夜安排人将他送回国境,去了距离边境最近的勐海县医院治疗。

德子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伤势才见好转,其他淤伤没几天就渐渐恢复了,受伤最严重的左胳膊医院鉴定是骨裂,康复治疗了一个月后才逐渐痊愈。

德子这一次出事算是工伤,刚进医院那几天,新东方的谭总等人也专程去看望慰问过他,除了负责医疗费用外,赌场还安排了一个年轻的女公关陈芸去医院照顾他。

03年我跟着德子去小勐拉时见过陈芸,她二十多岁,马尾辫鹅蛋脸,性格活泼开朗,一说一个笑。陈芸是四川资阳人,从小便跟在父母在西双版纳打工,小勐拉发展博彩业之后,在西双版纳招聘女性赌场工作人员时,她便应聘进了赌场。

小勐拉主要的客源是中国人,所以,除了少部分边民,多数的服务人员都是聘用会说普通话的中国人。

别看德子平时少言寡语,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可这哥们却很有女人缘,和他接触过的女孩,很多都对他心存好感,陈芸便是其中之一。

陈芸来护理德子并不是赌场强制安排的,而是她听经理说需要一个人去照顾德子时,第一个自愿报名的。照顾病人并不是什么好活儿,虽然照顾病人期间工资照发,但是肯定会比在赌场上班少了很多小费收入。

陈芸衣不解带地伺候了德子一个月,从洗手擦脸到洗衣做饭,喂药敷药,细心负责的照顾算得上是无微不至。在听德子无意中说起喜欢吃用豆瓣酱炒的菜后,她还专门在医院旁边租了一件平房,为的是可以经常做饭给德子吃。

女孩们都有各自心中的英雄情结,德子应该就是陈芸心中的英雄。

德子吸毒的事儿在赌场那个圈子里是人所尽知的事儿,在边境地区的很多地方,大家耳闻目睹之下对此恶习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惊了,陈芸对德子吸毒的事儿也不是特别在意。

吸毒者之间最关心的话题还是毒品,我曾问过德子,他在住院期间是在那里买的毒品。德子说一般都是干儿子小猛给他送来,有一次小猛路上因故耽误后,看着德子毒瘾发作时的难受劲儿,陈芸自作主张地打电话给了她认识的一个打洛镇的吸毒者,一个跑摩的的边民,让他帮忙连夜送来一些毒品,这才让德子扛过了那一夜。

一个月的时间下来,德子恢复了身体,也对这个叫陈芸的女孩有了好感,这种朝夕相处产生的好感总在不知不觉中产生,防不胜防。

德子说他刚开始也很纠结,旧爱和新欢,千里和眼前,让他难以抉择。

那段时间,德子刻意保持着彼此间的距离,双方的关系维持在高于朋友,却低于恋人的暧昧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