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书记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 物质匮乏的年代,更容易体会到什么是乐趣 ”

窃书记

孔乙己说过:“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儿,能算偷么?”

孔乙己的话,我深以为然。

小时候我家附近有一个国营的大型废品回收中心,其规模应该算是废品仓储中心。

废品仓储中心的大门大敞开,时而一辆辆卡车驶进驶出。仓储中心的深处究竟有些什么“宝贝”我们不得而知,据说那些紧闭的库房里,装的都是废铜,废铝等价值昂贵的好东西。

虽然也眼馋那些好东西,却没有什么可操作性。我们这帮邻厂的小孩子们,顶多走到大门内的废旧书库房,稍有逾越,就会受到工作人员的呵斥。集装中心进门口右侧,有一个堆放废书废纸的库房,那里才是少年们最快乐的天地。

第一次在网上听到“淘宝”二字时,我的第一印象便是那堆积如山的废旧书堆里,一群少年在其中“淘宝”的情形。

堆积如山这个词可不是夸张,那个少了一面院墙的开放式库房里,一麻袋一麻袋的废旧书籍能堆起六七米高。每到周末,那里便是我和小飞淘宝的天堂,偶尔还带上我姐和隔壁的几个小姐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从小我们就学会了好东西要分享的道理。

估计仓储中心那个嘴里总叼着廉价“叶子烟”的门卫大叔也是学过孔乙己的,对我们这帮孩子的窃书行为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想看什么书尽管翻选,只要不把麻袋都扛走了就行。

八十年代是一个怪异的年代,见识到物质的伟大后,我们在学校里高喊着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却在校外自甘堕落地成为无理想,无道德,无文化,无纪律的“四无少年”。四无少年们对书籍和世界的疯狂渴望,是这个物质丰富年代的孩子们无法理解的。

“那本《少年文艺》是老子先找到的,还给我!”我夺过小飞手里的“少年文艺”,快速翻开了几页,哇,全是故事,“安逸!”

“二娃,我也找到两本《少年文艺》,换不换?”邻家小姐姐盯着我手里刚在麻袋里扒拉出来的小人书,仿佛发现了“商机”。

我咧嘴幸福地笑着,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却搞成了一个大花脸。

“哎咦!居然还有《童话大王》,新华书店卖三毛钱一本呢!”小飞如获至宝,两眼放光,显摆似的惊呼一声,随即又生怕别人抢夺似的赶快夹到裤腰里。

“ 我找到一本《知音》,谁想要?”

三十多年前的午后阳光,漫不经心地从库房外悄悄移步进了库房,轻轻抚摸着这些痴迷其中的少年们。时代亏欠了我们,也赐予了我们,物质匮乏的年代,更容易体会到乐趣二字。

《故事会》《龙门阵》《童话大王》《少年文艺》《杨家将》......意犹未尽的少年们腰里藏着鼓鼓囊囊的胜利果实准备离去,心里咚咚地敲着小鼓,表面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菩萨保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路过门卫室时,少年们紧张地念叨着,漫天神佛问候了个遍。

门卫大叔漫不经心地扭头瞥了少年一眼,眼角扫过那臃肿的腰间,便了无兴趣地回过头去。咧嘴轻笑间,露出被烟草熏得发黄的大门牙,金黄金黄的,佛光灿灿......

窃书记,好美妙的童年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