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叶子……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 未曾走近,不感疏离;不诉情深,不叹缘浅 ”

01

2016年某天,我通过微信,同意了一个添加好友请求。随即,一个来自洛阳的陌生电话打进来。

我接起,对着电话说:“喂……”

电话那端有人问:“你知道我是谁吗?”女生,声音不高,带着特有的口音。

我说:“叶子。”

恩,不用迂回曲折、仔细辩认,她就是叶子。我大学校友,再具体点儿,应该说是系友兼老乡。

这是2008大学毕业以后,我与她第二次通电话。

第一次通话大概是在毕业一两年内吧!同样的开场白,只是那时她的声音要大很多,带着咋咋呼呼的味道。恩,就是那种感觉,印象中那是她的本性。

记得当时她还特吃惊而兴奋地问我:“啊?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出是我?”

哎哟!声音不会骗人,再说,你那特有的口音,傻子才需要用两下子来猜!我心里这样想。

第二次通话,显然她比原来要稳重、克制很多。

多年未联系,见或不见,人总是要成长的嘛!虽然,我无法确定地说,这种成长是喜还是悲。

未曾走近,不感疏离;不诉情深,不叹缘浅。

这,大概就是我与她的关系吧!

02

不同班不同宿舍,不擅交际的我,认识叶子,皆因小张。

小张是我舍友,宿舍八个人,她排行老六。同姓,我是年龄上的NO.1,所以,她是小张。

当然,我不是大张,她们称我“老大”或“大姐”。

扯远了,叶子才是今天的主角。

小张跟叶子熟稔,时不时两人互相串个寝,加上叶子是我实打实近距离的老乡,一来二去,我跟叶子也熟识起来。

仅仅是熟识,远谈不上亲密,对她能说起来的印象,只有以下二三事:

亲自尝试过之后,叶子跑来我们宿舍安利我们去学跳舞。她兴冲冲地说:“学校图书馆每周五晚的兔子舞,建议你们去跳跳。”

我连连摆手:“就我这硬梆梆的身板,哪是跳舞的料?纯粹是个笑话,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

叶子反问:“你看看我,我是跳舞的料?”

我仔细端详她:短发自来卷、个子不高身材微胖、风风火火冒冒失失、心直口快男子气概。比较起来,貌似我真的更有优势更应该去尝试。

看我停顿,她接着诱惑我:“别不好意思,踩上节拍就随意了,随意了就轻松、开心了!”然而,我始终没有她的勇气。

叶子不算是个守规矩的人,至少某些事情上比我胆大。她常不顾宿管阿姨的三令五申,偷偷用酒精炉在宿舍煮面条,然后呼了我和小张去吃。

虽然多数情况,我是顺便被呼去的,但该吃吃该喝喝,我也不跟她们客气。有的人,天生自带让人不感生分的因子,叶子是的。

另一个原因是,我嘴馋。倒不是说叶子当时煮的面有多美味可口,条件有限,主要是“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跟这一个道理,一起吃饭热闹。

叶子姊妹多,她不是家中老大,但据她讲她是很不受父亲待见的那一个,或者说,她父亲对她姊妹们都不是很好。

她是主张不婚族,她经常拿自己的父亲作反面教材,一杆子打死一个整体:“切,恋爱、结婚?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大学三年,她未曾恋爱。

然而,毕业没多久她就匆匆结婚生子。从别人口中得知消息,我很吃了一惊:不知是怎样的男人,暖了她那颗恨男人入骨的心?

未曾打听,不得而知。

03

近日,看到别人写青春回忆,想起我的大学和青春,想起与叶子有关的记忆。

其实,大学里比她印象深刻、跟我关系更密切的人虽不多,但也不算少,七八九个是有的。但就是突然特别想描一下她,用我本来不多、残存下来更少有的记忆。

单纯善良的叶子,大大咧咧的叶子,英雄气概的叶子,平易近人的叶子,勇比谋多的叶子……

其实,除了上节提到的二、三事,毕业前夕我跟她有过一段时间的密切相处。也许正是这段近距离接触的过往,让我有了去写她的冲动。

但是,今天我并不打算去追忆那段时光,“记录回忆”是件挺耗精力的事情。也许哪天心血来潮,我会记下来……

毕业之后,我们各奔前程,失去联系。不,是主动不再联系。毕竟,我们从没有也远谈不上很亲密。

2016年互加微信之后,我跟她一直没聊过,她是我微信好友里安安静静的存在之一。

2018年元旦,我给几乎所有的微信好友逐一发了新年祝福,包括她。然而,发给她的那条出现了红色感叹号:我被删除好友了。

没有失落,没有吃惊:未曾走近,不感疏离;不诉情深,不叹缘浅。这正是我与叶子的关系。

只记得,她曾在我的青春里走过,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祝福叶子,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注:写于2018.09月,本人原创,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