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说我是酒鬼,我真的很讨厌酒的滋味呀,只是微醺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03

总说我是酒鬼,我真的很讨厌酒的滋味呀,只是微醺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夜里三杯,一点都戒不了。没救。

下个星期六又可以回国了,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矛盾的人。

明明时时刻刻,心心念念,却总是被周遭发生强推着计划着。就像回家。疲惫感早已压过希望,占领一切了。

疯狂地想儿时的美食,如诗如画的山水,滚烫的亲情。

而这些,在正在国内挣扎着生存的人们眼里,也许是无病呻吟吧。

忽然想起高中的时候。

那时候自他病重,离世,我叛逆,逃避,内疚,悔痛,无声抗议却被迫跟随框架,渐渐变得随波逐流。

十一年了,当时的我在他们眼里,也是无病呻吟吧。

你在家的时候,和家庭完整的孩子不一样。

你在隐忍求生的时候,和家庭富裕的孩子不一样。

她爱我,他爱我,她们喜欢我,我坚强,独立,能干,是骄傲。

慢慢的连哭都不敢了。也不敢告诉心理医生的诊断。

觉得根源所在就是责任吧,内心柔软也不是什么好事。周遭的爱重重压在身上,越来越沉,越来越沉,能看到的地方,就越来越近,越来越暗。

你们不要因为我而难过呀,不要担心我,让我变得透明吧。

再坚持一阵,就一阵,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