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洒大不列颠岛15—朱莉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危险真的逼近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08

“ 看来危险真的逼近了 ”

周五一整天八个人除了上课或上班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绞尽脑汁地寻找房源,询问了所有可以说得上话的人,但是没有任何信息,朱莉翻遍了所有带回来的报纸,打了无数个电话,得到的所有的回答都是:its gone.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还不知道什么意思,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没了的意思,八个人只有温蒂买了一个很便宜的手机,朱莉已经和温蒂商量过了这个月的费用大家平摊。

周六又努力了一整天,所有的人到了黄昏回来还是无果,八个人真的要面临睡大街了。

朱莉顾不得吃饭,两天了她都没吃什么东西,早上是在工作的酒店吃的早餐还算丰盛,一直到晚上回来两片面包了事了,一边吃着面包还一边翻看着报纸,每看到一个租房广告就会告诉黎莉和安妮地址,然后她俩从地图上找,看一下距离上学和上班的地方有多远,如果合适朱莉就会打电话询问,最后终于有两个出租房还没租出去,朱莉预约明天早上十点看一个十一点看另一个,放下电话朱莉对黎莉和安妮说:“从电话里听对方的口音有一个好像是中国人”。安妮说:“哇,你已经厉害到可以分辨口音了,厉害厉害”。黎莉说:“如果是中国人那就好办了”。朱莉说:“是呀,但愿是吧,安妮召集大伙开会”。

没一会八个人都到齐了,朱莉和大家讲了房子的事,然后说:“咱们不能一颗树上吊死,明天早上大家都早点起还是出去找房源,但是中午务必回来,收拾好行李等着我,无论房子行与不行咱们肯定要搬出去,我只有三个小时的班九点下班,黎莉你九点半在学校门口等着我,咱俩去看房,安妮你带着其他人早上出去寻找房源,分配好方向,务必下午一点之前回来收拾好行李等着我们“。

散了会,朱莉一边收拾自己的行李,一边和黎莉说着话。

黎莉说:“你注意到没有,这两天老太太对咱们很友好,是不是她反悔了,不希望咱们搬出去”。

朱莉看了一眼黎莉,笑了笑说:“她当然不希望咱们搬出去,咱们给的租金是低了点,但她很明白有谁可以一下子租所有的房间,老太太一点不傻甚至很精明,但是她没想到的是碰上了一帮宁可玉碎不可瓦全的主儿,她有点骑虎难下了,我估么着她的心里还存着侥幸,她肯定认为咱们三天内找不到房子搬不了,所有她才释放出一些友好”。

黎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如果明天的两个房子都不合适,那咱们怎么办?”

朱莉说:“我已经想好了,我一个人可以睡大街但这么多人不可能,所以明天不管房子什么样我们只能二选一了”。

果然像黎莉说的两套房子都不合适。第一套房子房东果然是中国人,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女人,在伦敦的一个餐馆里上班,已经在英国生活十几年了,她的这个房子是个单元式的一个卧室的套间,卧室像是从客厅分出去的一个隔间有一张双人床,小到了开门就上床的程度,客厅也很小有一个双人沙发,一个角上是开放式厨房,就算人挨着人睡地板都睡不下八个人。第二套房子是在一栋大房子的后身,上下两层,下层是客厅和厨房,上层是卧室和厕所,没有任何家具,由于是在房后背阴所以采光很差感觉有些阴冷。

两套房子相比较从面积上看至少第二套可以睡下八个人,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第二套了但是还有一线希望,那个中国房东告诉朱莉和黎莉她还有另一套也在附近两个卧室的房子出租,但是租金要高约100英镑一个月,朱莉和黎莉商量了一下100英镑均摊到八个人身上也只多出十几磅一个月,如果确实合适可以考虑,但要等到下午两点看房,朱莉带着温蒂的手机并且已经将手机号码给了那个中国房东,所以朱莉和第二套房子的房东说最晚今天下午三点给他回信。

这时已经将近十二点了,朱莉和黎莉决定不回去了,在附近转悠转悠看看是否有出租房屋的,在英国有些人出租房屋就在房子窗户上贴一张纸纸上写着很大的出租二字,所以两个人决定再碰碰运气。

大约不到两点,那个中国房东给朱莉打电话说可以看房了,朱莉和黎莉找房子的经历已经让她们熟悉了这里的大街小巷,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这是个大约有百十来个单元的三层建筑,她们要看的单元是在二楼最靠里的一套紧挨着通往紧急楼梯的后门,英国建筑一般在走廊的尽头都有一个门是紧急出口。

朱莉和黎莉走进单元门,左手是厨房,右手是厕所,迎面两个门左面的是客厅,右面的是一间卧室有一张双人床,再往右是另一间卧室,也有一张双人床剩下的空间还可以再放一张双人床,客厅也很大,有一个可以坐十个人的长条餐桌,客厅和主卧都有个很大的朝南的窗户所以采光很好。

朱莉和黎莉对这个房子太满意了,立即决定租下来,交了一个月的租金外加抵押金,拿着钥匙立即往回赶。

一路小跑地赶回来,另外六个人几乎已经望穿秋水了,看到朱莉和黎莉,雪莉立即说:“我还以为你俩把我们晾这了”。朱莉顾不上回答只是说:“大伙都把行李拿到楼下,我去找老太太”。

朱莉将行李留在楼下过道,然后去找老太太告诉她,八个人现在搬出去,老太太要给还她们的押金。

俄罗斯房东老太太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好像没有听懂朱莉的话似的,将信将疑地来到过道,当看到几个人和她们的行李的时候终于相信朱莉说的是真的,犹豫了一下,低下头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走回去。

大家等了一会儿,终于看见老太太手里拿着钱慢慢吞吞地走了出来,但是老太太没有给她们钱而是说要去楼上检查一下,朱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老太太慢慢吞吞地上了楼,这时朱莉转身对黎莉说:“黎莉,你跟我上楼去看着老太太,安妮你们几个将行李尽量往门口移,而且一会儿每个人拿到钱后不要逗留立刻出去在门外稍微远一点等着”。不知道朱莉是有第六感还是真的嗅到了危险,几个人从她凝重的表情感受到了好像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朱莉和黎莉跟着老太太一起来到楼上,老太太查得很细,每一间屋,每一个柜门,每一个抽屉,甚至每张床的床垫子都查了一遍,还包括厨房的所有的柜子和抽屉,每一个角落老太太都没落下,终于老太太放弃了,回过头来恶狠狠地了一眼朱莉,然后气哼哼地走到楼下,朱莉和黎莉走在后面会心地笑了一下。

老太太很不情愿地一一给还她们的押金,几个人像朱莉说的拿到押金后就立刻提着箱子挪到门外不远处等着。

最后只剩下朱莉了,黎莉站在门外等着她,这时突然黎莉被两个大汉推开,他们径直走了进来,老太太看见这两个大汉立即走了过去几里哇啦地说着他们的语言,朱莉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危险真的逼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