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火葬场上班》第五十六章:小李被袭击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27

“ 我脑子嗡嗡作响,不知道说什么好。 ”

文:谢汶青

01

我被捅了一刀这样的事情,我心里挺记恨的,说什么我也要查出来。

我休息了几天还是想办法得到老爸老妈的同意后,来上班了。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找到霍叔,告诉他我想参与到调查我被捅刀的事件中。我说的当然不是和警察一起的那种,而是陆总私底下调查的那个团队中。

我刚说完,霍叔就打断我,直接藐视的口吻说道:“李周,你还是把自己先管好,再说你又没有练过散打,跆拳道,武术什么的,凭什么保护自己。

不是霍叔小看你,你说在电脑上做个什么估计你还行,可和杀手这样的特殊职业的人过招这样的事情,你还是待一边吧!”

我听了霍叔这样说,心里有些生气,他看不起我呀!

可是我是真的想参与进去,为了不节外生枝,我当时没有和霍叔争执什么,而是选择自己去找小李和他商量。

我给小李打了电话让他帮帮我,他听了后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说即使我不去找他,他也会自个去调查的。

我为自己遇到这样一位狭义心肠的人高兴,因为我有人每天看着,所以只有他来火葬场找我了。

我们见了面聊了会,我才知道他其实被陆总调动到另外的工作上了。虽然目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让他干这样的事情,但是感觉和我被谋杀有点关系。

他说现在的我,是不能乱动的,所以他有什么消息会及时和我联系的,当然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也会告诉我一些的。

我对他不停地说着谢谢,可他却说我是因为他的失职差点没了小命,这个忙不是帮是还人情。

02

他具体做什么工作我是不能问的,我知道他的工作是保密的,今天告诉我本就违反了规定。

上班第一天从霍叔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从小李这里只是知道了个皮毛。

我想融入这次调查的愿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满足呢?我想了想,唯有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练就一些防御的本领才能不被排挤在外。

我向小李提出去他跆拳道馆报名学习跆拳道,他一口就答应下来了,而且说是免费。呵呵,我也没有客气,约好时间按时去训练。

才去的几天,只是最基本的练功,我都有些受不了。我分析原因估计是因为自己伤刚好。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我告诉老师让他慢慢的给我增加训练量,他同意了。于是我就说好请老师吃顿饭。

我也联系了小李,最开始联系的时候小李是同意的,可是到了时间人却没有来,我和老师等的菜都快凉了,才动的筷子,直到最后吃完他都没有来。

我和老师吃完饭后,还有些生气,这人真是的,不来就不来,干嘛还不接电话。也不提前告诉别人一声,我还在老师面前咒骂他。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为此很后悔。我都不知道他在执行任务,而且是差点失去生命的任务。

几天后,跆拳道馆里面有人说小李被人暗杀了。我还以为那个男的是在乱造谣。

当时我还警告他不要乱说话。但是转过身后我有些不放心,就拨打了小李的电话,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03

我赶紧联系霍叔,接通电话我就直接问道小李是不是出事了,霍叔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说道:“是的,所以你最近更应该小心,不要轻敌,目前有人已经沉不住气了,越来越疯狂了。

晚上下了班早点回家休息,不要乱跑,你这样乱跑只会给大家增添麻烦。上次的事情你还没有得到教训吗?”

.......

我打断了霍叔的话问道:“小李现在在哪家医院,我想过去看看他。”

我声音中夹杂着哭腔,小李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会内疚一辈子的。霍叔只说等明天见了面再告诉我。

难道小李很严重吗?为什么不是现在告诉我?这个晚上我该怎么渡过呢?可是这个霍叔和别的人是真的不一样。

他说明天就是明天,绝对不会今天晚上告诉我的。我又不是个女孩子可以撒撒娇,所以我要做的只有等了。

第二天一早我没来得急吃早饭就走了,到了火葬场直接去了霍叔的办公室,但是很不巧霍叔人不在。

霍叔因为是一个人,所以大多时间是在火葬场住的。他多年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不觉得晚上住这里有什么害怕的。

他能去哪里呢?我忍不住拨打了他的电话。但是那边提示电话关机。呵呵,最近我是见鬼了,简直倒霉透顶。

我是真的很担心小李,很想知道他现在怎么了。到底是因为什么?是调查我的事情时发生

的吗?渡着步子在楼道转来转去,我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只想知道关于小李的事情。

想来想去,我给我跆拳道老师打了个电话,让他帮我在跆拳道馆内部打探一下小李的消息。因为那边认识小李的人多一些。

隔了一会儿,跆拳道老师回了电话,说道:“好像是前天晚上,就是我们吃饭的那天晚上,小李被人在城西的一个破旧工厂里面打了,听说很严重,是有预谋的。

不过现在在那里,我没打听到,小李的功夫很好的,如果被人袭击,那我估计那人的武功一定很厉害。李周,你在听吗?”

我脑子嗡嗡作响,不知道说什么好。小李一定是调查到了什么,要不他怎么会去那个烂工厂呢?

就在我蹲在地上,抱着头正在思量我下一步做什么时,有人用脚踢了我一下。我抬起头一看,原来是霍叔。

我没精打采的站了起来,神情恍惚的问霍叔道:“霍叔,小李现在在哪里?他伤的严重吗?他是不是为了我的事情才被人暗算的?他是不是查到了线索?他.......”

我还有问题没有问出来的时候,霍叔就拉着我进了他的办公室。我进了办公室后,直接就瘫坐在霍叔房子的沙发上,霍叔看到我这个样子似是有些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