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临床职员实习日记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29

也许每个学医的孩子多少都想过要接触临床,有出于一种莫名的好奇,也有对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的向往。还记得在没上大学的时候,曾幻想过,自己能有某种天赋,提前结束自己的学业,五年的大学时光总感觉是那样的漫长。渐渐地感觉,自己什么都还没学会,却过了一半了,有时候会觉得时间流失的是那样的快,总感觉自己还有很多的事要做,还有很多的内容没来的及看却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也想过实习,但总觉得自己的准备还不够。也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你不跟老师实习呢,就知道自己在哪里看书,就为了奖学金和以后考研嘛?首先奖学金我要拿,因为现在我并没有钱,如果有一件事既能带来近期利益(奖学金,毕竟那是好几千块钱)还能带来更长远的收益(包括考研、以后的发展),就比如学习,如果是我的话,我选择了。初中、高中6年,那种靠名次的自我证明,说实话,厌了。我们心里都明白“那样真的能证明你比别人有能力嘛?”现在很多考试我都不愿意查成绩,我努力的做了,我学到我该学的了,其他的证明不了我比别人强,如果把我把整个课本都看了,结果考试还挂了,我只能说至少在我们学校还不会发生。  一直认为自己还算是自信的,毕竟准备了很长时间,算是2年半(给自己多算点),于是寒假之前突然决定,应该找个地方实习,顺便检验一下自己的学习成果。

1月2号,起的挺早的,虽然心里没底也挺紧张的,但还是挺重视的,多少还是有点自信的,反正多少自己还是好好的学过的,也认真的看过书,怎么的也不至于太差吧。就这样的去了。不幸的是,我去了,老师没去,就这样,坐68去了,又坐68回来了,那天天正经挺冷。

1月3号,虽然6点就起了,由于某种原因,迟到了半个小时。之后我才知道,我大哥让我联系的那个老师是个住院医(綦老师,开始我觉得挺严厉,后来发现,虽然30多了,但一天天和学生似的)。他把我交给了一个研二的学哥(我叫他韩哥,正经学哥,我们学校第一届中西医结合妇儿,我们组主任的研究生,开始是叫韩老师的,熟悉了就叫韩哥,现在偶尔也叫小韩)。记得他带我接第一个患者的时候,问我会不会量血压,我愣了一下,说会(真没好意思说不会,多伤自尊啊,但最后还就很伤自尊),心电做了一次就会了,但血压待了一天还没学会,也没好意思告诉韩哥。当时什么心情,就想随便找个人来,给他量血压。偏偏还得给患者去量血压,一想到这个,我就心理有阴影,但没办法,也得去吧,但就是听不到声,也只好问患者上次测得血量是多少,然后……(你懂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带着不会量血压的阴影结束了。

1月4号,好在最后自己找到了原因了,但还是有阴影,持续了好几天,都不大愿意给患者量血压。在我告诉綦老师,我只待几天,就回家,过年后再回来,老师告诉我这几天你就先熟悉熟悉“业务”吧。所以,我就没什么具体的事干,韩哥出去看患者的时候我就跟着去。其他的时间就自己漫无目的的翻病例:

拜阿司匹灵(这是个什么药,阿司匹林?)

波立维(?)

立普妥(?)

欣康(?)

……?这些不知道可以百度,毕竟是商品名.

那这些呢?

G·S、N·S、qdpo、tid、bid、ih、im、iv、ivgtt、stivgtt(拉丁语吗?学过吧!?)

心电图怎么能是那样的,连一个标准的都没有(和课本相比),不能吧,怎么都看不懂呢,我是学过 的呀,而且学的自认为还是可以的呀?

血常规、尿常规听说过;凝血象、超敏C反应蛋白、糖化血红蛋白……是干什么的?

心脏超声有什么用(就别提怎么看了,那时候哪有这觉悟)?

CAG、PCI是什么东西?

突然间有那么多为什么,那种冲击,有种被抛弃的感觉,除了不会的,我还会什么,好像什么都不会。

正好韩哥,今天值夜班。突然有个想法,要不我也值夜班?嗯,正好可以问问韩哥(最后一些基础的东西好像也没问,基本上要么百度、要么回来自己看书)。下午的时候一个患者室颤了,抢救的时候去看了,说实话什么也没看懂,就看到除颤了,抢救过来去重症监护室(CCU)了。晚上的时候,又有一个患者,室速,存在室颤的可能,韩哥让我去看着患者,别让她抽了,等着CCU下来接人。说实话,我都没有概念,让我怎么看呀!但还是去了,家属从我去就在哭,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在那站着,心里还不不忘了祈祷:韩哥你赶紧来呀!千万别抽了!说实话,看着他们在哪哭,我都差点让他们给我整哭了……上半夜,也没干什么,我就记得唠嗑了,下半夜,我在椅子上睡着了。

1月5号,昨天晚上一共就睡了不到6个小时,反正特困。也不记得自己都干嘛了,好像还是瞎翻病例,就记得,走的比较早4点多点就走了。

1月6号,好像记得昨天晚上12点睡的,又失眠了,好像2点左右才睡着,6点就起了。还是像前几天那样,和韩哥接患者,做心电、量血压。记得从晚上6点多开始睡觉一直睡到早晨9点,中间只记得接了个我妈和我弟弟的电话,只记得告诉他们我特困,然后就又睡了。

1月7号,今天我们组休息。

1月8号,看着那一摞摞课本,都想带回家,最后还是没忍住带了确实挺多,这一路累死我了。但是回到家,也没怎么看,手还冻了。从到家的那天起就感冒了,一直到我回来才好。我发现自己都有点不适应家里的生活了(哎,忘本了)。

1月9号——1月27号

至从上大学以后,这是我过的最轻松的一个假期。

1月28号,哈尔滨还是那么冷,但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1月30号——2月3号,原来我们组就三个实习的(两个进修的、一个我),今天(确切的说昨天她就来了)来了一个我们学校的二表B的大三的女生。老师每天晚上都会告诉我俩回去看明天要讲的内容。那短时间我觉得最充实的时候就是早晨查房,主任或主治医师就会给我们几个讲一些知识,比如这个病怎么诊断、如何鉴别诊断,怎么用药、要注意什么。我还记得30号那天早晨,我坐在金老师(主任医师)旁边,老师告诉我肺栓塞如何治(先低分子肝素联合华法林应用,再单用华法林,根据INR2.0-3.0调整华法林剂量),虽然我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以及它的重要性,但我记下来了。好在后来又来了个肺栓塞的患者。

那时候患者也不是那么多,每天中午吃完饭后,韩哥,就会拿张纸,给我讲点东西。一个问题能从生理、病理,谈到诊断,最后落在西内上。也是那时候我开始对韩哥表示极大的佩服。

好几次金老师都告诉韩哥,不能光让我看,得让我动手,不然什么时候能学会。所以就这样我算是半接了一个患者(冠心病 不稳型心绞痛 ,心功不全 ,痛风 ,肾功不全),患者来得时候我去问的病史,去了还几次,病例韩哥也给我改了好几次,之后我就没做过什么了。就这样,在连药都没认全,更别提知道为什么用这个药了,情况下半接了个患者。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打算把痛风、肾功不全看看,还有一些药的药理。后来好像只看了,痛风和几个药的药理。因为我发现,要想把肾功整明白我需要从组培看起了。但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什么是肾功不全。

周末休息时复习的内容:

糖尿病——西内

抗心律失常药——药理

2月6号——2月10号,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拿着血压计,把韩哥所有的患者都测过来。最初只量血压,测完就走。慢慢的不在单纯的给患者测血压,遇到高血压的患者,会问问,血压高了多少年了?最高时达多少?用过什么药?血压控制的怎么样?有时候还会问问患者因为什么不舒服住的院?有没有糖尿病?……有时候也会在患者面前“炫耀一下”,碰巧昨天晚上看过的知识。

和患者接触的多了,就渐渐地发现其实患者挺依赖大夫的,特别希望大夫能经常去看看自己,了解自己的病情,愿意听大夫给他讲他的病怎么来的,要注意什么。有一个病房里的住着四个女患者(我发现我特别受中老年女患者的欢迎,后来一再证明此),每次早晨我去测血压的时候,都会陪她们待上20分钟左右,后来她们给我开玩笑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其中一个阿姨就住在我们学校附近,还经常到我们学校晨练,她对我说,小贺,把电话告诉姨,以后姨再犯病了还找你。

为了验证自己,这段时间“默默”(很少主动问,基本上都是回去偷摸的看书)的努力的成果,我向綦老师要求下周一我想接患者,綦老师同意了,说让我试接一个。为了迎接我的第一个患者,对照化验单把诊断看了一遍。好像还记得,前一天还因为第二天要接患者,失眠了(哎,就这出息)。

周末休息时复习的内容:

心功不全——病理生理学

糖代谢 脂代谢(消化吸收部分)——生化

血常规 血脂 甲功五项 肝功、肾功、离子、心肌酶、肌钙蛋白——诊断

2月13号——2月17号,每周一我们金老师都会出门诊,因此周一是我们最忙的一天,但这一天也是医大二院历史上最忙的一天,门诊接待量7100人。我们组(有6个人医生)来了18个新患者,这一周我接了3个患者(周一接了2个,周二1个)。其中有一个患者给我的印象最深:

中老年女患,来时血压220/120,头晕,心慌

诊断:高血压病3级 高危组

治疗:5%G·S 250ml 拜新同 30mg qdpo

硝普钠 12.5mg 蒙诺 10mg qdpo

Stivgtt

金老师告诉我,硝普钠只能临时控制血压,在静点硝普钠的时候,口服药物一定要跟上,这样在硝普钠停 了以后才不至于血压回升。

急查离子:钾2.93

治疗:5%G·S 250ml 潘南金 0.42mg tidpo

潘南金 100ml 螺内酯 40mg qdpo

Stivgtt 果味钾 2.0 tidpo

检查:肾上腺CT(结果未见异常)

醛固酮立卧位实验

在查醛固酮立卧位实验之前,我没想过高血压和醛固酮的关系,不知道老师让做这些检查的目的。15号晚上回来,百度了醛固酮立卧位实验,发现了一个病——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10%的高血压患者可能是这病,主要症状高血压伴有持续低血钾)

另一个患者是韩哥的:

30多岁,男患,心律失常 室上速

我给他做了一张心电图,那是在没犯病的时候,心电正常,也没有预激综合征。看过他犯病时的心电,心率200多次。因为他还是比较频发的,基本上一天一次,所以告诉他犯病的时候找我们再给他做一张。第二天早晨又犯病了,当时我不在,韩哥给他做了一张心电,心率220次,韩哥告诉我用巴氏动作(深吸气,憋气,呼气)整过来了。

后来我接了一个女患,也30多岁,室上速,倒不是多频发,没有抓着,但她有一张发作时的心电,心率180次。还见到一个22岁的小姑娘,虽然没有发作时的心电图,但正常时的心电图是预激综合征。见到过最典型的一例,正常时预激综合征,发作时室上速。可惜发作时给他做心电全接反了(真不好意思说,我也参与了),用韩哥告诉我的方法整过来了。除了那个小姑娘没接受治疗,其他的都做了射频消融。后来又看到过一例,正常时心电,广泛ST-T改变,T波倒置,发作时室上速,老年患者,对他应该先考虑的是冠脉狭窄的情况,先把心肌缺血改善了再考虑做电生理。

周末休息时复习的内容:

室上速 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丁香园

糖尿病(药物使用)、原醛症、血脂异常症——西内

室上速、交界性心律失常——临床心电图学

血脂代谢——生化

甲状腺素、肾上腺皮质素、肾上腺髓质素——生理

尿常规——诊断

2月20号——2月24号,以前基本上5点之前就回学校了,至从接了患者基本都在七点左右,无论是老师还是我们这些实习的,都忙着写病历。还有就是快开学了,又来了不少实习的,像以前那样的学习机会也少了。一周能学到知识的时候渐渐地局限于查房的时候。但老师似乎特别的用心。查房主要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患者的病情调整遗嘱;另一个就是“教学”。我感觉有时候我们更侧重于后者。

周末休息时复习的内容:

原发性心肌病、特发性心肌病、心肌炎、室性心律失常、传导阻滞——西内

多巴胺——药理

高血压——病理、西内

高血压临床用药、肥厚性心肌病——丁香网

2月27号到3月2号,突然间有点不舍得离开了,默默的告诉自己还有一周,争取每天都能有新的收获,所以也就特别认真,把每一天都看做是最后一天,也把每一天都看做是第一天。从上周,就开始有意的整理一些患者的病例,看到典型的心电和彩超,都会拿去复印(虽然知道这是不正确的做法),可能以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随着学的东西多了才认识到,也间接地反映自己真的进步了吧!但有些东西并不是为我自己复印的。一个多月的实习,在自己刚刚开始进入状态的时候结束了,好在,我自己认为自己还没有虚度,已经尽力了,虽然时间很短,我还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学到了我认为最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