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败德丧家莫过于赌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30

“ 那一夜,鼓眼去了于姐房间三次! ”

鼓眼看着德子阴沉着的脸,急忙辩解道“德哥,那娘们自己愿意的!我只是......”

刚说到这里,刀哥气不过地对着他脸上一通猛踹“你妈卖批!还敢狡辩!”刀嫂也叉着腰,怒气冲天地在一旁愤愤喊叫着“打!打死他狗日的!”

德子听到这里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鼓眼这龟儿子肯定是头天晚上去欺负那个于姐了,难怪刀嫂那么气愤。

面对着愤怒的三人,鼓眼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于姐看到签单房里那血淋淋的一幕的确被吓坏了,再加上那两天整天听着隔壁房间不时传来的惨叫,有时这帮马仔收拾“死单”时,还把她也拉去免费观看那血腥的场景,她怕了,她知道自己如果还不上钱肯定也会步人后尘。

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她嚎哭着跟她老家的老父母打电话,求他们救她,并赌咒发誓今后绝不再赌了。

老父母本不想管这个好赌的女儿,可是听说不还钱可能会被打死,最后还是心软了,答应卖房给她还钱,但是需要几天时间。

不管死单活单,打电话时都是免提模式。按理说,像于姐这种情况,家里已经答应凑钱还账了,应该会收到一些优待了,至少在电话那头说的凑巧的限期之内,是能按照活单来对待的。

可就在头一天晚上,轮到鼓眼和另外一个新来的小弟值夜班时,半夜时分,鼓眼独自一人去了关于姐的房间,一通威逼恐吓,说他们的老大已经等不及她家卖房了,明天就把她转去死单房。

于姐被鼓眼吓得六神无主,她跪着哀求鼓眼帮忙说说好话,让她缓几天再还钱。

德子说这个于姐算不上好看,模样只能算是普通中年妇女,甚至身材还有些臃肿,可是鼓眼楞是连威逼带恐吓地把她给强奸了。当然,鼓眼说他俩是通奸,双方都是你情我愿。

令德子想不通的是,明明小勐拉遍地都是娼妓,只用两百元就能搞定一切,鼓眼为什么要冒着出事儿的风险去糟蹋一个油腻的中年妇女。也许,心态扭曲的他想尝试一下凌辱的那种畸形的心理快感吧!

那一夜,鼓眼去了于姐房间三次!

第二天,跟鼓眼一起值夜班的小弟把这件事告诉了刀哥,于是就有了上面的那一幕。

看着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揪着鼓眼的头发,一双蒲扇般的大手掌啪啪地给了鼓眼七八个大嘴巴子,鼓眼是他介绍给刀哥的,出了这种事儿,他必须给个交代。德子说其实这样做也算是在帮他,抽大嘴巴子虽然很疼,可也不会留下什么内伤或后遗症,真要刀哥动手的话,说不定鼓眼就得被打废了。

刀嫂把马仔们召集在了一起,再一次重申不准欺负女人的原则,并扣了鼓眼两个月的工资作为惩罚。

德子说刀哥手下的马仔,工资在一千二到一千五之间。另外,偶尔还有一些奖金,比如,能顺利要回来钱的时候。

本来刀嫂是打算收拾鼓眼一顿后就让他滚蛋,可刀哥说手里缺人,再加上看在德子的面子上,最终还是把鼓眼给留下了。

后来,在鼓眼偷走刀哥的钱跑路的事件发生后,德子不止一次地后悔自己当初没能硬下心肠把鼓眼给撵走。

至于那位于姐,出了这事儿后,再加上于姐家里已经开始筹款,刀嫂便安排小弟将她转回宾馆关押。宾馆的环境和签单房比起来,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几天后,于姐的老父母卖房筹够了二十万还给刀哥。

“她老公不管她吗?”记得当初我听德子说到这里时,问起了于姐的家事。

“那种烂赌鬼,早就离了!”其实这样也好,免得拖累了一大家子。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看,于姐好容易逃出生天,也在赌博上吃够了苦头,应该能洗心革面了吧?可资深赌徒们是不能以常理来看待的。

德子说后来他看见过这位于姐好几次,有时在皇家国际,有时在金三角赌场,再后来,听说她又在金三角那边签了三万的单,被扣了十多天后,有个赌厅老板帮她说话,让她去了这位赌厅老板和别人合伙的杀猪场当托儿,用工资来还账。

败德丧家莫过于赌!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