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街道上的麦芽糖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1

“ 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

大概十年前,烟花三月,我去了一趟扬州。

出发时,北方的空气还透着些许的凛冽,可是,当火车挺进南方的时候,就会感到身体里蛰伏一冬天的汗,开始蠢蠢欲动。

漫步在扬州的街头,虽不怎么繁华,却有一种天生旖旎的风情:柔软低垂的柳枝,潺潺如诗的流水,和煦湿润的清风。这一切,和我梦里的江南水乡,一模一样。

在街角的一处,停放着一辆老式自行车,旁边站着一个老年男人。他戴着一次性手套的粗糙大手,正在仔细地整理着车上的乳黄色块状东西。

我被牵住了脚步。

“这是什么呀?”我望着那大小不一,带着小小蜂窝状的块状东西,不解地问那个老人。

“这是麦芽糖,可以直接吃,也可以泡水喝,富含维生素……”那个男人,非常热情,而又笑容可掬地向我介绍着,吴侬软语从他嘴中吐出来,竟然有了抑扬顿挫的感觉。身在异乡的我,原本有些拘谨和害怕,听了他的话,我忽地轻松了好多。

“买点吧,慢慢吃,又放不坏……”他依旧微笑着对我说。

我仔细打量着这个男人,他穿着一件与城市格格不入的藏青色中山装,脸上虽皱纹密布,却精神矍铄,尤其是那双眼睛,虽不大,却闪着孩童一般的亮光。扬州城虽然不怎么繁华,可是,车水马龙中,这样的商贩并不怎么常见。

我在放麦芽糖的案板上,挑选了几块,付了钱,边走边品尝。当舌尖碰触到它的时候,便会闻见一股乳香。待它在口腔里慢慢融化的时候,嚼起来却很有韧性,就像牛轧糖一般。

不知怎么的,我想起了麦乳精的味道。

很小的时候,记得一天放学回家,看见堂屋里来了几个陌生人。他们围坐在父亲旁边,热烈地交谈着。我不知道家里为什么来了几个陌生人,而且还是城里人,便悄悄立在他们身旁,观察他们的衣着和交谈。

后来,我才知道那几个城里人中间的一个,开车的时候,险些撞伤了父亲。他们过意不去,便买了好些礼品来看望父亲。

礼品很多,而且都是乡下难得一见的,我却对其中那罐麦乳精情有独钟。

小心翼翼打开盖子,掀开那层银白色的塑料膜,乳香便扑面而来。我不喜欢冲水喝,觉得这样美味的食物,一经开水的浸泡,便索然无味了。因此,我常常将它捧在手心里,用舌头轻轻将几粒卷到嘴中,一股浓郁的甜蜜充盈在口腔里,远比冲水喝强很多。

许是天气炎热,罐底的麦乳精渐渐结成块,这样吃起来更过瘾,而且更有嚼劲,就像扬州街道上的麦芽糖一般。

后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对麦乳精的记忆如此深刻。许是乡下零食匮乏,无外乎花花绿绿的糖果以及奶油味瓜子之类的,许是麦乳精的确美味。可是,我发觉这些都不是。

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后来,我再也没有去过扬州,也不知道如今的街道上,还有没有人操着吴侬软语吆喝:“麦芽糖嘞……”

我也许久,许久都没再买麦芽糖,虽然小城的街道上,时常有售卖麦芽糖的老人。

【嗨,大家好, 我是安意若兮。青春系列《何处无飞花》正在连载中,欢迎围观。盛夏时节,愿你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