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压岁钱去哪儿了?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3

“ 姐姐用整个身体护着弟弟,不要再打了! ”

从记事开始每到过年收压岁钱都是我们最开心最得意的时刻,而且压岁钱也属于我们小孩子的私房钱,一年一年累积下来就成了一个小金库。老爸特意给我跟二哥做了一个竹筒存钱罐,那时候才上小学三年级,就存有差不多一百块了,咱当年也是有钱人。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自己也为人妻为人母了,过年一样少不了给小孩压岁钱。

为了生活加上小孩读书的问题所以导致现在社会留守儿童特别多,我家也不例外,从上幼儿园开始小孩就交给老妈在家里带了。

按照之前父母的习惯,每年吃好年夜饭看春晚节目的时候就发压岁钱,不会做存钱罐就在外面给两个小家伙根据他们的生肖每人买了一个精致的存钱罐,拿到存钱罐别提有多开心了。

在儿子读小学三年级的这一年,过年压岁钱依旧不变。老公这边习俗是封红包利是都要有个一字,意思是出头,比如十一元,或者五十一元等等这样的方式,所以过年的压岁钱自然也会有一元这样的尾数。

小家伙们经过几年的累积压岁钱也不少了,存钱罐只有这么大,所以被装的满满的,这一天儿子说存钱罐装满了叫我帮他再买一个存钱罐回来,这家伙看来还真的没有花一分钱压岁钱的。姐姐就不一样,有多少花多少,都感觉不是一个妈生的。

再买一个肯定是不可能的,叫儿子找奶奶拿来存钱罐我看看,帮儿子把钱全部清出来数了一下,不错,这小金库满满的已经有六七百元了,又是一个有钱人。看到钱有一元的、十元的、二十元的、五十元的,就跟儿子说,妈妈帮你把这些散的全部换成面值一百的怎么样,这样就可以装进去了,儿子眨巴着眼睛看了我一下,可以的,那就这样决定了。

当时心里想着女儿花钱大手,儿子应该不会乱花钱的 ,毕竟给他的压岁钱都是存得好好的。其实做父母的永远都不要把自己的孩子想得这么简单,他们的小心思可多着呢!曾经就被一次联合整妈的(姐弟坑妈的故事以后再写)。

时间一晃又过去两年,姐姐已经上初中,儿子也读小学五年级了,大一点心思也就更多了,这一年春节还是一样吃了年夜饭派好红包,跟着看春晚节目。

正月初五这天没有走亲戚,在家里看电视,刚好儿子在玩我的手机跟儿子聊天聊到关于孝顺的话题。两个小家伙平时调皮任性,不过孝顺父母这一块倒是挺有心的,在家里会帮忙做些家务,会帮我吹头发,也会说长大了怎么样照顾父母之类的话题,听着就暖心,有时候还真就不能夸他们。

突然就想到问儿子存了多少钱了,准备怎么利用这笔压岁钱的话题上来。儿子说不知道多少钱,至于怎么花倒是挺有意思的,留到大学毕业以后刚出来工作时做生活费,这家伙想的挺远的嘛!

不知道多少钱,那我也好奇,走一起去看看。儿子有些不情愿的问奶奶拿了钥匙,找到他那罐可爱的小狗狗金库,全部拿出来再次清点总数,一百、两百、三百......数完了怎么只有六百八十一元的,什么情况?宝贝,是不是今年的钱还没存进去的?已经在里面了,那怎么数额不对的,记得早两年就有六七百块了的,这两年的压岁钱呢?

沉默是金,我家这对小活宝有一种特别犟脾气的性格,一旦知道自己错了,或者是自己不情愿的事情,就算打死都不会说出来也不会承认错误的,这性格把我这急性子整的是一个头三个大,而且还毫无办法治理。

虽说只是几百块钱,但是给一个在乡下的十岁小孩用掉那也不是小事情了。既然数额偏差了这么多肯定是有故事,细声细语的问儿子,拿钱买什么了?都用去哪里了?还是沉默,那你告诉妈妈这钱是什么时候用掉的?奶奶知不知道?总共用了多少?

继续保持沉默,金口难开,再不说我就该发脾气了,又是过年,没办法只有叫他爸爸来追问。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给老公听,在我们这个家庭他爸爸从来都是重女轻男的,儿子被虐也就没的说了,问了两次,儿子依然沉默,这下好,家暴开始,直接一个巴掌打到了身上,眼泪马上掉了下来,只是流泪没有哭出声音。说钱都去哪儿了?没反应,继续一巴掌到了屁股上,儿子吓得躲到了奶奶的房间,我再次问用去哪里了,说出来就不打了,还是继续封闭他的金口,本来我也还在气头上,这知道躲却不说出实情。

如果说瓜友宁辰公子被他妈妈用了十八般武艺虐,那我就是动用了十九般武力打的,一个响亮的巴掌拍在他那身上唯一有点肉的屁股上,那个痛呢!说不说,此时不再沉默,而是用哭声来抗议了,再来一个左边屁股,他爸爸这时也跟着进来,继续打着右边屁股,这夫妻轮流虐儿子也是厉害了,这个儿子应该是路边捡回来的。

儿子哭声越来越大,奶奶倒是没说什么,兴许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打小孩吧!因为有时候我们管不了直接叫老妈帮忙打他们这些小家伙的,这就是留守儿童的无奈。这时姐姐也进来了,姐姐哄着弟弟小心问,用去哪里了,还是不说,我们夫妻倒好,看谁问都不肯说,继续暴力,老公一巴掌下去,跟着我又来,直接把儿子裤子扒掉继续打。

姐姐怕是比我们谁都更疼爱她这个弟弟的,用整个身体护着弟弟,带着哭泣的声音说不要再打了,或许这一刻我跟爱人才清醒过来,打的有点过分了,儿子一步步爬到床的角落边蜷缩成一团哭泣着,想想也是够残忍的,希望不会给他留下阴影。

暴力算是停止了,过了几天奶奶问儿子被爸妈打得痛不痛,儿子说好痛;之后我也问儿子,痛不,不痛,哈哈!再问恨妈妈不,不会,这时知道儿子是亲生的没错。

压岁钱去哪儿了至今仍是一个谜,等到哪一天儿子给我抱孙子的时候再问或许谜底就揭开了,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