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爱情》12.我成了出气筒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5

“ 为了安抚这只小母老虎,娘要牺牲我的屁股了 ”

我就老老实实地点头答应了。

杨小枝抬起右手就在我的屁股蛋儿上扇了下去,一下不解恨,还连续扇了两三下。我当时就有些恼,但没有发作,毕竟我有错在先。杨小枝拽着我的胳膊就往我家里走,我故意坠着屁股,我感觉自己都被她拽得双脚离开地面了。

“婶子,你还管不管你家柱子了?”杨小枝把我扔在地上,气势汹汹地问我娘,“你家柱子用弹弓打我的后脑勺,你看看,你看看!”杨小枝说着低头给母亲看,还用手把扯着自己的头发。杨小枝那眼泪也来得快,当她摸到头上鸽子蛋大的肿包后,眼泪竟然“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

我娘的脸一下子虎了下来,问道,“柱子,是不是用弹弓打小枝姐姐了?”

我就害怕我娘,我从小没少挨娘的鞋底子,我只有老实承认。这时刘开梅、韩玉坤几个女孩子又来到我家,还有后邻的玲子姐。

“柱子,给我过来!”我娘脱下了自己的鞋子。

“婶子。别打柱子,还是孩子,不懂事!”玲子姐一下子挡在我身前。

后来我娘说,还是玲子姐懂事。那种情况下,我娘为了安抚杨小枝这个即将成年的母老虎,决定牺牲我的小屁股,因为这匹小母老虎后面还有一头更让人恐惧的大母老虎。

“怎么?难道说是我不懂事了?”见玲子姐横插一杠子,杨小枝向玲子姐质问道,又转头向韩玉坤说道,“你问问玉坤,是不是柱子也用弹弓打她屁股了?”

韩玉坤赶紧不停地摆手,脸有些发红,慌乱地说道,“不要紧,不要紧的。”她的右手却再一次挠向自己的屁股。

“虚伪!不要紧你挠屁股干啥?”杨小枝挖苦着韩玉坤。

韩玉坤人老实,就站在一边去了。

“你为啥要用弹弓打小枝姐?”娘瞪着眼问我。

我看了看刘开梅,只有老实交代,“我想打大萝卜腿刘开梅来!”我看到刘开梅的原本带笑的脸突然不笑了,就像切换频道一样。

我娘不再说话,拿着鞋就冲我走了过来。我只好围着玲子姐转。尽管有玲子姐护着我,我的屁股还是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子。

我看到刘开梅又抿着嘴笑了,还有韩玉坤,肯定我的哭叫声有些夸张,像小猪仔子一样。

“娘,你打柱子干啥?”这时我大哥走了进来,刚才他去厕所了。大哥拉开了我娘。

“栋子,你三弟用弹弓打我!”杨小枝委屈地说。

我大哥一听恼了,知道我惹了不该惹的人。一把夺过我手里的弹弓就撇到了外面的屋顶上。在那一刻,我竟然心疼得忘记了哭,急眼了,冲上去就逮住大哥的胳膊咬了口。

“行啊,长本事了!”大哥抖了抖胳膊,疼得直咧嘴。伸手就要抓我。

“我不敢惹大哥,还不敢惹你?”当时我想着,就一头撞向了杨小枝,竟把杨小枝撞倒在地。我那时小,还不知道杨小枝和她娘是村里有名的母老虎。

“我艹你娘,你还咬我!”杨小枝骂我,因为我撞倒她后,趴在她腿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小时候我是孩子王,最擅长的手段就是咬人。最早是咬我娘的奶头,后来大姐照看我,我就在背上咬她的肩膀头。后来六七岁时,谁冒犯我了,我就冷不丁地扑上去咬人家,逮着哪里咬哪里!小时候,几乎没有敢惹我的。到现在我还死性难改,喜欢在妻子身上咬,当然不是真咬。

大哥赶紧掐着我腮帮子把我拉开了。大哥冲着杨小枝伸出了手,想把她拉起来,还俯下身子问道,“不疼吧?”

杨小枝不说话,白了眼大哥,然后抓过大哥的手就咬了下去,疼得大哥“嗷”的一声。杨小枝也没说话,爬起来就走了。

“属狗的!”大哥嘟囔着,尽管声音不大,还是被杨小枝听到了。

杨小枝还没走到大门口,就扭过身子冲大哥说道,“你才属狗,疯狗!”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杨小枝走后,我娘点着我的额头说,“你这个小祖宗,怎么招惹了她?”然后娘急得直兜圈子,自言自语道,“完了,完了,小枝她娘那个母老虎能善了?”【故事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