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永远住在记忆里的肠粉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6

“ 肠粉店,终究还是没了。 ”

我去过很多城市,吃过很多当地的美食,却唯独对潮汕的小吃情有独钟。

每次跟人聊起美食,我都要说一句,在我看来,中国最会做小吃的人当属潮汕人,最好吃的小吃,要属潮汕的肠粉。

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潮汕地区。每天上班路上,离公司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卖肠粉的小店。

小店不大,但生意奇好,店里的桌子是不够用的,门口外面的空地还能摆上七八张小桌,每天早上都有人排队。

店主是一对夫妻,男人负责做肠粉,女人负责收拾碗碟等杂事,两个人都手脚麻利。尤其是男人,在那个有四五层的蒸肠粉的蒸笼面前,忙的时候手动起来,犹如在跳一支快节奏的劲舞。

他们家的肠粉,米浆手磨,蒸出来薄、软、有弹性,口感极好,里面放鸡蛋生蚝虾仁,配上时令青菜,最后淋上独家秘制的酱汁。白的粉皮,黄的鸡蛋,绿的青菜,一起躺在盘子里,鲜艳欲滴,让人看了就食指大动,吃完一份还想叫再来一份。

别笑。我第一次来吃,是同事带来的,我边吃边陶醉的说:“天啊,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这口感,Q弹,就连青菜都是好吃的不得了。”

同事也毫不含糊,大手一挥,“老板,再来两份肠粉!”

从那之后,我就成了这家小店的常客。几乎每天的早餐,都是在这里解决。吃了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腻歪。

那天,我依然跟往常一样,找了个位子,刚坐下,突然靠路边桌子的那个女人尖叫一声,“抢劫啦!”

在食物香气萦绕中的小店门口马上骚乱起来,大家都看到了骑着摩托车飞车过去的劫匪,眼看劫匪抢了那个女人的包包马上就要飞车离去,突然被一块铁板给砸翻在地,那块铁板,是老板蒸肠粉的工具。

人群里又是一阵惊呼。

谁知劫匪也是反应极快,从拐角处马上又窜出来两人,冲到老板面前就把他打翻在地。见义勇为的老板被劫匪捅了一刀,鲜血从他腹部流出,蔓延到地上,触目惊心。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劫匪已经扬长而去,好在那位女人的包包因为当时肠粉店老板的极快出手,被打落在地上,之后劫匪急于逃跑,没有捡走。

被抢包包的女人捡回包包,马上打了120,周围的人群才渐渐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帮已经六神无主的老板娘收拾东西,之后又帮赶到的医护人员把老板抬上了救护车。

之后好多天,我经过那家肠粉店,都忍不住看看关闭的店门,想起之前每天都在门口忙活的老板两夫妻,如今门前冷清,香气不再,都要叹气一声。

不止是因为吃不到好吃的肠粉而失落,更是担心老板身体的康复情况。

过了大半个月,我再次经过小店,看到紧闭的大门上贴了一张转让启示,我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跟旁边的便利店打听,好在得到的消息不算太坏,老板康复状况不错,好好养一段时日问题不大,只是这店不敢开了,怕日后劫匪团伙打击报复。

那时候潮汕一带的治安着实是不太好,大家都表示明白。好在没过多久,就传出消息,要严厉整顿治安情况,之后的治安状况,一年好过一年,直到现在,像从前那种飞车抢劫的事件,已经差不多是绝迹了。

治安是好了,劫匪也不敢再公然行凶,但是肠粉店,终究还是没了。

后来,我去过深圳,去过广州,也去过惠州,吃过形形色色的肠粉,各种做法,五花八门的配料,各种酱汁,却再也找不到那家肠粉店里,大手一挥,叫老板再来一份的冲动。

那好吃到要咬掉舌头的肠粉,只能永远的存在住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