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那年,我走失在鼓浪屿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 现在我能够更加从容地笑对生活了。 ”

鼓浪屿。我今年夏天去过一次的地方,也仅此一次。

七月温热潮湿的南方天,我从家里搭乘大巴,一个人去鼓浪屿。

其实鼓浪屿离家并不是太远,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只是这次旅行的特殊性在于,我是在爸妈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坐车前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妈,我要去厦门找工作。”

她说不同意我去。我执意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插上耳机听音乐。

到了厦门,自己搭公交车到轮渡。买一张二楼看台的船票只是为了更好地看这一片海,更好地嗅闻带鱼腥味和咸味的海风,太阳扎人地毒辣。

看着其他或笑靥如花或成群结队的游客,我竟忘记自己是逃到这儿来的。

岛上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店铺。我背着一个大大的单肩包,一间一间店铺询问过去,看他们需不需要临时工。

看到岛上的一家礼品店,我急忙打开手机照相机把它拍下来诺拉和皮埃诺。我曾经在《18岁前禁止涉足的18个地方》里看到过,听说诺拉和皮埃诺是两只小猫。赵小姐的店,一位海外华侨为了纪念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她的祖母而开的。还有潘小莲、张三疯欧式奶茶店。都是岛上有名的小店。

只是我身上仅剩的两百多块钱告诉我,最好什么东西都不要买,什么冷饮、帽子、明信片、礼品、饰品统统不要买,甚至没有吃午餐,只有来时买的那瓶矿泉水陪我度过一天。

我在岛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看见鹿礁路的天主堂,一栋歌特式风格建筑。宽敞的走廊上光线充足,有年轻男女在拍结婚照。那一刻空气是静止的,众神缄默。

我在岛上的一家肯德基找到他们的店长,他给我一张就职表格,那是一份全职工作。我填得飞快,只是到最后我开始担忧,没有钱的我如何有能力在这里生存。可能我还是一只羽翼未丰的雏鸟,还没有能力飞向更广阔的天空。就职表格填到一半,我飞也似地逃出那家肯德基。

我想回家。

五点多的时候我把手机的飞行模式关掉,姐姐的短信就来了,我回拨电话给她。她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你吗。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她的哭声混杂着滋滋的电流声顺着听筒传进我的耳朵里。她说,你快回家,快回家。然后我飞奔着冲进即将离岸的那艘轮船。

在去鼓浪屿的路上,我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的状态,我看几米的《月亮忘记了》、听音乐。我知道他们在找我,只是我不想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阻止我出走。在大巴车上,我的左耳莫名地钻心地发痒。我一直不相信有心灵感应,不过这一次我有些相信了。

那天晚上坐车回去时下了大雨。就像这个阶段的所有压力全部被冲散,分崩离析。学业的压力、同学间的难相处让我一度想要放弃学业。

迷失在生活之森的我,在这样一个热闹非凡的异地岛屿,重新找寻到了存在的意义。现在我能够更加从容地笑对生活了。

我想我可能永远不会忘记这次鼓浪屿之行带给我的警示,还有几米《月亮忘记了》最后一页里的那句话:

献给勇敢长大的孩子。

是的,我们终将勇敢地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