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岁月里的一点甜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 带回来的不都是食物,有时还有一些噩耗 ”

解放后外公家被当成地主给清缴一空,拆房摔瓦的闹了好多天。外公外婆带着几个孩子东躲西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风餐露宿的漂泊日子。

好不容易找了个栖身之所安定下来,又闹起了饥荒。外公没日没夜的在外寻吃食,外婆只能守着那间破瓦房和几个孩子。到了下雨天从瓦片空隙处漏下的水直接滴到床上,天晴之后抱着那破棉絮在太阳下晒干了总有一股子霉味。

每天就等着到半夜外公摸着黑带吃的回来,通常都是一些野菜或者在生产队靠山边的地里偷点地瓜或者土豆。买不起盐巴就在锅里放水把这些食材煮熟来吃,外婆还得偷藏一点起来,怕第二天外公找不回来食物,让孩子们失望。

外公带回来的不经常都是食物,有时还有一些噩耗;比如谁家饿死了人,谁家大人在地里投东西被打死,谁为了挖野菜从山上摔下去,谁家孩子病了没钱治等等,听的外婆心惊肉跳。那时候大姨已经是个大孩子,外公去求了以前私塾的先生【后来的校长】让大姨念书,没有一分钱的学费,先生还给大姨提供了食宿,家里负担算是稍微轻一点,剩下的几个孩子一天能吃上一顿不饿死就算万福。

都是女子为母则刚,这话比珍珠还真。外婆心疼外公在外漫山遍野寻吃食太危险,便让外公在家照顾孩子她自己出去谋生路。又是早出晚归,过了几天后外婆回来说遇到了她以前娘家的哥哥,给她找关系安排了部队大院里做饭的活。

一家人欣喜异常,那年代也就部队能吃饱饭。没过多久外婆凭着一张巧嘴和一双巧手当了厨房的一把勺,可要想从里面弄出点吃食带回家那绝对是有难度。外婆每天早上出门前总是把一块白色的老布手绢洗干净收在身上,到做饭时遇到方便携带的干粮就趁人不注意往手绢里捏上一块揣在灶台里面,等下班回去之前在偷偷拿出来藏身上带回家给孩子们。

有一天部队来了个大官,上面吩咐下来中午做菜肉丸子。看着那油光满溢的菜肉丸子,外婆想起家里孩子已经大半年没见过油星子。可这定好数量的丸子可不是随便就能偷回家的,一时间竟看的愣了神。被另一个帮厨的大姐看出来,大家其实都有这心思,那年头谁家不是一年都头见不到油星子呀。

诱惑当前,总有胆大的。提出把已经搓好的丸子都重新搓一下,每个上面抠一点点下来,这样多出来的就厨房的几个人分着带回家。大家都没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的点了点头。

外公说那是他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菜肉丸子,那么香甜可口,回味无穷,晚上睡觉都还梦见自己在一堆菜肉丸子中大快朵颐。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大孩子可以带着小的玩了,外公也放心的再次出去某差事。原本生产队安排了外公去看山,可是去了没多久就被叫回来。原来是有些关系户觉得看山这么好的差事不应该让外公去,外婆的哥哥听说后气不打一处来,又找关系给外公安排了更好的差事,会计!

外公说这辈子他最感谢的两个人,一个是外婆,一个是私塾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