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养媳时代的爱情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01

“ 又是个找不到地方说理的年代 ”

大刘,是别人对外公的称呼;不知情的人以为是大牛,因为外表看着魁梧高大的样子,可外公绝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种。外公出生于解放前,家里是大户人家,上上下下加起来十几口子人;外公是家里的长子,读过很多年的私塾,是先生嘴里的好学生,邻里夸奖的好孩子。

可即便是这样,外公的母亲【我称呼老太太】还是担心以后长大娶不着媳妇,就托人在邻村寻了一个童养媳给接家里养着。外公说外婆接家来的那天哭的是撕心裂肺,不吃不喝不睡不啃声。老太太是个严厉的人,而且很严重的重男轻女,更何况这个接回家的童养媳。

看着不吃不喝的未来儿媳妇一点没有要哄哄的意思,反而端走了茶饭并严厉斥责外婆不懂事还哭哭啼啼,命令家里人不给水喝,什么时候不哭能干活了再说。家里其他人看着可心疼坏了,大半夜摸着黑外公就跟兄弟几个到厨房偷了馒头咸菜和水去找外婆。那时候的外婆是个刚十岁出头的孩子,饿着肚子哭一天早就累的不行,看见白馒头眼里冒着光,三两口就下了肚。

第二天开始老太太就开始教外婆干活,从洗衣做饭到打水砍柴,从缝缝补补到下地务农。哪件事没做好就会挨骂,甚至挨打。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因为外婆洗碗的时候打碎了老太太最喜欢的一个兰花汤碗,被老太太用剪刀刺穿了手掌;外公从私塾放学回来看到外婆血流如注的手,心疼的立马背着去找郎中。虽是家里的长子,可也耐不住老太太把持的紧,口袋里身无分文,便把自己随身放书的帆布背包给当了买药给外婆治手。

对于外婆来说老太太是个狠毒的婆婆,又是个找不到地方说理的年代,官方衙门啥的形同虚设。每天外公早上一出门就是外婆噩梦的开始,老太太随手拿着一根长长的戒尺,也不知道她一天天的哪里有那么大气性,说不定就是更年期。

为了让外婆赚回外公为她当了的帆布包,就把受伤未愈的外婆交给镇上的棺材铺做帮工。原本以为终于逃离魔爪的外婆哪曾想到,那个棺材铺的老板棺材左是个老色鬼,凭着手艺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十里八乡就他一家棺材铺,这棺材左年方愈五十却从未娶妻生子,见着谁家的媳妇漂亮,趁着男人不在家就去爬窗户,完事丢几个钱。

去到棺材铺的第一个晚上外婆刚要睡着就听见有人推门,吓得跳下床悄悄躲在门后;趁着窗口的一点月光亲眼瞧见棺材左往床上扑去,心想大事不好便赶紧拉开门向外跑去,连夜不带歇脚的跑回家,可到门口却犹豫了。就这么回来估计老太太又要打骂她,可她又没别的地方去,娘家人从她出门那天起就说别再回来。

等到天亮外公出门去私塾的时候外婆远远跟在后面,离家几百米后才敢叫住外公说了昨夜的遭遇。外公心疼的抱住她,却也不敢往家送,因为外公知道自己有个什么样的母亲。一路拉着手走到私塾门口也没想到办法如何安置外婆,这时候看到私塾的先生走过来;外公跪下去求他,让外婆留在私塾帮着做做饭给个床板就成,不用给工钱。

先生到底是个明事理的文化人,又架不住外公苦苦相求,便答应将外婆藏匿在私塾帮厨。那天起外公回家吃饭每逢有好菜总是偷偷藏一点,直到他们都长大可以成婚,才带着外婆出现在老太太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