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那方荷塘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03

我心中始终有一方荷塘,那里盛开着盈盈美丽的荷,“千朵芙蓉丽,凌波致,一片霞明媚,花如醉”。

我的家乡在西南,广种藕。一到夏天,河沟、堰塘、水池随处可见,宽大厚实的荷叶,碧绿碧绿的连成一片,挤挤攘攘重重叠叠,绿得醉人,绿得醉心。

开花期,粉红的、洁白的,绚丽夺目,犹如少女般婀娜多姿,身影妙漫,满塘荷花,竟相绽放,争奇斗艳,散发着悠悠的芬芳,阵阵清香让人陶醉。

学生时代,我们品读《爱莲说》,她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质流芳百世;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更是让我痴迷。荷叶是亭亭的如舞女的裙,可以想象荷叶随风起舞时婆娑婀娜的美妙身姿,而点缀其间的白色莲花,不禁让人想起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特性。荷花又是形态各异的,“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好似那刚出浴的美人”。月色,突出了优雅,朦胧,幽静之美!

工作时,我们传唱着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过了月色中微微荡漾,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晈白月光……”那美妙的旋律将我带入冥冥之中。

“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来。”

“采莲溪上女,舟小怯摇风,惊起鸳鸯宿,水云撩乱红。”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只愿沉醉不醒,怕错过了那美好情缘。

其实,我更喜欢徜徉在六月间雨中的荷塘。雨打荷叶,砰砰咚咚,一滴,两滴,似鼓点连敲,如琴弦快拨,大珠珠落玉盘的急促旋侓,节奏鲜明,满塘的荷花如仙女,臂挽着臂,肩并着肩,踏着碧波,款款深情。

余秋雨先生写过一段“漫天的雨纷然而广漠,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竞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我立在池畔,虽不欲捞月,也几成失足。”

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描述我的心情,就让我们一起来唱首《雨荷》之歌吧:

“走过漫漫的长夜走过岁月的河。 只为你回眸那一刻我从此不再寂寞,太多的语言诉不尽相思的折磨,只求你再次从我身边走过,我愿是玉立尘世的一朵雨荷,寒来署往目送了多少红尘过客……”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