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喂胖的“班花”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03

初中时,我们班是没有班花的,毕竟没有哪个长得比其他人领先一大截。只有五个家庭经济不错人也长得不错的女同学经常凑堆。她们穿着时下最流行的衣裙,梳着讲究的发型,参加学校举办的所有文娱活动,出镜率非常的高。相对于其它形影相吊的个人,或最多仨俩成群的平凡组合,她们,成了很惹眼的一道风景,被称之为“五朵金花”,是班里的颜值担当。我那时,是非常乡土味的一个存在:头发虽然柔顺黑亮,但没闲钱去理发室,长了厚了就拿剪刀绞,生疏的手法把刘海剪得参差不齐,像被狗啃过般难看。平时干农活是家常便饭,脸经常在毒辣的阳光下暴晒到红肿脱皮,半夜摸到还是烫的。晚上穿黑衣在没有路灯的路上走动时,完完全全和夜色融为了一体,恼得我连镜子都不敢看。至于衣着,更是一言难尽,发育较早的我连胸衣都没有,妈妈从堂姑那拿回不少旧的少女文胸,对别人穿过的贴身衣物,我怎么也不肯要,于是,天天披着堂姑表姐们穿剩下的大一号不合身衣服,低垂着头,像幽灵一样穿行在校园里,存在感小到几乎没有,以至于多年后同学聚会,很多人看到我不敢相认。

是的,走出家门后我大大减少了被阳光亲吻的机会,皮肤白了许多,尤其是到了冬天肤色比周围大部分人竟然还要白上那么一点。眉眼日渐明显,奶奶遗传下来的娃娃脸,让我置身于同龄人中略显年轻。距离日渐拉大,身边人开始喊我美女的越来越多,每次我都无所适从,赶快扯开话题。

毕业后第一次初中同学聚会,班里第一次有了班花的人选,出自在场的班主任和官位最高的男同学之口,而当选之人,竟是我!男同学把我拉到老师面前说:“老师,我带班花来给你敬酒了。”晕!我忙叫他们小声点,不要提班花两字,没想到老师来劲了:“我不管别人认不认,反正我认了,你就是班花,就是比其他人都好看。”他的大音量引来更多的同学侧目,我只能尴尬地笑,心想:这下成过街老鼠了。果然,回到座位后我就听到旁边女同学对另一位女同学说:“我觉得XXX五官长得好看……”那一位马上应她:“是的,我妈也说她五官长得好,全班最好。”一边说还一边朝我丢来不屑的眼神,让我坐立不安。

聚会过后几天,一女同学突然微信我:“我拿咱班的集体照给我所有同事看,他们一致认为我长得最好看,比你好看,比XX好看,更比XXX好看!”这赤裸裸的恶意让我心塞不已:想我从来都不嘲笑过任何人丑,也没说过自己美,你这么说好吗?手指一动,我把她拉进了黑名单,不让这种人再来影响我心情。

班花这个称呼带来的烦恼远远不止以上这些,各种假消息开始横空出世,愈演愈烈:班里很多男同学都莫名和我扯上了关系,不是暗恋就是明恋暧昧,导致聚会时我周围的位置一般都空着,女同学不坐,男同学也不坐,好像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说个话要扯嗓子,听个话要竖耳朵,当真搞得我郁闷到家了。先生知晓后,笑得贼兮兮,说他有办法。他的办法就是——把我喂肥!于是,在他的淳淳引导下,我吃下了比他还要多的饭菜,窝在沙发和床上的时间比之前要多一倍以上,肉肉不负所望地增长出来,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足足长出了十几斤!在先生:“老婆你身材真好!”的谎言中,我胖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

一日在路上遇到一女同学,她的表情如同见到了鬼:“你怎么胖了这么多?”她婉惜的样子如同针一样扎醒我的麻木迟钝。但我嘴上却还在倔强:“胖好,无绯闻,有利于家庭和谐,女朋友也更多。”事实上听了她的话后那年的同学会我根本不敢去参加,任凭无数电话打进来,仍旧凛然不为所动。把先生这个罪魁祸首臭骂一顿后,痛定思痛的我开始了漫长的减肉之路,曾三天只吃苹果轻了四斤,后一个月内一天只吃二餐又少了四斤,无奈意志力不够坚强,运动嫌累,节食不够坚持到底。至今体重还是三位数。再聚会时班花的帽子还在头上,我心却开始戚然。唉,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只能在减肥路上继续奔跑了。